【TIDF】《無地之壤》裡的內戰預言,彷彿正於現在的緬甸上演

【TIDF】《無地之壤》裡的內戰預言,彷彿正於現在的緬甸上演
圖為紀錄片《無地之壤》的受訪者Jai Sang Lod。Photo Credit: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地之壤》講述一位撣族青年Jai Sang Lod從軍的故事,他與家人住在緬甸東北部的村莊,而這村莊即是由南撣邦軍管理著。對他而言,加入撣邦軍,為獨立而戰不是他首要考量的,而是為了自己的生活和一張軍人證。

「選舉改變不了內戰,翁山蘇姬依然被軍方控制」,這是被緬甸中央政府視為叛亂組織的南撣邦軍(SSA,Shan State Army)軍人,在紀錄片《無地之壤》(Soil Without Land)中表達的看法。

《無地之壤》是泰國年輕導演南塔瓦.努班查邦(Nontawat NUMBENCHAPOL)在2019年推出的紀錄片,該片的背景大約是在2016至2017年間。在這部紀錄片開拍前的2015年,緬甸舉行議會選舉,曾長期推動緬甸民主化發展的全國民主聯盟獲得過半席位,軍方和平轉移政權給民選文人政府,當時國際社會無不盼望翁山蘇姬領導的全民盟政府,會讓緬甸成為更民主的國家。

然而,儘管此前由軍方主導的修憲法,已保障了軍方在國會仍有一定影響力,但軍方在2020年11月大選的進一步挫敗,讓軍事政變還是在2021年2月1日發生了。至今翁山蘇姬仍被囚禁,接下來緬甸局勢的發展,彷彿驗證了南撣邦軍對內戰始終無可避免的預言。

更像泰國人的撣邦人

《無地之壤》是今年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的「亞洲視野競賽」參展紀錄片,導演努班查邦在已拍攝好的問答影片提到,這部紀錄片的創作動機,是緣起於他對邊境的多元性的著迷,而他過去的作品也和邊境有關。

努班查邦1983 年泰國曼谷出生,泰國蘭實大學美術系視覺傳播設計組畢業,他曾在知名導演阿比查邦的劇組工作,他過去作品包括《邊界》、《河》與《曼谷青春紀事》

2013年努班查邦發表首部紀錄片《邊界》,該片與柬裔法籍導演周戴維(Davy CHOU)合作,探討泰柬邊境的柏威夏神廟(Preah Vihear Temple)主權的敏感議題。接著在同年發表了紀錄長片《河》,講述泰國西部北壁府漁村,在礦產公司進駐後的處境,是泰國首部獲盧卡諾影展當代電影單元特別提及獎的電影。而上一部作品《曼谷青春紀事》,則探討年輕人對愛與未來的想像,導演對100名17至20 歲的曼谷青少年做了訪談,這部片獲得了2016 德國漢堡同志影展評審團最佳電影獎。

而《無地之壤》這部最新作品,則再次遠離了泰國的中心-曼谷,回到了邊界,不變的依然是叩問年輕人自身在民族主義下的自我追尋。

《無地之壤》講述一位撣族青年Jai Sang Lod的故事,他與家人住在緬甸東北部的村莊,而這村莊即是由南撣邦軍管理著,那裡緊靠著泰國邊境,相當鄰近泰國知名的旅遊城市-清邁。Jai Sang Lod提到,其兄長因持有合法證件進入泰國,因此可以合法地在清邁工作,而沒有合法證件的他,只能在泰國非法工作,他工作了三年才返鄉參軍。不過對Jai Sang Lod而言,選擇加入撣邦軍,為獨立而戰不是他首要考量的,而是為了自己的生活和一張軍人證,畢竟與在泰國偷渡相比,也許回家可以有較安穩的生活,前提是沒爆發內戰的話。

導演努班查邦表示,Jai Sang Lod是他十年前在曼谷訪問的受訪者之一,後來得知Jai Sang Lod返鄉參軍,因此才萌生了解當地撣族年輕人參軍的情況。Jai Sang Lod的叔叔是撣邦軍的其中一位將領,經過他們同意後,努班查邦被允許拍攝撣邦軍訓練的情形,可見Jai Sang Lod的家庭有軍方背景。

在紀錄片中,明顯能觀察到,南撣邦軍無論是在裝備、訓練品質可謂不算嚴謹,步調不夠一致的步操、簡陋的宿舍與伙食,都令人為他們的作戰品質擔憂。甚至在片中,也出現了逃兵被懲罰的畫面,一名疑因不堪操勞而三度試圖逃跑的年輕士兵,一直被沉重的腳鐐給銬着,被施予的懲罰,是無法與同儕一起吃飯、訓練的隔絕、排擠。

努班查邦表示,紀錄片剪輯完成後,他曾回到當地給Jai Sang Lod及南撣邦軍軍方觀看,他們的反應是這紀錄片與想像中不一樣,以為只是記錄他們軍訓的畫面,沒料到有更多內心話層面的訪談。因此軍方要求,必須把懲罰逃兵、軍人在夜晚中對軍訓體制批評的談話給刪除,但導演認為若真刪了,這部片就沒什麼能談的了,儘管擔心可能為當事人帶來麻煩,但還是覺得保留這些元素。

dsc07640
Photo Credit: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無地之壤》劇照:Jai Sang Lod在軍中吃飯的場景。

內戰前的黑夜

筆者注意到,導演在訪談時,稱這群在泰緬邊境的人為大傣人,而紀錄片紀錄的翻譯字幕則稱是撣族人,這凸顯了不同國族認同的視角。

努班查邦表示,邊界是相當多元的地帶,撣族人和泰北的語言、文化關係相當接近的,都屬於傣文化的一份子。在歷史上,撣邦領主曾與納黎萱王一同抵禦緬甸東侵,因此撣邦與暹羅的關係相當緊密,直至英國佔領,並將撣邦併入緬甸,以及二戰結束緬甸獨立後,才有今天的領土問題。

1962年緬甸軍政府成立,因強制各少數民族緬族化,自此緬北陷入五十餘年的內戰,緬軍長年與各邊境的民地武(民間地方武裝組織)勢力對立,如片中的南撣邦軍就是在1958年成立,至今已抗爭了63年。在片中,導演正好紀錄了南撣邦軍在2017年的成立59年儀式,儀式上將領表達了對促成《彬龍協議》的翁山將軍的感謝。對比近日,素來對邊境少數民族武裝組織持強硬立場的敏昂萊將軍,在今年2月發動軍事政變後,也許泰緬邊境的撣族人的生活無法再繼續保持寧靜。

3月27日軍人節這天,透過政變掌權的緬甸軍方領導人敏昂萊正在首都奈比多舉行閱兵儀式,而同一時間在緬甸東部,軍方空襲了克倫族武裝部隊掌控的區域,造成了上萬的難民逃離家鄉,其中3000人越境逃往泰國。接著在一個月後的4月26日,克倫族武裝部隊在清晨奪下了緬甸軍方在泰緬邊界處的一個軍事基地。種種衝突顯示,緬甸已陷入內戰的邊緣。

同樣在3月27日,身兼「撣邦重建委員會」(Restoration Council of Shan State, RCSS)主席、南撣邦軍首領的昭耀世(Yawd Serk)將軍告訴《路透社》:「若他們(軍政府)持續欺負、射殺抗議群眾,我想所有少數民族武裝團體不會在旁乾看,坐視不理。」

《路透社》指出,緬甸有20多個反中央政府的少數民族武裝團體,「RCSS」已和數個少數民族武裝團體公開譴責軍政府篡權,而且民間也出現了組織緬甸聯邦軍(federal army)的呼聲,昭耀世說:「少數民族武裝團體現在有共同的敵人,我們必須聯手打擊那些傷害平民的人,我們必須團結。

紀錄片的結尾,是結束在Jai Sang Lod在營地巡邏的夜晚,撣邦軍的敵人除了緬甸中央政府的國防軍,還有也盤踞在緬甸東部的佤邦聯合軍,這組織的前身是從緬共所分離出來的,因此被視為是中共在緬甸利益的代理人,不一定與其他民地武勢力同一陣線。值得關注的是,相比撣邦、克倫族等民地武勢力,至今佤邦聯合軍仍未明確反對敏昂萊領導的軍政府。

導演沒有告訴我們後來Jai Sang Lod的人生如何了,是繼續從軍,還是已脫離軍旅生活,我們不得而知,但能知道的是,隨著緬甸政變的發生,現在的泰緬邊境局勢始終不安定,也許會有更多人流離失所,有更多的無地之民。

RTXAV3JK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圖為「撣邦重建委員會」主席、南撣邦軍首領的昭耀世(Yawd Serk)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吳象元


猜你喜歡


引領台灣2030科技轉型兼容「創新、包容、永續」三大願景,新科國科會主委吳政忠:我們從被動解題到主動出題!

引領台灣2030科技轉型兼容「創新、包容、永續」三大願景,新科國科會主委吳政忠:我們從被動解題到主動出題!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期國內政府組織的重要大事之一,就是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簡稱國科會)。這個過去主掌國家科技發展預算及科研方向的部會,為何要在這個時刻重新調整組織體質?以及國科會聚焦科技賦能「創新、包容、永續」議題,有哪些不同於以往科技部的實際作為?我們專訪國科會首任主任委員吳政忠了解背後脈絡,讓民眾更理解國科會的任務,透過科技轉型同時帶動社會、經濟、産業、環境等面向的嶄新出路。

科技部為何要改制為國科會?關鍵的決策考量之一,就是因為在科技管理過程,國家整體預算的限制,領導人必須找到最值得投資發展的科技方向。也是在此脈絡下,吳政忠提到他在2017、18年時候,他擔任政委與林萬億政委、唐鳳政委,共同邀集多個國內政策智庫、領域專家,並廣泛接觸社會各領域不同世代、拜訪國際專家,採取多軌意見徵集及討論交流機制,共同集思廣益之後,擘劃出「台灣2030願景」藍圖。

這項跨智庫的研究勾勒出台灣未來將面臨的具體挑戰,像是人口高齡化及少子化、資源循環利用、工作樣態劇變、地緣政治…等明確方向。針對相關趨勢,經過多次討論檢視,提出2030「創新、包容、永續」的願景。不過這些議題跟科技有關面向,交給過往的科技部執掌就好,為何需要國科會扮演統籌角色?

吳政忠解釋,在他心中,國家的科技政策,不只是科技本身,而是與社會、經濟、産業、環境等面向環環相扣。如果是過去的科技部角色,很難與其他部會落實橫向的有效串接,因此在這個國科會成立的時間點,不僅能有效配置政府的科技預算,同時還要整合其他跨部會成員,讓各自部會原本執行的任務能加以妥善融合,更有效率達成未來2030年的「創新、包容、永續」的願景。

另一方面,吳政忠也提到,當這幾年疫情肆虐全球,口罩國家隊、晶片半導體,讓台灣躍升為舉世矚目對象。我們該如何從立基於ICT產業代工、OEM的基礎,運用新科技輔導台灣蛻變為兼具創新、包容、永續的數位島嶼、智慧國家?透過本次專訪,深入洞察國科會在管理相關科技產業發展,會扮演哪些要角及達成哪些任務。

以科技為體、跨部整合為用,從代工心態蛻變創新思維

過去的成功方程式,可能成為日後成長的阻礙。針對2030年願景的「創新面」,吳政忠提到,過去台灣善於等待歐美品牌開規格,再透過技術、人才實力在代工階段取得立足之地。現在,台灣更應該走出一條自己的創新之路,因為過去OEM模式下的人才培育,造就我們只練習解題,但不會出題目,於是商業競爭只能搶到次要商機。

台灣要創新,就必須有系統化改革,例如過去我們都避免犯錯,這與創新是格格不入的,而政府組織如果只仰賴單一部會,缺乏整合是無法用國家層級進行科技轉型。吳政忠說道,「國科會的成立,就是扮演協商跨部會的關鍵角色,從上游研究、中游法人單位、到下游業界應用,跨產學研一棒接一幫串起來,引領創新之際也能做到科技管理。」

JOHN8828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國科會主委吳政忠分享,國科會的主要任務就是做跨部會、上下游整合的工作。

要讓政策、計畫、再到管考,形成一個完善的Closed Loop(閉環),吳政忠以低軌衛星產業為例,他說,「幾年前聽聞SpaceX部署星鏈計畫,我們的太空中心從沒做過通訊衛星,我問如從零發展台灣自身低軌衛星要多久?答案是一、二十年!」

弔詭的是,這些衛星使用的關鍵零組件及晶片,就是由台灣生產。換言之,台灣擁有研發先進晶片的技術,更要從應用端創新找市場藍海。當時吳政忠擔任統合要角,集結太空中心、經濟部、工研院等單位,並且邀請民間企業加入,讓公私的資源整合得以敏捷組隊、快速試錯。

當時的遠見與行動,造就我們的「低軌衛星國家隊」成功打進國際供應鏈,更有望在2025年至2026年實現發射2顆自製的低軌通訊衛星。

走進尋常找問題、想答案,包容式普惠科技向大眾外溢

要想題目,政府組織可以從哪些地方找問題?吳政忠表示,「部會必須要跟地方、跟民眾多接觸,不要躲在辦公室裡面找題目;題目在哪裡?題目就在我們日常的生活,尤其價值最高的産品是越靠近身體,要知道人的需求在哪裡,『食醫住行育樂』處處是題目。」

吳政忠口中的食「醫」住行,「精準健康產業」正可以呼應2030願景的「包容」面向。讓醫療結合ICT科技優勢形成台灣未來百年大業。這兩大產業匯集的精準健康,不僅符合好題目的需求,讓普惠科技逐漸外溢到一般群眾甚至弱勢群體,減少城鄉醫療資源落差,用科技促成社會包容目標。

精準健康除了橫跨預防、治療診斷、照護等,同時基因、生理病徵大數據,這些資料運用怎麼合法合規,就不只涉及醫療院所、資通訊業者的責任,政府更需要擔負起守門人的職責。吳政忠不諱言,「幾十萬、百萬健康個資,如何避免資安竊取、妥善運用,這是國安問題,必須從管制角度完善規範。」

JOHN877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國科會主委吳政忠解釋改制後的國科會主委由政務委員兼任,可提升跨部門溝通效率。

至於該怎麼做?吳政忠解釋,改制後的國科會主委是由行政院的政務委員兼任,這項制度的設計,讓政委有權協調各部門,商請各部會首長乃至行政體系官員,更有效率進行跨部會討論複雜議題。

以精準健康為例,相關利益關係者涉及民眾、醫院、醫材商、資通訊廠商、以及主管機關衛福部。針對想推展的創新應用,可透過「沙盒」模式驗證,以「並聯」多方協作商討模式,打破過去單點「串聯」溝通,進一步針對法規缺漏之處快速補強,又不拖累應用落地進度。

民眾有感的永續科技,培養跨界視野的科學人才

至於科技政策如何讓民眾有感,同時又實現永續目標?吳政忠坦言,科技效益要讓大眾從日常生活體察到,難度非常高,目前國科會的著力點有兩大方向。其一是基於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建構民生公共物聯網,打造中央與地方縣市交流平台,針對水、空、地、災議題,找出可行的科技解決方案。

吳政忠提到,以前嘉南一帶需要人力查看灌溉水道和閘門,這類職務被稱為「掌水工」,隨著農業鄉鎮掌水工高齡化,以及環境變遷造成氣候的不穩定,政府協助導入智慧流量監測、電動水閘門科技,幫助掌水工熟悉科技使用,減輕勞務工作的負擔,增進工作的效率,同時也能有效運用水資源達到環境永續。

國科會推動科技永續的第二個面向,則透過各種科普推廣計畫,吸引更多新世代人才投入科研。吳政忠指出,2019年開始舉辦Kiss Science—科學開門,青春不悶活動,把103個科研場域向外開放,並舉辦多達360場活動,鼓勵莘莘學子用趣味方式愛上科技、研讀科學。

大合影_(1)
Photo Credit:國科會
國科會Kiss Science活動。

不過吳政忠認為,「所謂科學,不應只侷限理工也包含人文社會,讀人文社會也要懂科技」。學者出身的他,過去主要研究領域擅長於應用力學,搭上近期台灣地震不斷,瞬間化身教書的吳教授,展現他豐富的跨領域學養,親切談著地震波當中縱波(P波)、橫波(S波)的差異,他提到,科學在生活中的用處,就是當了解其中的原理,就能在災害發生當下比別人多一份淡定。

當科技定義的邊界越來越模糊,科技不止是國科會的科技,科技應該是與社會、經濟、産業、環境等共同介接。未來國科會在創新、包容、永續還有哪些新施政?讓我們拭目以待。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