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塔利班,阿富汗百萬人民還面臨極端乾旱與糧食短缺的威脅

除了塔利班,阿富汗百萬人民還面臨極端乾旱與糧食短缺的威脅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阿富汗水利基礎設施嚴重短缺,且水資源議題缺乏公民社會關注、政府施政疲軟無力、也沒有足夠的環保或私人團體監督,那麼該怎麼實行水資源計畫?

阿富汗政府於2021年6月23日宣布,阿富汗全境遭受極端乾旱威脅,目前該國大約80%的地區處於極端乾旱狀態,且伴隨著塔利班(Taliban)與政府軍的武裝衝突以及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對境內人民健康、社會經濟之影響,讓原本就因乾旱導致的糧食危機雪上加霜。

根據人道援助組織「丹麥難民理事會」(Danish Refugee Council, DRC)統計,乾旱危機造成該國近三分之一的人口面臨急迫的糧食安全需求,更有將近一半的五歲以下兒童面臨重度營養不良風險。

乾旱亦加劇童婚、貧窮、流離失所等問題

近年來阿富汗自然災害不斷,2018年也曾同樣發生乾旱危機,除導致糧食缺乏、食品價格飛漲外,更造成近25萬國民逃離家園,直接成為國內流離失所者(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 IDP),面對今(2021)年的極端乾旱,DRC及其他人道組織也預測,目前的乾旱很有可能同2018年一樣,造成數以萬計的人民流離失所,特別是對阿富汗境內依靠農業維生的家庭影響更大。

而事實恐怕比DRC預測的還要糟糕,若將國內武裝衝突及新冠肺炎疫情等複合因素考量在內,根據聯合國難民署7月13日的官方消息顯示,估計自2021年1月以來已有27萬人被迫離開家園,這使得阿富汗境內的流離失所者,總數超過350萬人。

雖然聯合國難民署,不間斷地為流離失所的阿富汗人提供緊急庇護所,並提供食物、乾淨水源、健康衛生及現金援助,但難民署也承認援助工作依然充滿挑戰,且乾旱等危機仍在持續。

此外,乾旱還讓童婚、失學、貧窮等情形更加惡化,《路透社》便曾報導阿富汗許多因乾旱而流離失所的家庭,被迫借貸、出售自身資產,或透過從事高風險的工作來換取生計,以及強迫家中孩童輟學來補充家中勞動力,更有許多家庭迫於無奈,將家中年幼的孩童嫁人以減輕經濟負擔,其中絕大多數的受害者為女童,儘管男童佔童婚少數,但也反映出童工與強迫勞動等問題。

《法新社》更在一篇轉述聯合國報導阿富汗2018年乾旱危機的文章中提到,有部分八至十二歲的女孩被賣給年長的男性,甚至有女嬰已被父母安排訂婚,以解決家庭的經濟慘況。

「我愛我的女兒,我知道我做了什麼,但我們正在受苦,我別無選擇!」一位賣掉自己七歲女兒的父親,在接受阿富汗婦女之聲(Voice of Women Organization)訪問時如此說道。而將自家未成年女兒嫁給跟女方家庭有借貸關係的男性來償還債務,這種情形恐隨著極端乾旱的加劇而愈發普遍,雖然採行童婚方式有機會讓女方家庭在乾旱中倖存下來,但卻也讓遭賣出的年幼女性恐永久喪失自由。

AP_1821136244616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是天災,更是人禍

與過往氣候的平均數值相比,阿富汗2020年冬季開始的降雨量確實減少了34%,降雪量更是縮減了44%,但許多專家卻表示,缺乏水資源倒是其次,真正的問題在於阿富汗沒有建構良好的水資源管理機制。

喀布爾科技大學(Kabul Tech University)水資源管理講師阿薩姆・馬亞爾(Assam Mayar)便表示,阿富汗政府一直沒有完善的乾旱危機管理計畫,有的只是政府內部的爭端、國內無止盡的武裝衝突,以及水資源供給鄉村地區的阻礙。

「1960年代,阿富汗總人口數約為1000萬人,那時的水資源和農作物灌溉基礎設施充足,然而現今的人口增長了超過三倍,達到人口將近3800萬的水平,但水資源等灌溉基礎設施卻沒有隨之擴大。」馬亞爾說道。

曾就讀於喀布爾理工大學(Kabul Polytechnic University)的水資源管理專家納維德・拉蘇利(Nawid Rasooly),在接受英國駐阿富汗獨立記者夏莉・福克納(Charlie Faulkner)的訪談時,也提出相似的看法。拉蘇利認為,聯合國一直以來所推動的「整合水資源管理」(Integrated Water Resource Management, IWRM)雖立意良善,且能以保護生態永續為前提,支持國家經濟、社會、安全的最大化發展,過往也有人嘗試要將IWRM用於消弭阿富汗的乾旱危機,然而阿富汗根本沒有能力撐起這項計畫。

「阿富汗水利基礎設施嚴重短缺,且水資源議題缺乏公民社會關注、政府施政疲軟無力、也沒有足夠的環保或私人團體監督,那麼該怎麼實行水資源計畫?」

拉蘇利強調,上述複合因素皆是導致阿富汗水資源管理失敗的主因。

在福克納的報導中也提到,阿富汗政府財政收支的使用動向不透明,以及統一採中央給水系統的供給方式,亦是導致水資源稀缺的原因。也因此,雖然阿富汗各省份皆有自己的水務部門,以及負責的地方水利官員,但最終的水資源預算及水利基礎設施的採購,卻仍還是統一由中央政府管理。

過去20多年來,地方鄉鎮的水利設施或水資源計劃的施行,並沒有良好的維持下去,有專家便預測,若阿富汗政府再不做出改變,未來乾淨水資源的取得只會愈加困難。

然而禍不單行,美軍自阿富汗陸續撤離後,塔利班勢力再起並成功佔領多個省份,同時奪取境內的主要水壩也是塔利班的目標之一。

今年5月,塔利班先是佔領了阿富汗國內第二大、位於該國南部坎達哈省(Kandahar)的達拉水壩(Dahla Dam),直接控制了周遭7個農業灌溉地區,以及省會坎達哈的重要用水來源;7月,塔利班再下一城,攻陷位於阿富汗西部赫拉特省、由政府軍駐守的「阿富汗-印度友誼大壩」(Afghan-India Friendship Dam, AIFD),該水壩是阿富汗全境最大、最重要的大壩之一,不僅為該省份的8個地區提供灌溉用水,更為數十萬個家庭提供電力。

對此,阿富汗國家水務監管局(NWARA)雖已懇求塔利班不要炸毀大霸,但塔利班並沒有任何回應,顯然塔利班現階段對大壩的控制與可能毀壞的風險,就如同未爆彈一樣,加劇了當地灌溉用水及民生用電的不穩定因素。

力挽狂瀾,卻仍漫漫長路

儘管受到國內武裝衝突、政府財政不透明、缺乏基礎水利設施等限制,國際社會仍提供急用資金來援助阿富汗對抗旱災,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FAO)2021年7月的報導中指出,FAO近期應用了聯合國中央應急基金(CERF)提供阿富汗境內的16個省份、3萬7000多名農民品質優良的應急小麥種植包使用,也教導農民如何使用合宜的種植技術來降低生產成本、提高小麥產量與良率。

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廳(OCHA),也為阿富汗準備了一個3.9億美元的乾旱應急計畫,其中糧食、現金援助、牲畜支持以及修復水井等措施,皆是該計畫的重點項目;另外,其他國際人道援助組織亦加入援助的行列,如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IFRC)投入750萬瑞士法郎捐款,為受乾旱影響的居民購買糧食及作物。

然而,這些應急措施卻遠遠無法滿足當前的糧食需求,聯合國原本預計今年投入的13億美元援助阿富汗的資金,截至7月中旬所收到的款項只有4.5億美元,其中有一半的資金來自美國,援助金的目標達成率還不到40%。

若單就聚焦於美國對阿富汗的資金援助,其實美國自2001年開始,便將大部分的資金用於維安、培訓士兵等安全工作,預算中僅有16%用於重建,而重建的項目中更只有一小部分的資金,使用在幫助阿富汗人民適應氣候變遷、應對自然災害和復原力的項目上。

依靠短期資金卻仍面臨費用短缺,更讓阿富汗在解決長期乾旱問題的道路上,顯得遙不可及。

此外,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2021年的氣候預測模型顯示,隨著全球氣溫上升,阿富汗將遭受更多高溫熱浪頻繁乾旱的威脅。面對日趨頻繁的乾旱危機,除了短期應急的作物、資金需到位外,海外援助也應以長期的永續發展目標為考量。

國際難民救援組織(International Rescue Committee, IRC)便指出,提高阿富汗對抗長期乾旱及氣候變化的抵禦能力至關重要,以國際人道援助組織視角出發,與在地社區合作,教導農村社區農民改進種植方法、育成具適應劇烈氣候變遷的優良作物品種,並提供流離失所者更安全的耕作、教育空間等方式,皆有機會提升阿富汗作物永續發展施行之力度。

目前已有國際組織為阿富汗境內的許多社區提供資金和農業技術培訓,並培養女性農民種植溫室作物、開發乾旱早期預警系統,於偏遠地區挖掘水井及設置供水系統,且氣候變遷所帶來的危害,也提升了在地居民風險意識與認知。

然而,阿富汗政府責無旁貸,部分國際人道組織也認為,這次的極端乾旱是可以事先預防的,重點在於資金是否能提前準備,以及當局能否妥善應用資金支持水利設施建設、糧食安全計劃等抗旱項目,唯有政府帶頭改變,才有機會降低阿富汗人民再次受到乾旱衝擊之風險。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