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資集團租借達爾文港99年,澳洲國防部徹查是否有國安疑慮

中資集團租借達爾文港99年,澳洲國防部徹查是否有國安疑慮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達爾文港租賃案的再審查,澳洲高階官員近來也不吝直言中國帶來的挑戰。國防部長達頓便表示,將更公開談論中國具侵略性的行為,並稱澳洲人民每天都與政府站在同一陣線,清楚認知到來自中方的威脅。

編譯:王國仲

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已要求國防部審查北領地政府,與中資企業嵐橋集團(Landbridge Group)簽訂的達爾文港租借協議。該合約從簽署以來,不斷引起有關國家安全疑慮的討論。

2015年,澳洲北領地政府將達爾文港營運權和東臂(East Arm)碼頭80%的土地與建物(包括補給設施),以5.06億澳幣(約109.4億新台幣)價格租與嵐橋集團,時間長達99年。

國防部門著手調查威脅,學者背書支持

相關單位正調查是否基於國安理由,藉2018年通過的重要基礎建設相關法令,迫使中國億萬富翁葉成(據稱和中國共產黨高層關係匪淺)旗下的嵐橋集團,放棄港口使用權。澳洲政府更在2020年底修改《外交關係法案》(Foreign Relations Bill),賦予政府溯及既往權力,可在協議中加入新條件,甚至取消已簽署協定、迫使公司撤資。

國防部長彼得・達頓(Peter Dutton)證實,內閣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mmittee of Cabinet)要求國防部「給予意見」,並已經著手進行。至於是否強迫企業撤資,達頓表示政府會等待國防部提供意見後,「探討符合澳洲國家利益的選項。」莫里森也表示:「如果任何國防部或情治單位報告指出國安疑慮風險,期待政府將作出相對應行動。」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國防計畫主持人修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表示,他贊成政府強迫嵐橋集團撤資,且認為嵐橋集團應考慮主動這麼做:「在現今環境下,我懷疑持續經營港口99年能為公司帶來什麼商業利益。」

修布里奇說明:「若租賃案是在今天,把港口租給一間中國企業99年絕不可能發生。因此,現在該想的是如何把損害降到最低,並在日益黑暗的戰略局勢中,將達爾文港發展為重要的海洋與國防設施。」他認為其中一個方案是「像牡蠣中的沙礫一樣」,圍繞嵐橋集團控制的區域周遭發展,迫使其撤資。

「保障澳洲人民利益」——官員談中方威脅

除了達爾文港租賃案的再審查,澳洲高階官員近來也不吝直言中國帶來的挑戰。國防部長達頓便表示,將更公開談論中國具侵略性的行為,並稱澳洲人民每天都與政府站在同一陣線,清楚認知到來自中方的威脅。

達頓稱澳洲「已經遭到」來自中國的網路駭客攻擊,並認為有關部門應更努力防堵中方入侵。他在接受《雪梨晨鋒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和《世紀報》(The Age)專訪時更指出,澳洲軍隊已準備採取行動,保衛西方與北方水域的安全。

這些言論表明莫里森政府對中國日益強硬的態度,並希望與民眾加深對話、強化太平洋地區戰略部屬,因應在軍備競賽中自信心日強的中國。

4月25日,澳洲內政部秘書長裴佐洛(Michael Pezzullo)更稱「戰鼓已經響起」,並表示自由世界國家持續面臨「悲傷的挑戰」——必須保持強大、武裝並準備開戰。

面對澳洲官員發言,中國駐澳洲大使成競業發布聲明,暗示中國留學生與觀光客可能會因「環境充滿敵意」而不願前往澳洲。不過,達頓顯然並不買帳。他再度表示:「我關心的是澳洲人民的權益,他們也很清楚我們所說的句句屬實。中國的戰略、態度與慾望顯而易見,假裝這件事不存在是不符合澳洲國家利益的。」

不過,希望和中國緩和關係的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則批評:「莫里森總理、達頓和裴佐洛,針對中國、台灣與戰爭議題的發言對國家安全貢獻毫無幫助。」

他認為澳洲和中國的關係已經極為繁雜。儘管主要原因是習近平統治下,中國政策與態度的轉變,但莫里森等人把「向中國嗆聲」當成萬靈丹、藉此博取政治支持也是原因之一。

RTX3IE83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從最大貿易夥伴到建交以來關係最低谷,是什麼導致澳中關係惡化?

澳、中關係近年來盪至低點,而雙方在檯面下的齟齬與互不信任已醞釀多年。

2017年是個轉捩點,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zation, ASIO)指出,中國正試圖影響澳洲決策,且頻率越來越高。中國商人向澳洲政界捐款的消息也陸續曝光。時任總理的滕博爾(Malcom Turnbull)推行阻止外國干預的相關法令,並以中文模仿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在開國典禮的致辭:「澳洲人民站起來」表達不滿;中方則停止雙邊外交訪問回擊。

2018年,澳洲更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中國科技巨頭華為參與其5G相關建設,更為太平洋各國提供資金鋪設海底電纜、發展通訊科技,中止他們和中國的合作,對抗日益增長的「一帶一路」計畫。中國則反譏澳洲是害怕華為「太有競爭力」。

不過,縱使衝突不斷,雙方在經濟上的往來可說極為密切。中國一直是澳洲最大的貿易夥伴,澳洲出口大量自然資源(包括鐵礦、煤、天然氣)、農產品(大麥、牛肉等)等至中國,在地理位置和成本上比其他競爭者(如巴西)來得更有優勢;同時,數量可觀的中方留學生、觀光客亦為澳洲帶來大量外匯收入。

2020年,情況發生轉變。雪梨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澳中關係研究所長勞倫森(James Laurenceson)稱:「(中澳關係)在政治上,正處於1972年雙方建交以來的最低谷。」

導火線是2020年初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澳洲呼籲徹查病毒的來源,並引述美國國務院評論,聲稱有份記載了病毒起源的「紀錄文件」。總理莫里森還表示,世界衛生組織應具備更強硬的調查能力。中國外交官回擊,認為澳洲「在政治宣傳戰中與美國同流合汙。」

勞倫森接受BBC採訪時表示,此次中國對澳洲不滿,原因不只因為政治辭令,更因澳洲在全球權力平衡中選了邊站:「中國看到澳洲在地緣政治中,做出和美國站在同一陣線的選擇。」

其後,中國對澳洲大麥課徵高達80.5%關稅、暫停部分澳洲牛肉進口,並針對其葡萄酒進行所謂反傾銷調查。北京當局更警告中國學生和旅客不要前往澳洲,宣稱當地發生因肺炎疫情引起的種族主義事件。

澳中態度皆強硬,雙邊關係短時間內或難修復

中國採取劇烈手段回擊,但此舉似乎無法使澳洲人讓步。根據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今(2021)年進行的調查顯示,僅有23%的澳洲人民認為中國會對世界採取負責任的態度。

該機構研究員娜塔莎(Natasha Kassam)表示,這些試圖「霸凌」澳洲的手法,只會讓人民的態度更加強硬。她更認為兩國間的爭議是「結構性問題」,且日益明顯,無法由「更佳的外交手法」解決。

今年4月21日,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才剛以「和外交政策不符,或違背2020年《外交關係法案》」為由,撤銷維多利亞州政府在2018和2019年與中國簽署的兩項基礎建設備忘錄。

儘管澳洲政府宣稱此舉並非針對中國(維多利亞州教育部門1999年和敘利亞,與2004年與伊朗簽署的兩項類似協議也被撤除),澳、中雙邊關係在太平洋地緣政治持續角力的情況下,短期內似乎難見解消曙光。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