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東坡「十年生死兩茫茫」:夢中人,多麼想變真

蘇東坡「十年生死兩茫茫」:夢中人,多麼想變真
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情人自知自悟,超越了時空的阻隔,在世之人思念逝者,逝者泉下有知,何嘗不是掛念生者?就算分隔十年,都依然無法淡忘。

文:戈登探長(德尼思化創辦人,希望讓文藝更加貼地)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蘇東坡《江城子》(乙卯 正月二十 夜記夢)

蘇東坡畢生有兩段刻骨銘心的戀情,一是原配王弗,一是妾侍王朝雲。王弗和他十一年緣盡,撒手人間,是賢妻,也是良母,協助東坡內外。

蘇東坡青年時,跟隨王方老師求學。東坡才學出眾,深得王方欣賞,一日,王方想為書院內的池塘改名,即場問學生,到底改什麼名字好呢?學生A自覺才高八斗:「藏魚池。」學生B不甘示弱:「引魚池!」學生C想到鯉魚大叫:「跳魚池⋯⋯」東坡冷笑一聲,在座各位都是垃圾:「喚魚池。」呼喚眾魚入池吧。

王方一聽,馬上覺得此名最佳,同時之間,王弗在閨房亦想了一名。丫環把王弗題字的紙讓王方看,竟然和東坡一樣,是「喚魚池」!王方說:「此乃天緣之合,韻成雙璧。」

王弗逝世,東坡執筆寫下墓誌銘,憶起王弗怎樣陪自己讀書,怎樣為了自己的粗心,仔細提點,所有言行都是因愛而生,溫柔體貼。東坡父親,曾特意提醒東坡說:王弗在你還沒有什麼成就時,就開始就跟著你,同甘共苦,未來一定要將她,與汝母合葬。

東坡把他最愛的兩個女性同穴而葬,在墓誌銘的結尾,傷心地說:你現在能和吾母一起,但我呢?我將永遠沒有依靠, 你雖身死,泉下至少有人相伴,我卻失去了你!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Statue_of_Su_Shi_at_the_end_of_Su_Causew
Photo Credit: Rob Bendall@Wiki CC BY SA 4.0

東坡對王弗深情,在再婚後仍然長存。十年之後,真情的悼亡詞懷念王弗,首句「兩」之一字,點出了「相思」。

生死永隔,何以相思?有情人自知自悟,超越了時空的阻隔,在世之人思念逝者,逝者泉下有知,何嘗不是掛念生者?就算分隔十年,都依然無法淡忘。「思量」本係刻意為之,「不思量」卻仍然難忘,只因思念已經根深柢固。睹物思人,因景思人,由夢思人,傷情觸處而發,情深又何必刻意?「千里孤墳」,拉出了現實的距離。東坡夢醒之後,王弗之墓竟在千里之外,彷佛在說:這種「淒涼」相思,本來只得你才明白,如今,你我遠距千里。

東坡於千里外淒涼,王弗在孤墳處沈默。「縱使相逢應不識」,若能再次見面,東坡老矣,十年匆匆,你怎會認得出我?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崗。

下半記東坡夢見亡妻,真假難分的幻愛。夢見故鄉,看見妻在軒窗打扮,回到初婚,幸福的開端,愈美愈是淒涼,故云淒美。「相顧無言」,面對至悲,言語無力而為。東坡、王弗,兩人對望,「惟有淚千行」。流淚,悲傷本能 ,這般相思是雙重悲傷,彼此生離死別之悲哀,只有哭泣方能抒發。

「料得年年腸斷處」,幻想亡妻於月夜松岡,哀苦而腸斷,「千里孤墳」的亡妻,亦心傷。「縱使相逢應不識」,「料得年年腸斷處」,都是假設,實事虛設,不堪、孤寂互相呼應。

全詞十年「相思」,將上下片緊緊連繫,將生者死者牢牢扣連,令我們讀之悲憫同情。至情無文,最真切欲言之時,又何必多造作?東坡愛拋書包,唯此詞毫不冷僻,至情至性。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