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七季系列動畫《複製人之戰》好在哪?為何成為三代星戰迷的唯一共識?

【動畫】七季系列動畫《複製人之戰》好在哪?為何成為三代星戰迷的唯一共識?
《星際大戰・複製人之戰》劇照,迪士尼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前傳世代與正傳世代有一個共識,那就是後傳實在奇爛無比。但如同筆者對看正傳的世代不服一樣,那些看後傳長大的人一樣對我們前傳世代相當不服。三個世代的星戰迷唯一的共識,應該就是由大衛費隆尼2008年推出,2020年收尾的《複製人之戰》。

今天是5月4日,大家可能認為筆者要談1919年的五四運動,這次我們換一個角度出發,談談《星際大戰》(Star Wars)這部深深影響了筆者世界觀的系列作品。不要以為發生在遙遠銀河系(A Galaxy Far Far Way)外的故事,真的就跟我們這個世界毫無關係,畢竟就連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都承認,他寫劇本的時候參考了許多發生在我們身邊的政治或者歷史故事。

沒有看過《星際大戰》的人,可能不知道以九部正傳電影為基礎的故事線一開始是顛倒過來拍的,先是在1977年到1983年上演第四集到第六集,然後再從1999年到2005年之間上演第一集到第三集。10年後的2015年起,又推出第七集到第九集,直到2019年才結束。九部電影的故事,集中在安納金(Anakin Skywalker)與路克兩代天行者(Skywalker)父子的故事。

由於正傳的故事,是從20世紀70年代一直延續到21世紀的20年代,不同世代的星際大戰迷,也有不同世代的偏好。比如70年代到80年代之間看正傳三部曲長大的,就對後來21世紀上映的前傳與後傳電影嗤之以鼻,從頭到尾批判得體無完膚。正傳上映的時候,筆者還沒有出生,雖然在童年時代有經由出租錄影帶看過,嚴格來講應該屬於看前傳長大的世代。

而我們前傳世代,又與正傳世代有一個共識,那就是由迪士尼(Disney)收購拍攝出來的後傳實在是奇爛無比。就如同筆者對看正傳的世代不服一樣,相信那些比筆者晚進入星戰世界,看後傳長大的人一樣對我們前傳世代相當不服。三個世代的星際大戰迷唯一的共識,應該就是由大衛費隆尼(Dave Filoni)2008年推出,2020年收尾的七季系列動畫《複製人之戰》(The Clone Wars)。

大衛費隆尼被星戰迷視為盧卡斯的正統繼承人,他經手指導的動畫也不是只有《複製人之戰》,還有2014年到2018年的《反抗軍起義》(Rebels),獲得廣泛的肯定。做為《複製人之戰》續作的《瑕疵品》(The Bad Batch)也將於今天在Disney+串流平台上正式推出,讓我們深感期待。不過《複製人之戰》的地位到今天仍舊不可動搖,是什麼原因就讓筆者在這裡向讀者一一介紹。

現實世界高度契合的《複製人之戰》

為什麼5月4日被訂為國際星戰日?看過系列作品的人,必然知道絕地(Jedi)與西斯(Sith)兩個相互對立的團體,除了揮舞不同顏色的光劍之外,還有一個共同的信仰,那就是原力(The Force)。絕地武士之間用來祝福彼此的口號,就是「願原力與你同在」(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把原力的英文改成4日的英文Fourth,念起來毫無「違和感」,於是5月4日就成了國際星戰日。

國際星戰日是在《複製人之戰》上映,迪士尼正式買下《星際大戰》版權以前的2011年被制定出來的節日,後傳那個時候連影子都還沒有出來,絕大多數比筆者年輕的影迷是透過大衛費隆尼的動畫成為星戰迷的。可見沒有《複製人之戰》,就不會有國際星戰日,這是為什麼我們紀念星戰日10周年的今天,不能不討論這部動畫的關鍵原因。

《複製人之戰》之所以受歡迎,來自於這部時間線設置在前傳二部曲與三部曲之間的動畫比正傳故事來得更加寫實,而且與我們的現實生活更加相互輝映。當然這並不是說,在越戰結束後上映的正傳三部曲就沒有批判性,只是比起前傳的故事而言,正傳故事看在筆者眼中還是太夢幻、太美好、過於黑白或者正邪分明,感覺反而是給小孩子看的。

前傳故事,則上映於筆者在美國讀高中、大學的全球反恐戰爭時代。對抗恐怖主義的戰爭,複雜之處比起越戰而言只有過之而無不及。除了阿富汗山谷裡的塔利班(Taliban)以及伊拉克巷弄裡的蓋達(Al-Qaeda)組織之外,美國政府還必須要在國內的中亞和中東移民當中區分誰是好人,誰又是恐怖份子,從而在少數族裔族群裡引發一波新的白色恐怖浪潮。

小布希(George W. Bush)總統那一句「你不與我們同在,你就是我們的敵人」(You are either with us,or against us),被盧卡斯稍微變動詞語後,順利成章的塞到第三部曲裡墜入黑暗面的安納金口中,令人拍案叫絕。前傳三部曲拍攝於黑白混淆的反恐戰爭時代,那麼以前傳三部曲為基礎創作的《複製人之戰》就更是一部迎合我們現實的經典之作。

何為「複製人戰爭」?

在討論《複製人之戰》以前,首先我們要討論什麼是「複製人戰爭」,因為這個名詞首先出現在1977年上映的第一部《星際大戰》電影,即後來我們所知道的四部曲《曙光乍現》(A New Hope)之中,年邁的絕地武士歐比王・肯諾比(Obiwan Kenobi)向路克分享自己的往事時所提及,引起觀眾們對這場戰爭的好奇。

後來的前傳三部曲中,我們跟著年輕的歐比王與路克的父親安納金一起經歷這場戰爭,2002年上映的二部曲《複製人全面進攻》(Attack of the Clones)介紹了複製人戰爭如何開始,2005年的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Revenge of the Sith)則為複製人戰爭收尾。《複製人之戰》之所以誕生,則是因為喬治盧卡斯與大衛費隆尼希望能透過這部動畫把複製人戰爭的來龍去脈交代清楚。

複製人戰爭,是銀河共和國(Galactic Republic)與獨立星系邦聯(Confederacy of Independent System)之間的戰爭,前者為銀河的中央政府,後者則為不滿意這個中央政府,希望能擺脫共和國獨立的分離主義者(Separatists)。分離主義者背後得到星際銀行公會(InterGalactic Banking Clan)支持,運用數量龐大的戰鬥機器人(Battle Droids)大軍挑戰共和國的權威。

沒有正規軍的共和國,為了因應分離主義者的挑戰,以賞金獵人強戈・費特(Jango Fett)的DNA為基礎,打造上百萬的複製人大軍,由絕地武士領導他們維護銀河的統一。然而這場看似統獨兩派的戰爭,背後卻是由西斯大帝白卜庭所一手挑起。表面上是共和國議長的他,暗中也是分離主義者的幕後大老闆,透過發動戰爭製造銀河的混亂,目的是要剷除掉西斯的宿敵絕地武士。

所以就有了第三部曲中最著名的場面,那就是白卜庭下達完「執行第66號命令」(Execute Order 66)的指令後,本來與絕地武士並肩作戰的複製人大軍如「中邪」般的調轉槍口,剷除掉自己的長官。隨著「第66號命令」被執行完畢,白卜庭宣告銀河共和國轉型為銀河帝國(Galactic Empire),開啟了正傳三部曲中反抗軍聯盟(Rebel Alliance)抵抗帝國暴政的世界觀。

天才的大衛費隆尼

從上面對複製人戰爭的介紹,我們很明顯看到前傳三部曲比正傳三部曲涉及到更多複雜的政治議題,而且黑白善惡的界線已經模糊了起來。雖然率先發起入侵行動的是分離主義者,可是本來以追求和平與平衡自居的絕地武士,卻搖身一變成為率領共和大軍南征北討的軍事將領,介入了「世俗」的衝突,自然令他們的威信大打折扣。

而且即便智者如尤達(Yoda),也沒有查覺到絕地武士被西斯大帝利用,成為壓垮共和國的最後一根稻草。絕地武士的形象,基本上受到前傳三部曲的影響已經走下了神壇。前傳三部曲的主角安納金,先是違背絕地禁令與共和國參議員帕米(Padme)結婚,然後又為了確保自己的妻子永生而墜入黑暗面,成為正傳三部曲當中的大反派達斯・維達(Darth Vader)。

正傳三部曲的故事,基本上討論的就是路克如何為維德帶來救贖,讓維德重新當上安納金・天行者,成為那天選之人(Chosen One)。可事實上,如果安納金在第三部曲中沒有受到西斯大帝蠱惑墜入黑暗面,帕米根本就不會死掉,就不會有後來的帝國暴政以及路克拯救維達的必要。到底誰是好人?誰是壞人?誰是智者?誰是愚者?相信寫到這裡,即便是最瞭解星戰故事的讀者也回答不出來。

另外前傳三部曲的故事,還高度諷刺了美國的軍工複合體(Military Industrial Complex),並批判了美軍在打擊恐怖主義中的作為。絕地武士與共和國以武力回應不滿現狀的分離主義者,換來的終究是銀河系的和平穩定還是其實在壓制分離主義的同時製造了更多人對共和國與絕地武士的不滿?反應到今天我們所處的世界,今天俄羅斯與中共等帝國能興起,也是美國的某些失策所造成的呢?

接替喬治盧卡斯的大衛費隆尼,透過他那篇幅比前傳三部曲更長的《複製人之戰》動畫,更加深入探討這些複雜的議題。包括絕地與西斯,共和國與分離主義者雙方有意或者無意的戰爭暴行,都被赤裸裸呈現在這一系列有台灣西基電腦動畫股份有限公司參與的作品中。包括筆者在內,許多觀看《複製人之戰》的觀眾都一度懷疑,如此深奧的作品到底該不該給小孩子看。

重新賦予複製兵靈魂

從前傳三部曲到後傳三部曲,每一部《星際大戰》電影都把焦點集中在歐比王、安納金、路克、韓・索羅(Han Solo)、莉亞公主(Princess Leia)以及芮(Rey)等絕地武士身上。所以我們很難透過九部電影,去更瞭解《星際大戰》這個宏觀宇宙裡平凡小卒的生活。尤其是因為在第三部曲中對絕地武士槍口相向,被貼上「壞人」標籤的複製兵更是如此。

由於複製兵的白色戰鬥服款式,與正傳還有後傳中的帝國爪牙風暴兵(Stormtroopers)幾乎一樣,兩者在星戰迷看來都是「白兵」。在很長的一段時間,盧卡斯也沒有詳細介紹複製兵與風暴兵之間有什麼差異,只提到帝國成立後沒有繼續使用複製兵,所以帝國風暴兵是由正常的人類所組成。除此之外,複製兵幾乎都被歸類到反派陣營去了。

大衛費隆尼沒有接受這樣的劇情安排,因為他從來就不相信複製兵是沒有情感與思想的機器人,並且在《複製人之戰》中賦予了複製兵更多的靈魂與血肉。在動畫中,複製兵不再只是沒有表情,缺乏思考能力,只懂服從上級命令執行任務的棋子。他們有自己的信仰,相信自己在為銀河系絕大多數平民百姓的福祉而戰,對絕地武士也有100%的忠誠。

倒是絕地武士當中,除了尤達、歐比王、安納金還有安納金的學徒,即動畫原創角色亞蘇卡・譚諾(Ahsoka Tano)外,絕大多數都把複製兵視為可以任意犧牲的砲灰(Cannon fodder)看待。就連電影中由山姆・傑克森(Samuel L. Jackson)飾演的雲度大師(Mace Windu),對待複製人士兵的態度也不例外。絕地武士利用、出賣甚至屠殺複製兵的劇情,也被大衛費隆尼巧妙的安排在劇情之中。

慢慢的,經由觀看《複製人之戰》,觀眾們不只會為複製兵的英勇犧牲感到失望痛苦,也明白絕地武士內部也充斥著許多人渣敗類。那又是什麼原因,導致複製兵如此輕而易舉接受「66號命令」,二話不說調轉槍口殺害與自己並肩作戰的絕地武士呢?大衛費隆尼給出了答案,那就是每個複製兵的腦袋裡,都被安裝了讓他們無法反抗「66號」命令的「行為控制晶片」(Inhibitor Chip)。

截圖_2021-05-04_下午4_52_45
《星際大戰・瑕疵品》劇照,迪士尼發行
筆者相信大衛費隆尼應該有這樣的感慨:複製人戰爭的主角,怎麼能不是複製人?

推翻帝國暴政的複製兵

最有意思之處,在於大衛費隆尼還安排了一個名為「老五」(Five)的複製人特種士兵揭穿了白卜庭的陰謀。結果絕地武士反應遲鈍,沒有對「老五」揭發的「行為控制晶片」產生質疑,還間接促成了「老五」的死亡,顯然讓人們不得不覺得絕地武士後來的下場完全是咎由自取。也難怪到了第八部電影裡,年邁的路克曾告訴主角芮,絕地武士的覆滅並不值得令人同情。

為了給複製兵洗刷「帝國幫兇」的污名,大衛費隆尼還在《複製人之戰》中的打造了另外一位原創動畫角色,那就是跟著安納金、亞蘇卡師徒轉戰銀河系各大戰場的501軍團老兵雷克斯上尉(Captain Rex)。雷克斯受到「老五」的死亡刺激,將他對「行為控制晶片」的疑點紀錄了下來,成為他後來能擺脫「第66號命令」控制的關鍵。

在去年上映的《複製人之戰》第7季中,雷克斯在收到「第66號命令」後短短數秒之內,即時向亞蘇卡透露了「行為控制晶片」的訊息,才讓亞蘇卡能將晶片從雷克斯的大腦中移除,讓他重新恢復理性。亞蘇卡另外一點與其他絕地武士不同之處,在於她沒有馬上對向自己攻擊的複製兵趕盡殺絕,而是想盡辦法找出手下士兵們「中邪」的真相。

知道真相後,亞蘇卡雖然無法拯救所有複製兵擺脫晶片控制(事實上她也只救出了雷克斯),可是她仍堅持絕不親手斬殺這些曾經對自己忠心耿耿的軍人。大衛費隆尼強調,做這個安排的真正目的是要讓觀眾瞭解到真正的絕地武士該要有什麼樣的表率。儘管亞蘇卡其實在「第66號命令」下達以前,已經先因為莫須有的罪名被昏庸的絕地武士們剝奪了她絕地的身份,實在是非常諷刺。

重獲自由的雷克斯上尉,在《複製人之戰》的後續動畫《反抗軍起義》中加入了反抗軍聯盟,投身推翻帝國的暴政之中。大衛費隆尼甚至還修改了第六部電影《絕地大反攻》(Return of the Jedi)的劇情,將一位年邁的反抗軍士兵身份變更為年邁的雷克斯上尉,目的就是要讓他代表所有曾經被白卜庭和絕地武士們當砲灰犧牲的複製人找回屬於他們的正義,算是相當圓滿的安排。

讓我投身老兵訪談的動畫

為什麼在這篇紀念國際星戰日的文章中,筆者花那麼大的篇幅討論《複製人之戰》與複製兵?因為筆者身為看前傳長大的世代,真覺得大衛費隆尼給自己帶來的影響非常巨大,甚至超過了喬治盧卡斯本人。他徹頭徹尾的重新建構了星際大戰的世界觀,賦予了這個70年代的老品牌全新生命,相信未來的費隆尼宇宙(Filoni-verse)還會繼續讓這個品牌發光發熱。

更重要的是,費隆尼讓星際大戰走出過去以「帝王將相」為主要角色的時代。過去我們觀看星際大戰,只知道天行者家族、韓・索羅家族或者只在乎歐比王・肯諾比這些大人物的事蹟。而在費隆尼的主導下,我們開始真正關心星際大戰宇宙裡面的小人物,究竟是怎麼過生活的。如今包括《俠盜一號》(Rogue One)與《曼達洛人》(The Mandalorian)等星戰故事,都擺脫了往日大人物們的陰影。

很多方面,大衛費隆尼的敘述風格也影響了我觀看當代國際事務與兩岸近代史的視角。比如過提到對日抗戰的歷史,大家一定會先強調接著大家討論的,則是陳誠、胡璉、孫立人、胡宗南、湯恩伯、湯恩伯、邱清泉與張靈甫等將領,卻沒有人知道,讓中華民國打贏抗戰的是眾多名字搬不上檯面的基層士兵,他們就如複製兵一般的在兩岸歷史敘述中被人遺忘。

如果說蔣中正與他的黃埔系將領們是絕地武士,那麼恐怕沒有人比這些士兵的命運更被當成cannon fodders看待的了。尤其在今日兩岸大環境裡都政治不正確的他們,地位更是「戰死便與草木同朽,戰勝乃是天地不容」。更可憐的,是他們還要代表他們曾經效忠(無論是否志願)的領袖,接受兩岸不同史觀的人歌頌或者責罵。

支持中華民國的人稱讚他們是「榮民」,討厭中華民國的人辱罵他們是「黨國鷹犬」,可事實上他們只是一群完全決定不了自己命運,並為此付出慘痛代價的小老百姓而已。如同複製兵無法抗拒「第66號命令」,成為帝國打手般,許多老兵也無法抗拒命運的安排,有些人又被迫當過所謂的偽軍與共軍,然後又流轉來到台灣成為反共義士,根本就在現實的歷史中演繹了一次複製兵的經歷。

最後,再跟各位讀者打一次廣告,費隆尼指導的《瑕疵品》將於Disney+上映,如果對《星際大戰》有興趣,或者想瞭解《星際大戰》在講什麼的,請記得上去觀看。這部故事同樣是以複製兵為主角,可見費隆尼對他們是多麼情有獨鍾!由於篇幅有限,筆者就寫到這裡為止,如果還有興趣想瞭解更多《星際大戰》的故事,請支持這篇文章,以後我會繼續再寫。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