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獨」的七年之癢:太陽花世代是否真是鐵板一塊?

「天然獨」的七年之癢:太陽花世代是否真是鐵板一塊?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文化影響不一定跟政治或國族認同有正相關,也不代表年輕世代不會一邊滑著抖音,一邊主張「台獨」,但至少在兩岸的交流與觀感上,不會像如上個世代那般抗拒厭惡,而太陽花世代歷經了「七年之癢」後劃下句號,亦或只是一個逗號? 

文:黃奕霖

太陽花運動已屆滿七週年,回首台灣近年的政治脈動,太陽花運動無疑會被認為是影響台灣近年政治發展最重要的轉折之一,許多人甚至認為太陽花帶領台灣走向「不可能回頭」的道路。但主觀的嚮往並不等於客觀的現實,太陽花也終將遇到他的「七年之癢」。

太陽花運動雖早已落幕,其所帶來的影響卻綿延不斷,「反中、反國民黨」的氛圍成為政治正確的主流聲浪,在「覺醒」的旗幟下,年輕世代不僅參與政治、甚至能主導風向。國民黨因此陷入政治低谷,雖在韓國瑜帶領下曾「迴光返照」,但立刻被打回原形;民進黨則擷取了太陽花延續而來的「反中」能量,奠定台灣第一大黨的地位,迄今仍難有敵手;而跟隨太陽花時期「公民覺醒」一同崛起的時代力量和柯文哲,則在尷尬處境中載浮載沉。

對國民黨而言,太陽花運動當然是一場噩夢,馬英九也在其回憶錄中批評,太陽花使台灣陷入困局,而這些罪人卻還在快意慶功。但現實是政治風向確實因此發生了轉變,不少人甚至定論,在太陽花的影響下,「天然獨」已成為台灣今後的必然道路,國民黨將就此被掃進歷史的塵埃,而兩岸統一及「中國人認同」也將一去不復返。

只是,匆匆間七年已過,當初走上街頭的年輕人們許多都年屆而立,這些太陽花世代是否真是鐵板一塊?

太陽花之後 「天然獨」大勢已定?

太陽花運動造成衝擊是真實的,甚至至今仍深深影響台灣的主流意識形態及國族認同,但若說就此畫上「句號」,那同樣太過武斷,畢竟「句號」是太陽花世代主觀上的想望,卻未必跟得上客觀大環境的實際變化。

最重要的變化自然是兩岸關係,太陽花爆發時的2014年,兩岸處於「春暖花開」的尾聲,直到蔡英文當選初期,兩岸關係雖無進展,倒也尚稱平穩。但2018年的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因內政不利而全面潰敗,2019年又恰逢習近平提出「兩制台灣方案」及香港爆發反修例風波,民進黨在政治需求下主動淌了一場中美大戰的渾水,台海形勢也因此日益險峻。

當北京對兩岸統一的決心越發堅定,且已然付諸於行動時,民進黨給予「天然獨」的夢想在現實面前能支撐多久而不破滅,必然是個難題,畢竟北京在各方面的對台施壓都已越發明顯。且很顯然的,蔡英文政府在中美關係的轉變下,雖然在表現上仍不願示弱,但對兩岸關係已有先一步「向現實妥協」的跡象。

此外,在當時「公民覺醒」的風潮下,許多參與者認為太陽花不僅僅是一個「反中」的運動,更多的是與對岸無關的,對於台灣本土左翼關懷的開端。然而時至今日,曾協助過太陽花的公民團體因督促民進黨修正《礦業法》被出征;爭取權益的勞團被綠委嗆聲:「你們太陽花已經崩潰了」;近期保護藻礁的環團,更是因此成為被嚴重抹黑攻訐的對象。

太陽花_立法院_318
Photo Credit:VOA Public Domain

這些人大多曾與民進黨站在同一陣線,也是太陽花世代宣稱要開始在意與關切的社會議題。但許多人漸漸發現,本土左翼關懷在「反中」面前毫無價值,那些太陽花時曾站在一起的同伴,如今一個個成為被出征撻伐的「中共同路人」。有些人感到心灰意冷而選擇噤聲,有些則仍對民進黨抱持程度不一的情感與幻想,但不滿與失望在「亡國感」壓抑之下,終有爆發的一天。

太陽花不會面向同一「陽光」

時間的洪流總是不斷向前推進,太陽花世代將自身解讀為「歷史的終結」,認為台灣的政治傾向與路線就此篤定,卻忽略了當初被稱為「年輕世代」的太陽花參與者們,其實已有大半成家立業,與現今的「抖音世代」相比,恐怕也不再如此「年輕」。更重要的,自認最為「反中」的太陽花世代,或許也在不知不覺中隨之跟著洪流波動。

太陽花參與者的面貌與原因本就十分複雜,有些人是「討厭國民黨」,也有人在訴求「程序正義」或憲改,其中也不乏「公民覺醒」熱潮下的衝動與激情。既然原因多有不同,當然也不是每個參與者都必然走向「反中拒統」的道路而一去不回頭。

現年32歲的Tony是當年太陽花運動的參與者,曾在街頭上高聲抗議馬政府開放服貿的「獨裁專斷」,同時也為兩岸的密切交融而感到憂心。但於2019年,Tony被公司外派到中國駐點,至今仍在浙江從事文化產業的行銷公關工作,他因此在中國結交了一名論及婚嫁的女友,近期正考慮如何在中國置產成家,原本的「反中青年」在因緣際會下成為了「台灣女婿」,這也是他自己都從未預想過的發展。

Tony與一般西進的台灣人沒有什麼不同,選擇在中國落地生根的原因也很簡單,在中國有更多的機遇與發展,而這正是他這個年紀最主要的考量。但儘管如此,Tony認為自己對「統獨」等意識形態上的想法並沒有太大改變,真正改變的是對現實感的認知。

「前幾天我才剛跟我女朋友驚呼,說現在臉書上怎麼那麼多抖音跟中國影片在瘋傳,我在中國滑這些很正常,但真沒想到現在那麼多台灣人也在看。」對Tony而言,滑抖音、上BiliBili早已是再正常不過的日常,但他近期發現,在台灣慣用的社群平台上看到中國影音的情況越來越頻繁,甚至連身邊的朋友也會不時分享,Tony一邊開玩笑的說這真的是「文化統戰」,一邊也感慨不看這些,似乎也不知道要看什麼。

shutterstock_147145164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其實早在前往中國之前,Tony便是中國桌遊「狼人殺」的愛好者,對於中國歷史也有特別的偏愛,因此對於近年中國用語、戲劇綜藝、乃至小紅書等社群平台在台灣流行興起,他雖感訝異,但並不會因此反感或抗拒,同時也認為這些網路無邊界的交流所造成的相互影響難以避免。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