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意圖轉移半導體供應鏈,台灣若失去戰略優勢該怎麼辦?

美國意圖轉移半導體供應鏈,台灣若失去戰略優勢該怎麼辦?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所受的美國媒體採訪,顯示了美國人對於多數晶片在亞洲製造的擔憂,以及美國決定反轉如此態勢的意識。面對這樣的競爭,台灣該怎麼保持我們的優勢與地位呢?

這陣子,台灣實在佔足了國際媒體版面。

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5月2日罕見接受美國媒體採訪,其中,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60分鐘》節目的資深主持人史塔兒(Lesley Stahl)問了一個問題:「美國人是否該該擔心,今日大多數晶片都在亞洲製造?」,而這段節目中,除了訪問台積電的劉德音,也訪問了英特爾的新任執行長基辛格(Pat Gelsinger)。

雖然面對主持人的提問,劉德音在訪談中表示他認為:「美國應該追求更快的運轉,投資在研發上,並培育更多博士、碩士和學士學生進入製造領域,而非試著移動供應鏈,不但非常花錢,而且成效不高。」然而筆者認為,這樣的論述並無法說服美國移轉供應鏈,這段節目也顯示了「將半導體產業拉回美國、提升美國的製程能力」,已經是「從上到下」的發展方向了。以下將分別對此做解釋。

撒錢也要取得戰略優勢

確實,轉移供應鏈,非常花錢,但成效高不高,美國的思考方向可能就和劉德音不一樣了,因為就美國的經驗,取得戰略物資生產,所獲得的戰略優勢實在太高了,石油就是最好的例子。

長久以來,「石油」都扮演著各國戰略物資的角色,更牽動著全球經濟與地緣政治,而過去仰賴中東國家供應石油的美國,可是為此傷透了腦筋。

1973年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開戰,阿拉伯產油國因為歐美支持以色列,開始對歐美實施石油禁運,美國油價因此在幾個月內漲了四成,加油站總是擠著大排長龍的車子等著囤油,台灣也備受波及,從衛生紙、肥皂到味精,各種民生必需品都價格大漲。縱使度過了短期的經濟威脅,美國也長期因為石油,深陷於中東複雜的政治角力,背負了龐大的罵名。

然而隨著服務業的崛起、美國頁岩油技術的革命,以及新興能源的開發,石油的需求和重要性大幅降低。根據麥肯錫公司(McKinsey & Company)的計算,石油與經濟成長相關性從2007年的0.8,降到今天的0.3,美國成了自給自足的石油國後,不僅能確保國家安全和供應鏈的安全,還能在國際議題上取得更高談判籌碼,不會因為石油的供給,而不得不接受中東國家的要求,更能隨己意地推動中東政策。

這樣的戰略優勢怎麼可能不去爭取?當然,台灣對美國的角色不能直接和中東國家去比擬,畢竟台灣在價值觀和戰略上,與美國更為相近,不過別忘了,台灣也是個受到安全威脅的國家,讓台灣一手掌握這個戰略物資的製程,對美國而言絕對是有風險的。

而若要論到花錢,華府並不是個會高度顧忌「撒錢」的政府。美國參議院日前推出《戰略競爭法案》(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就提出要在2022至2027財政年度期間,每年撥款1500萬美元(約新台幣4億2584萬元)協助美企撤出中國市場、分散供應鏈,以及7500萬美元(約新台幣21億2917萬)在印太區域推動反制中國的「一帶一路」。

事實上,從2019年川普(Donald Trump)政府積極說服台積電到美國設廠、2020年美國國防部推出「快速保證微電子原型-商業」(Rapid Assured Microelectronics Prototypes-Commercial,RAMP-C)計畫,提供獎勵來鼓勵、提升美國的晶片的技術開發和建立先進晶圓廠,以及去(2020)年6月國會提出的《半導體生產激勵法案》(CHIPS for America Act)和《美國晶圓代工業法案》(American Foundries Act of 2020,AFA)來推動電子產業供應鏈本土化,並增加半導體研發的投資,都在在顯示了美國對於取得半導體這項戰略物資領導地位的決心。

但之所以會說是「從上到下」的發展方向,是在於媒體在美國政治中的指標角色。

「從上到下」的發展共識成型

台灣的媒體經常對於台灣的外交政策會有相當多元的聲音,不過在美國,政治傳播研究卻發現,外交事務的報導往往是強化主流和菁英階層的想法,鮮少提供不同的論點與視角。

研究一再發現,美國公眾對外交事務和外交政策的了解相當低,再加上比起國內消息,國際事務的新聞與大眾生活距離感高、難有相關的經驗,因此民眾高度仰賴媒體報導來取得國際知識,而這也又再鞏固了精英的外交政策角度,讓美國民眾在外交事務上的態度偏向一致。

這樣的現象就能套用在美國的對中態度,當華府對中政策正進行「典範轉移」時,主流媒體,不論保守派或自由派,也改變了對中報導的態度,不但更注重中國種種不負責任、違反人權的行為,報導台灣新聞時,也大幅減少以「麻煩製造者」的角度解讀台灣。

從皮尤研究的民調則可以清楚看到,美國大眾對中國的負面觀感也在典範轉移後來到歷史新高。由此可推斷,當「媒體」開始認真的討論一外交相關議題,這樣的意識極有可能將漸漸成為民眾支持的國家方向,讓政治人物更能夠去推動。

對台灣的啟示

看到這裡,讀者可能會擔心,若台灣失去戰略優勢該怎麼辦?筆者認為,在我們仍保有優勢時,必須要思考如何讓台灣持續擁有重要產業的優勢?及如何發展、推動除了半導體業之外的另一個產業的國際優勢?

對於這些問題,劉董事長已經在訪談中提到了,保持優勢以及創新革新的關鍵——「人才」,因此台灣社會需要思考的,是如何解決或適應當前的少子化?如何促進台灣的教育品質?以及如何提升我們的居住、文化、就業和創業環境,來吸引國際高階人才?

若我們能夠回答並實踐以上的問題,不僅能讓台灣繼續保持產業優勢,更是確保我們在全球的地緣政治地位。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