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外長會議美國主導議題設定,揭示「美國隊長」重返多邊主義時代

G7外長會議美國主導議題設定,揭示「美國隊長」重返多邊主義時代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正展開了一系列井然有序的對外政策,戰略目標是為了維護美國國家利益,策略上是融合美國重返國際與各國利益,同時透過多邊場合來主導美國所關注的國際議題,揭示美國為首的多邊主義時代。

「七大工業國組織」(Group of Seven, G7)各國外長在英國進行連續三天的會議,這是G7歷經疫情肆虐後再度重逢,就目前國際政經形勢進行意見交換,同時也是為六月中即將舉辦的G7元首高峰會做暖身。

除了七大國外長共商的場面之外,這次更邀請了歐盟成員國、印度、澳洲、南非、南韓、東協會輪值主席國汶萊等外長代表與會,陣容壯大,顯見這些國家對於全球情勢發展的重視態度,而沒有意外的是,本次G7外長會議聚焦討論地緣政治問題。

關注地緣政治:美聯合G7進行議題設定

G7外長會議開幕前就有各種非正式外長會晤的安排,而且又以美國和日本、南韓、英國等國的會晤最受矚目,這一方面彰顯美國重返國際的氣勢之外,另一方面更是美國要主導G7的「議題設定」(Agenda Setting),而且要延續拜登上台後的對外路線,果不其然,中國、俄羅斯、伊朗、北韓、緬甸等成了這次G7關注焦點。

這些都是區域不穩定的主要來源,危及了全球民主、自由與人權的共同價值,G7成員國對此已取得一致性的認知。

最值得關注的是,拜登(Joe Biden)將G7納入了美國對外多元合作的範疇之一,猶如同心圓的民主同盟藍圖,從與盟邦夥伴的雙邊合作,逐步擴大至區域合作,進而形成「跨區域」(Cross-region)的聯合戰線。

可以說,拜登政府的全球戰略已日益清晰,所掌握的「外部制衡能力」(External Balancing)讓美國的外交策略更具彈性且能操之在己。這從四月下旬美國所舉辦的氣候峰會便可以窺知,氣候變遷固然是拜登關注的國際議題,但如何形塑主導議題的能耐,以及對準在下半年舉辦的聯合國氣候大會,凸顯拜登對外政策具系統性、延續性及可預期性。

AP_2112383445161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布林肯與英國外交大臣拉布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與G7各國外長及非成員外長的會晤中,特別提到美國並不是要去壓制那些被認為是威脅的國家,而是要維護國際運作的秩序,要求這些國家必須遵守國際規則;同時,英國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也同聲要求中國必須遵守承諾,顯然以美國為首的民主陣營要傳達反對任何一個國家破壞國際現狀的意志,尤其是武力脅迫、假訊息滲透等都將不被允許,反而希望能透過外交渠道來進行溝通。

也因此,布林肯強調這些有意破壞現狀的國家,必須能所作所為來證明自己不是挑戰國際規範的「修正型國家」(Revisionist State)。

對美國而言,有意挑戰全球秩序及崛起成為霸權的國家便是中國,因此,拜登政府一再對外表示「並非要與中國全面衝突」,但也不排除甚至歡迎「與中國競爭」。言下之意,美國希望中國的對外策略能有所改變,唯有改變對周邊地區的軍事威脅及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戰狼外交,那麼美中對立關係才有可能趨緩,同時也能降低國際社會的疑慮。

換言之,對於習近平一再宣示「永遠不稱霸」的說法,美國及其盟友的態度就是「聽其言,觀其行」,美國仍會持續制衡中國的底線,畢竟對中國能否履行承諾仍抱持著懷疑。

要求中國有所作為:軍事、人權及經貿

中國該怎麼做才會符合布林肯所謂「有所作為」的表現?有三個面向值得觀察。

首先,從美日之間自三月中旬二加二高層會晤到四月下旬的拜菅會,以及布林肯與日本外相茂木敏充的G7會前會,都一再表示「維持台海穩定及和平」的重要性;再對照近期《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將台海標為「地球上最危險地區」來看,中國不斷對台的軍事威嚇動作,就是美國及其盟邦所稱的試圖破壞國際基本規範。

只是,中國不可能放棄以武力改變東海及南海現狀的企圖,習近平面對內外部壓力劇增,為了鞏固自身連任政權的穩定性,以及中共統治的正當性,維持軍事威脅恐怕已是騎虎難下的狀態。

RTX6V90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其二,英國外交大臣拉布要求中國必須履行《中英聯合聲明》的承諾,拉布指的便是北京當局一再壓制香港的自由空間與人權發展,這也是美英外長會晤中明言指出對「民主、自由、人權」價值的共識。當然這並不是拉布首次對中國人權的批評,今年一月中旬,他便表示英國不應與侵犯人權的國家從事自由貿易,當時他就指出英國將考慮禁止中國新疆省強迫勞動所生產的商品進入企業供應鏈。

不過,中國一再對外宣稱這是「內政」不由得外國干涉,甚至還使出渾身解數來升高民族愛國意識來抗衡國際社會的譴責與抵制,再加上拜登近期批評習近平的「專制才是未來潮流」,在他走向無限期連任的政治不歸路,「內部制衡」(Internal Balancing)手段勢必強化,中國必然與西方民主價值相逆而行。

第三,「經貿不公平競爭」,美國自川普時期便展開與中國的經貿戰,就是要反制中國政府一再補貼國有企業進行市場壟斷及併購,以及侵犯智慧財產權及技術剽竊行為;此外,經貿衝突進一步升級到科技戰,這背後更有著國家安全及資訊安全的考量。

縱然在全球化的時代,已無法完全針對單一國家進行市場封鎖,但是,在中國一再透過經濟手段來滲透其他國家的政治發展,甚至侵害他國的民主制度,美國正在努力研擬一套與中國相異的全球供應鏈。不過,經貿議題仍是目前美國聯合盟邦夥伴抗衡中國的一大罩門,畢竟許多國家與中國仍有綿密的經貿利益,要完全斷捨離恐怕也不太容易,這從美韓之間的巧妙互動便可得知。

RTS2R87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持平而論,美國正展開了一系列井然有序的對外政策,當然戰略目標非常清楚是為了維護美國的國家利益,而策略上是融合美國重返國際與各國利益,同時也要透過多邊場合來主導美國所關注的國際議題,G7便是美國連結歐亞戰線的重要平台之一。

事實上,中國趁全球多邊權力真空之時,擴大全球治理能力,掌握弱勢國家的經濟命脈,進而淪為中國宰制全球事務的投票部隊;美國要搶回多邊主義的主導權與詮釋權,必然會持續以民主自由價值為名,吸引更多許理念相近、具有同樣價值觀、想要維護多邊機制的國家踴躍加入陣營。

可以預期的是,接下來六月中即將登場的G7元首高峰會,美國將要展現全球隊長的氣勢,揭示美國為首的多邊主義時代。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