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家的風骨:哈伯瑪斯拒絕領獎,拒絕認同獨裁政治

哲學家的風骨:哈伯瑪斯拒絕領獎,拒絕認同獨裁政治
哈伯瑪斯(Jürgen Haberma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哈伯瑪斯的聲明,暗示他學術立場,與當地政治環境格格不入。自由、民主、包容等的普世價值並不得認同,少數特權階級坐擁權力。如果他接受獎項,從象徵意義上,則是認同獨裁政治,淪為他人國際政治的嫁衣裳。

這個星期德國學術界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哲學家哈伯瑪斯(Jürgen Habermas)拒絕領「Sheikh Zayed」圖書獎的報道。

現年91歲的哈伯瑪斯,是德國法蘭克福學派(Frankfurter Schule)的代表人物,是當代重要的哲學家與社會學家,秉承18世紀以來的啟蒙精神,主張啟蒙運動是一項未完成的計劃,要繼續下去。他的學術影響力也不止於哲學與社會學。歷史、心理學、文學、經濟學等都見其足跡。他曾經在海德堡大學(Univeristät Heidelberg)、法蘭克福大學(Universität Frankfurt)、加州柏克萊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n Berkeley)等的高等學府任教。著作等身,前年以90歲的高齡還出版了兩大冊的巨著——《仍是一部哲學史》(Auch eine Geschichte der Philosophie),探討哲學史上一個老問題:信仰與知識(Glauben und Wissen)的共融。

幾年前,《香港01》訪問中大哲學系退休教授張燦輝,提到哈伯瑪斯在德國不是「一級的哲學家」,西方在海德格、沙特死後再沒有大師,再沒有開宗立派的學人。張教授之言如果成立,那麼他對何謂「一級哲學家」的定義實在嚴格得不必要。事實上,哈伯瑪斯的學術成就人所共知,也不限於德國內部。2015年,他獲頒美國克魯格獎(Kluge Prize),表揚他在人文學科的貢獻。如果這都算不上一級,那麼「一級哲學家」又何處尋?

AP_31579762590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哈伯瑪斯(Jürgen Habermas)。

撇開這些無必要的標籤。哈伯瑪斯身為公共知識分子秉承的風骨,在當今世代已經罕見。知行合一,不管是世界或在今天香港學界,已是鳳毛麟角。知識分子要知行合一,往往需要付出代價。對於哲學家,一般都期待他負擔起一點道德責任。不過,現實卻不必然是如此。哲學家不一定是道德高尚,以上提到海德格,哲學功力如何高深,最後也不過是一名納粹高徒。大時代裡,也不是每個知識分子可以把持原則。

哈伯瑪斯原本打算在今年5月尾,接受阿拉伯聯合酋長國(United Arab Emirates)在阿布達比(Abu Dhabi)頒發的「Sheikh Zayed」圖書獎,得獎者會獲得225,000歐羅的獎金,表揚學者在學術上的貢獻,該獎是當地最高的榮譽。不過,哈伯瑪斯思索過後,告知德國的《明鏡》(SPIEGEL)周刊:

我先前準備,在今年接受Sheikh Zayed圖書獎。這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因此想改正過來。

( Ich habe meine Bereitschaft erklärt, den diesjährigen Sheikh Zayed Book Award anzunehmen. Das war eine falsche Entscheidung, die ich hiermit korrigiere.)

哈伯瑪斯解釋,因為他不清楚頒獎的機構,與當地政治的現況。因此,接受這個獎項似乎不太合適。他說道:

這個獎項在阿布達比頒發,我對該機構與當地現存政治系統的密切聯繫,並沒有足夠的理解。在今天《明鏡》關於這個主題的文章結語道:「當心靈與權力角力,一般都是權力得勝。」短期而言,這是對的;不過長遠而言,我相信啟蒙力量的批判文字,只要它推廣到政治的公共層面上。對此,我的書能夠慷慨地被翻譯成阿拉伯文,已是足夠的明證。

哈伯瑪斯的聲明,暗示他學術立場,與當地政治環境格格不入。自由、民主、包容等的普世價值並不得認同,少數特權階級坐擁權力。如果他接受獎項,從象徵意義上,則是認同獨裁政治,淪為他人國際政治的嫁衣裳。那麼,他身為理性的啟蒙主義者的身分,便會受到質疑。Sheikh Zayed圖書獎發表聲明,遺憾哈伯瑪斯最後拒絕領取獎項,不過卻尊重他的個人決定,並且會繼續推廣支持包容、知識與創意的價值,溝通不同的文化。

iStock-175261577
Photo Credit: iStock

的確,心靈與權力的角力,很多時都是權力得勝。知識分子的墮落,很多時都是自甘墮落。現實中,知識分子即使不去找權力,權力都會自動找上他。不過,知識分子總要自覺與權力保持距離。做一個哲學家,但最後,仍然做回一個人。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