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工經濟大調查:吸引外送員加入平台的最主要因素是什麼?

零工經濟大調查:吸引外送員加入平台的最主要因素是什麼?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零工經濟產業中的外送者,就業圖像組成較為複雜,不同類型的工作者對於政策方案的需求也會有所不同,在討論、研擬零工經濟有關政策時,應該積極了解、納入零工經濟工作者的真實需求,才能讓政策討論與制定的過程更符合產業內部真實的需要。

零工經濟的快速增長是數位時代下的趨勢,企業以平台的角色而存在,媒合消費者與接案工作者,而非直接管理工作者或提供服務。這種經濟模式在我們的生活中越來越普及,從出門叫車、用餐叫外送到找代買跑腿,不少人都習慣打開手機App上平台尋求服務,成為叫車司機或美食外送員也成為許多人尋找兼職甚至全職工作時的首選。

隨著零工經濟的越發蓬勃,平台與接案工作者之間的關係,在全世界也得到越來越多的討論,究竟該如何認定兩者之間的關係?

在國內,有許多人認為應該要將外送員與平台的關係認定為「僱傭」才能保障外送員的權益,不過在2021年初義大利米蘭法院將美食外送員與外送平台的關係認定為「持續協調的合作者」(Continuous and Coordinated Collaborators),是一種介於在勞工與自營工作者的關係,其中的權益與責任也不盡相同,究竟何種關係才真正符合消費者和接案工作者對零工經濟的期待?

零工經濟工作者怎麼想?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回顧2020年11月初時的加州第22號提案(Prop.22)公投,在這次投票中,加州選民以58.6%支持對上41.4%反對、約200萬票落差,決定App接案的零工經濟者為獨立承攬工作者(Independent Contractors),而非僱傭的員工,顯示民眾對零工經濟的認知已無法以傳統勞僱關係的框架定義。

2020年3月31日至2020年4月7日創市際市場研究顧問針對外送平台品牌進行調查,有高達七成美食外送員為兼職,且自由彈性高報酬是外送員的優先考量。同年11月,台灣勞工陣線也針對平台外送人員從業的狀況進行問卷調查,在詢問到「您認為您與平台間的關係為何」,有60%的受訪者選擇承攬、19%選擇受雇、16%選擇夥伴,最後5%選擇其他。

類似的研究調查都可以發現,以零工經濟產業中的外送工作為例,工作者的就業圖像組成較為複雜,不同類型的工作者對於政策方案的需求也會有所不同,在討論、研擬零工經濟有關政策時,應該積極了解、納入零工經濟工作者的真實需求,才能讓政策討論與制定的過程更符合產業內部真實的需要。

為充分了解零工經濟工作者的就業圖像,協會及內部成員透過統計調查與質性訪談等不同方式,嘗試建構出零工經濟工作者對現況需求的理解與未來期待。

2021年3月1日美國商會出版的TOPICS工商雜誌,報導了零工經濟中從業人員的勞動議題,而該篇報導引述本會會員Uber Eats對於外送員調查,對零工經濟從業人員帶來嶄新的理解,為零工經濟帶來一線曙光。該份問卷共回收14,348份有效問卷,是台灣目前針對零工經濟調查中最具規模的調查。

圖片1
作者提供

外送從業者,普遍認為「自由彈性」為此份工作的最大優點

詢問外送員加入外送平台的主因素,「彈性與自由」為最多外送員選擇加入外送平台原因,高達93.5%,其次是「貼補收入」有66.5%,第三則是在透過App接單之餘,能夠擔負其他責任(照護、家務、就學等)有36.0%,顯示對於外送員來說,工作上的自由彈性是不可或缺的要素。

圖片3
作者提供

進一步調查外送員在工作型態上的偏好顯示,在時間運用方面,有多達96.2%的外送員希望可以彈性自主,自由決定何時接單;在案件選擇上,高達90.1%的外送員希望可以拒絕接單。此外,有83.6%的外送員希望可以彈性選擇工作範圍;81.2%的外送員希望收入是按件計酬制。整體來看,自由且充滿彈性的特性,是外送員普遍期待的工作方式。

而在勞工保險部分,調查顯示有 38.7% 的外送員認為政府沒有必要強制平台負擔勞保,61.3%的外送員認為有其必要,該項數據近一步分析顯示,部分外送員屬兼職,應已在原職務享有勞保或自行規劃商業保險。本會建議,在未來政策研擬時,應分析勞保成本對外送收入及平台營運的可能影響,並進一步參考美國 2020 年加州公投第 22 號法案,希望在維繫承攬自由彈性的同時,提升零工經濟夥伴的相關保障。

零工經濟的彈性,可以滿足數位時代多樣的勞動需求

由於外送工作的高自由與自主性,也讓零工經濟成為許多人在下班後或課餘兼職的好選擇,該份調查也顯示,不想從事其他全職正式工作佔59%,其中表示全職工作不符合本身生活型態或已有其他全職工作占72.4%,顯示傳統的就業形態,與目前大多的外送員需求其實並不相符。

圖片4
作者提供

從上述各點我們不難發現,外送工作的彈性自由是多數人選擇這份工作的原因,不同於傳統的勞僱工作的僵固是此類工作最大的優勢,以自身需求調整工作強度的特質,使外送工作能同時容納不同的客群,無論是因為不喜歡傳統工作型態又或者想要兼職補充收入,都能在這種新型態的經濟模式下被滿足。

此外,針對外送員的工作待遇問題,在此份調查中詢問外送員認為最重要的保障或福利項目,以收入居多,佔79.3%。在針對「道路安全/食品安全教育訓練」、「人身安全保險」、「機車維修或加油補助」、「防疫措施」等各項保障的調查中,也顯示多數外送員重視此類保障。

該份調查是Uber Eats以外送合作夥伴為調查對象,進行問卷的投放。該問卷蒐集於2020年10月30日至2020年11月4日間,共蒐集14,348份有效問卷。在外送合作夥伴的基本資訊上,性別方面以男性外送員為多,占8成以上,女性外送員則約2成,此外,半數以上的外送員年齡介在30-49歲間;地區分佈以六都為主,佔將近9成。

政府應正視零工經濟從業人員的需求,法規訂定應與時俱進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