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用《租借法案》拉了中華民國一把,也為雙方長達80年的合作拉開序幕

美國用《租借法案》拉了中華民國一把,也為雙方長達80年的合作拉開序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41年5月6日中華民國被納入《租借法案》(Lend-Lease Act)的適用範圍之內。美國取代蘇聯,成為中華民國對日作戰的主要援助國,也為雙方接下來長達80年的軍事合作關係拉開序幕。今天美台雙方的安全合作關係,基本上就是以此為起點。

2021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戰許多重大日子的80周年,不久前我們討論了1941年4月13日簽署的《日蘇中立條約》,為蘇聯援助中華民國抗日的歷史劃下句點。蘇聯撤出後,若沒有任何強權願意向中華民國伸出援手,蔣中正領導的重慶國民政府勢必將因為失去外援而走向覆滅。在這個緊要關頭,哪一個國家可以扮演這個拉中華民國一把的角色呢?

英國統治的緬甸與法國統治的越南,都是海外華僑與列強國家過去向中國輸入物資的重要通道,然而此刻英法兩國根本自身難保。除了面對德國空軍的無差別空襲之外,英國還要在北非戰場上因應德義兩軍的大規模地面攻勢。尤其隆美爾(Erwin Rommel)將軍的到任,更是給英國帶來空前的戰場壓力,不可能為了中華民國在亞洲發起另外一場戰爭。

法國此刻已經投降,並由一戰英雄貝當(Henri Philippe Pétain)主導成立了親納粹的維琪政府。維琪政府雖然抗拒來自德國與日本的壓力,持續維繫與重慶國民政府的外交關係,而不是承認親日的南京國民政府,但他們在中南半島的武力仍難以阻止日軍南進。伴隨著北越在1940年9月為日軍佔領,中華民國再也沒有辦法經由東南亞的法屬殖民地取得戰略物資。

就在這最危機的一刻,長期隔岸觀火的美國終於站了出來,於1941年5月6日宣告中華民國被納入《租借法案》(Lend-Lease Act)的適用範圍之內。美國終於取代了蘇聯,成為中華民國對日作戰的主要援助國,也為雙方接下來長達80年的軍事合作關係拉開序幕。沒有錯,今天美台雙方的安全合作關係,基本上就是以1941年5月6日為起點。

那麼《租借法案》是怎麼來的?把中華民國納入《租借法案》,給亞洲局勢帶來了什麼樣的變化?中華民國又是如何受益於《租借法案》?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租借法案》提供給中華民國的物資是「租借」來的,那麼繼承重慶國民政府法統的台灣歸還給了美國沒有?中國對於《租借法案》,抱持的又是什麼立場?

截圖_2021-05-05_下午8_55_00
Photo Credit: 許劍虹
民主國家的兵工廠可不好當,至少要有照片中的這些底子為基礎

何為租借法案

到底什麼是《租借法案》?即便我們不提中華民國,也不能否定掉《租借法案》在當代世界史上的意義。因為有了《租借法案》,美國正式擺脫了建國以來不干涉舊大陸事務的「孤立主義」(Isolationism),成為「民主國家的兵工廠」(Arsenal of Democracy)。換言之,《租借法案》代表的是美國成為自由世界領袖的開端。

雖然自詡為「民主國家的兵工廠」,可嚴格意義上來講《租借法案》的針對性十分強烈,並非所有接受美國援助的國家都是民主政體。蘇聯是實施共產主義的極權國家,英國是版圖涵蓋全球五大洲的殖民帝國,中華民國則還處於軍事強人蔣中正領導的訓政時期。就連美國本身,也尚未廢除區分白種人以及有色人種權力的種族隔離制度。

相反的,遭受蘇聯侵略而不得不靠攏納粹德國的北歐國家芬蘭,反而在各種意義上比絕大多數的同盟國更符合當今「民主國家」的標準。所以《租借法案》援助的對象從嚴格的定義上來看,應該是指一切抵抗德國、義大利、日本以及其他軸心國侵略的國家。性質就如同冷戰時代,美國援助一切反對共產主義的國家,而不在乎這些國家民主或者不民主一樣。

蔣中正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因為在二戰與冷戰期間都與美國站在同一陣營,從而也是除大英國協會員國之外,極少數在這個世界上不間斷接受美援的國家。不過《租借法案》在意義上,又與後來的美援有所不同,因為至少在名義上,《租借法案》物資是要歸還的。套一句羅斯福總統的話,這一切不過是「在你的鄰居家著火時借給他一個消防水管」。

一切由美國經由《租借法案》提供給盟國的物資,無論是戰機、戰車還是驅逐艦,通通都是要在軸心國被擊敗以後歸還的。這不是因為美國小氣,或者因為美國剛剛才走出經濟大蕭條陰霾,沒有辦法如戰後那麼大方所導致。羅斯福之所以名義上要求盟國歸還《租借法案》物資,更正確說來是為了應付國內孤立主義者的挑戰。

AP_41042307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美國第一委員會的支持者,聚集在曼哈頓中心門口

為什麼到1941年才通過?

受到「孤立主義」影響,美國沒能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加入由威爾遜總統提倡的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導致義大利法西斯主義、日本軍國主義以及德國納粹主義紛紛崛起,點燃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線。為了防止悲劇再度重演,羅斯福總統早從他上台開始就希望積極介入並撲滅由軸心國在歐亞大陸上引發的戰火。

不過美國內部的「孤立主義」依舊勢力強大,他們在一戰英雄Robert E. Wood准將與飛越大西洋的第一人林白(Charles Lindbergh)號召下,成立美國第一委員會(America First Committee),反對美國介入舊大陸的戰火。另外還有以福特汽車(Ford Motor Company)為代表的美國企業,也極度仰賴與德日兩國的經貿維生,他們在國會裡的影響力相當驚人。

美國第一委員會的部分成員,不只從現實利益角度出發反對美國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還在道義上同情軸心國。尤其是飛行英雄林白,他因為兒子遭德國移民綁架殺害,認為如果沒有協約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施加在德國身上的賠償壓力,就不會有德國人為了求生存到美國綁架他兒子的悲劇發生。因此反戰的政治聲浪,在30年代主宰了整個美國的政治生態。

國會從1935年開始,接連4次通過《中立法案》(Neutrality Acts),阻止美國向中華民國、捷克斯洛伐克、波蘭、法國與英國提供援助。議員們通過《中立法案》的理由,在於他們認為把戰略物資提供給被侵略方只是一種「以暴制暴」的行為,不只治標不治本,還會讓戰火更為擴大。只有鼓勵侵略方與被侵略方展開協商,才是促成和平的根本之道。

然而《中立法案》不只無法阻止日本的侵略步伐,還鼓勵希特勒出兵併吞了奧地利、捷克斯洛伐克、波蘭、丹麥、挪威、荷蘭、比利時與法國。羅斯福總統總算找到了正當性,1941年2月的蓋洛普民調顯示,有54%的美國公民支持向英國出借武器。如果是在不讓美國直接捲入戰爭的前提下,支持美國援助英國的民調還將拉高到69%。

截圖_2021-05-05_下午8_53_31
許劍虹提供
1941年3月13日的《中央日報》,顯示中華民國政府對《租借法案》的通過非常興奮

將中華民國納入《租借法案》

以69%的民調為基礎,《租借法案》先是1941年2月9日在眾議院以260比165的得票率獲得壓倒性通過,然後再於3月9日以59比30投票率獲得參議院支持。絕大多數支持《租借法案》的眾議員與參議員,都是與羅斯福總統同黨的民主黨人,反對《租借法案》則以共和黨保守派居多,與今日共和黨主戰,民主黨主和的認知完全相反。

起初《租借法案》的通過,目的只是為了向英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與南非等大英國協成員國提供援助,針對的還是以納粹德國為主。而且還有一個重大的原則,那就是以美國不參戰為前提。只是《租借法案》如同潘朵拉的盒子一般,一旦打開了就收不回去。想要參戰或者不要參戰,援助對象是否只涵蓋大英國協會員國,早就已經不是羅斯福總統能拍板定案了。

隨著日本南進的腳步越走越快,美國在菲律賓的殖民地遭受威脅,不可能單靠在東南亞兵力薄弱的英國阻止。更何況在「大東亞共榮圈」的口號下,日本扶持汪精衛成立以推翻西方殖民主義為目標的南京國民政府,對東南亞華人產生巨大的吸引力。為了防止中華民族主義的大旗為日軍所奪去,羅斯福總統在1941年5月6日宣告將重慶國民政府納入《租借法案》的範圍之內。

自此之後,中華民國正式成為了美國的「準軍事同盟」,從美國手中獲得包括技工、卡車、燃料以及道路修築設備等重要的人員與物資支援。美國在太平洋戰爭以前,對中華民國的支持以鞏固滇緬公路為主,因為滇緬公路在此時此刻已經成為重慶國民政府唯一的對外聯絡通道。雙邊的軍事合作,也如火如荼的進行中。

羅斯福宣佈將中華民國納入《租借法案》後不到一個月,駐菲律賓美國陸軍航空隊司令克勒克爾(Henry B. Clagett)便訪問了重慶,與蔣中正就中美兩國空軍達成共同對日作戰的初步共識。美國的首要目標是保住菲律賓,不過蔣中正對菲律賓的防衛持悲觀態度,建議克勒克爾在必要時將駐菲律賓的美軍航空武力轉移到中國以保存實力。

截圖_2021-05-05_下午8_52_31
Photo Credit: 國史館
美駐菲律賓航空司令克勒克爾訪問中華民國,與蔣中正商討對日作戰的文獻紀錄

《租借法案》帶來的改變

克勒克爾來到重慶,不只是與蔣中正討論中美空軍合作的相關事宜,還考察了當時的中華民國空軍。也是因為克勒克爾的建議,中華民國空軍得以從1941年11月起開始派遣空軍官校的學生前往美國受訓。今天美國空軍用來培訓國軍F-16飛行員的路克空軍基地(Luke Air Force Base)其歷史,也是從80年前就開始了。

美國對中華民國採取包裹式(Package)援助,派遣的當然不是只有克勒克爾的考察團。從7月3日起,由駐華武官馬格魯德(John Magruder)率領的美國駐華軍事代表團(American Military Mission to China)宣告成立,協助重慶國民政府管理《租借法案》物資,並推動中華民國陸軍的現代化改革,將國軍打造成足以牽制日軍的力量。

不過沒有一件事情,比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American Volunteer Group),即「飛虎隊」(Flying Tigers)在8月1日的成立更激勵國民政府抗日士氣。雖然志願隊為傭兵性質,卻也象徵這些表面上是老百姓的美國人正式參加了中國的抗日戰爭。美國與中華民國成為正式盟友,到了這個時候已經是時間上的問題。

看在支持蔣中正的中國人眼中,美國人此舉不只符合「民主國家兵工廠」的標準,而且還是人類正義的象徵。但是對於日本帝國而言,他們看待美國的態度恐怕如同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認為這是美國在干預東方人的「內部事務」。他們不會因為美國強化對中華民國的支援而停止侵略,而是更加的認定自己要代表全球有色人種爭取「正義」。

在美國(America)的領導下,英國(Britain)、中華民國(China)與荷蘭(Dutch)形成日本人口中的「ABCD包圍圈」,地位如同今日「五眼聯盟」一樣的「可惡」。日本受不了美國的「百般挑釁」,終於在1941年12月7日偷襲珍珠港,引發美國、英國以及中華民國對日本的正式宣戰。伴隨著太平洋戰爭爆發,中華民國正式成為了美國的盟友。

截圖_2021-05-05_下午8_51_15
Photo Credit: 陳鴻銓
沒有《租借法案》,就不會有中華民國空軍派人到路克基地受訓的傳統,圖為空軍官校第12期畢業的前空軍副總司令陳鴻銓將軍

《租借法案》的功與過?

關於美國對中華民國提供多少《租借法案》物資,還有《租借法案》給中華民國帶來多少幫助,過去在史學界一直存在著不少爭議。中共方面認為《租借法案》物資都給了國民政府,對此持絕對否定的立場。台灣方面則受到1949年《對華關係白皮書》(China White Papers)的影響,必須要設法降低《租借法案》的作用,以撇清自己輸給共產黨的責任。

以吳湘相和黎東方為代表的中華民國的學者,為了與美國學界裡的左派對抗,更是刻意貶低《租借法案》的作用。在那個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轉而擁抱中共的時代,台灣知識份子以否定美國援助中國的歷史來發洩自己的民族情緒,對筆者而言絕對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如今中美斷交已經過了整整42個年頭,很多事情我們還是從歷史的真相中尋找答案。

吳湘相和黎東方等學者,乃至於陳君天執導的紀錄片《一寸河山一寸血》講的都沒有錯,中華民國政府在戰時得到的美援物資是同盟國當中最少的。1941年中國實際獲得的《租借法案》援助金額為2600萬美元,僅達年度美國對外租借總額的1.7%。1942年的援助比例為1.5%,1943年與1944年都保持在0.4%的水準,直到1945年才提升到11.07億美元,為8%。

確實中華民國領取到的物資,遠不如英國與蘇聯,所以國民政府的抗議是有道理的。然而中國之所以領取到如此少的物資,並不是因為美國歧視中國或者否定中國抗戰,而是因為納粹德國真的是比日本帝國還要危險的敵人。假若盟國不優先以剷除納粹德國為目標,歐洲戰場的失陷可能會導致亞太戰場全盤皆輸的局面。

就以美國為重慶國民政府打造的駝峰航線為例,從空中運往中國的物資還是必須要先經由大西洋、非洲或者中東送往印度集中。如果讓納粹德國在歐洲壯大,進而控制住整個大西洋,無法得到物資的國軍又要如何支撐下去?雖然「歐洲第一」戰略的結果,確實幫助蘇聯在歐亞大陸壯大,但是回歸到40年代的時代背景,具有全球視野的讀者想必能瞭解此乃不得已而為之的戰略佈局。

截圖_2021-05-05_下午8_50_14
Photo Credit: 許劍虹
抗戰時美國承認的中國只有中華民國,如今兩岸存在兩個中國政權,讓償還《租借法案》債務成為了不可能的任務

中華民國歸還了《租借法案》嗎?

整體而言,《租借法案》對重慶國民政府的抗戰還是有極大功勞,其金額不只高出了蘇聯在抗戰爆發初期提供給中華民國的五倍之多,還在政治、軍事以及經濟各層面上提高了大後方居民抵抗到底的決心。如果沒有美國的參戰與物資援助,想必即便蔣中正不放棄抵抗,他也只能如戴高樂般到印度成立流亡政府,因為多數中國人將轉而支持南京國民政府。

若沒有美國幫助,中華民國不可能成為世界四強。無論美國背後的動機,是不是為了抵抗蘇聯和牽制英國,都讓生活在百年國恥中的中國人有了揚眉吐氣的機會。就算是1971年以後進入聯合國,取代中華民國席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沒有辦法否認美國在其中的功勞,兩岸稱得上是共同享受了《租借法案》帶來的附加效益。

那麼中華民國或者自稱在法統上繼承中華民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沒有把《租借法案》的物資金額歸還給美國呢?根據《中國時報》1989年2月28日的報導,美國政府還真的曾經向台灣方面提出過歸還《租借法案》的要求。《中國時報》指出,老布希(George H. W. Bush)政府的財政部向中華民國政府尋求歸還《租借法案》貸款,目的是解決當年美國的財務赤字。

然而1989年的美國政府,已經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長達10年以上,向台灣要求大陸時期的《租借法案》確實還是有法理上的問題存在。而中華人民共和國雖然試圖奪走中華民國的抗戰話語權,卻不願意承擔重慶國民政府為了抗戰所遺留下來的歷史債務,所以整個案子最終不了了之,美國沒有從兩岸任何一個中國政權手中索回《租借法案》款項。

事實上,筆者也認為這個問題直到兩岸爭議解除,出現一個世人公認的中國政府以前,是沒有可能解決的。考量到戰時的國民政府,也如同英國般提供轟炸日本本土的機場給美軍B-29使用,還負責所有駐華美軍的食宿,所以是否一定要把債務算那麼明白,其實還是有值得討論之處。畢竟過去80年來,沒有哪一個國家如中華民國般,如此忠誠的對待美國。

截圖_2021-05-05_下午8_48_56
Photo Credit: 許劍虹
今天中華民國空軍前往路克受訓,始於中華民國被納入《租借法案》的歷史,台灣應當飲水思源,才能將美台軍事安全合作延續下去

《租借法案》的時代意義

最後我們要討論《租借法案》的時代意義,從美國與中華民國直到今天仍維持軍事合作關係,且中華人民共和國拒絕承擔債務的角度來看,台灣顯然比中國更傳承了這段中美戰時軍事合作的歷史。尤其直到今天,中華民國空軍還在路克空軍基地受訓這點來看,台灣更是沒有理由不紀念《租借法案》80周年。

《租借法案》其實與台灣主權也非毫無關係,因為蔣中正早在1940年9月5日,就試圖仿效邱吉爾以基地換美國援助的方式,同意戰後以把台灣還有海南島出租給美國99年為條件換取美國援助中國。所以台灣雖然在戰後由中華民國接收,實際上還是屬於美國的勢力範圍。以中華民國體制維持不統,不獨以及不武的現狀,早在80年前就埋下伏筆。

畢竟對於身為基督徒,本身反對共產主義的蔣中正而言,《租借法案》讓他得以徹底擺脫日本、德國以及蘇聯的影響,成為自由世界的一員。從軍事角度出發,則意味中華民國成為美國軍工複合體(Military Industrial Complex)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今天台灣精英無論藍綠都親近美國的政治格局,也是早在1941年5月6日就已經決定了。

以民進黨為代表的獨派,否定中華民國的一切,認為1945年10月25日的台灣光復只是中華民國體制對台灣的再殖民。就如同筆者前面講的,美國並不總是以民主與否決定支持哪一個國家或者政權,所以台灣人在戒嚴時代遭遇到的種種威權統治,少不了《租借法案》帶來的責任。不過換一個角度想,若沒有中華民國把美國的影響力帶來台灣,今天民進黨政府是否又有「抗中保台」的資本?

反過來,現在許多深藍民眾把兩岸分裂的責任通通往美國身上推,認為台灣一切與美國的軍事合作都只是「花大錢買人家不要的破銅爛鐵」或者「當人家看門狗還要自己買骨頭」。然而深藍的「神主牌」蔣中正,卻在尚未得到《租借法案》承諾的情況下,就主動提出讓美國駐軍台灣99年的條件,其親美的程度恐怕就連蔡英文總統都望塵莫及。

80年前通過的《租借法案》,將深藍與深綠支持者面對中華民國時的矛盾毫無保留的展現在我們面前,光是這點筆者就認為我們該好好紀念這個日子了。

延伸閱讀

《日蘇中立條約》80周年:讓蘇聯在二戰中確保東部安全,得以集中火力席捲東歐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