虧欠五個世紀的道歉:墨西哥總統向馬雅原住民正式致歉,時機卻引人非議

虧欠五個世紀的道歉:墨西哥總統向馬雅原住民正式致歉,時機卻引人非議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墨西哥總統羅培茲出席金塔納羅奧州的紀念儀式時,向馬雅原住民過去五個世紀以來(從被西班牙人征服開始算起)遭受的壓迫正式致歉。

編譯:王國仲

5月3日,墨西哥總統羅培茲(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出席金塔納羅奧州(Quintana Roo)的紀念儀式時,向馬雅原住民過去五個世紀以來(從被西班牙人征服開始算起)遭受的壓迫正式致歉。

致歉內容具重要歷史意義,時機引人非議

本活動是「階級戰爭」(Caste War,馬雅人於1847-1901年起義反抗統治階級的白人後裔,共造成約25萬人死亡)終戰120年紀念儀式,同時也是1519-1521西班牙殖民500周年、1821年墨西哥獨立200周年一系列的紀念活動之一。

羅培茲表示:「無論來自個人、政府或外來政權——長達三世紀的殖民統治,加上墨西哥獨立後的200年——我們向馬雅人遭受的可怕虐待,致上最誠摯的歉意。」

墨西哥內政部長桑傑士(Olga Sanchez)也表示:「我們向墨西哥的馬雅人民致歉,並以墨西哥政府身分請求原諒。他們在歷史上遭受錯誤對待,至今仍是遭到歧視的受害者。」

羅培茲政府的正式致歉,其實並不讓人訝異。他從家鄉塔巴斯科州(Tabasco)崛起參政時,其為原住民權利喉舌的形象就已廣為人知。

當然,這無損內容代表的重大歷史意義。對長期努力耕耘、試圖讓大眾認知馬雅人在西班牙殖民、墨西哥統治下,近乎遭到抹消的文化與習俗的馬雅領袖來說,這不啻是一項重要里程碑。

不過,發表道歉的時間點值得討論——距離眾議院選舉只剩下一個月;羅培茲亦試圖持續推動行經多個馬雅文明遺址與渡假區、屬於其重要政見一環,卻遭當地社群強烈反對的馬雅鐵路(Tren Maya)計畫。紀念儀式當下也能看見反對興建鐵路者的抗議身影,他們認為此舉不僅破壞生態環境,且對原住民社群造成傷害。

馬雅文化帶來豐富觀光財,墨西哥馬雅人卻多數活在貧窮線下

1974年起,墨西哥藉「馬雅」主題成立許多渡假村、景點,大賺觀光財——坎昆(Cancún)州南部海岸是著名度假勝地,又名「馬雅里維耶拉(Riviera Maya)」;海景公園中也常見「馬雅」相關元素,馬雅人本身卻被拒於富裕之門外,甚至多數過著貧窮線以下的生活。他們多數靠小規模農作維生,或在渡假村與觀光景點擔任工人或清潔工。

馬雅行動家坎奴(Alfaro Yam Canul)接受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訪問時表示:「我們知道自己有著輝煌歷史,甚至被塑造成樣板、藉馬雅之名賺進豐厚利潤,但這些資金從未回饋到我們的社區。」

坎奴表示,錫安卡恩(Sian Ka'an),一片占地53萬公頃,有著紅樹林、濕地與潟湖的生態保護區,「在沒有知會或諮詢我們的情況下,被政府用卑劣的手段偷走」,並呼籲將其觀光經營權還給馬雅人。

目前錫安卡恩保護區僅開放少數遊客進行一日旅遊,沒有居住設施。專家表示紅樹林與潟湖生態非常脆弱,任何進一步漁獵或觀光行為都可能對其造成衝擊。

坎奴希望總統能修改保護區的相關法規,讓馬雅人在此成立生態旅遊社群。「我們不用蓋大房子,所有旅遊基礎建設都設在馬雅首都費利佩卡里略波多(Felipe Carrillo Puerto,1850年由馬雅人建立。當時稱為Chan Santa Cruz,意指神聖小十字架,因為是階級戰爭時的中心地帶,因此被馬雅人視作首都)就好。」

RTR3BOZ0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種族屠殺、基本權益缺乏,瓜地馬拉馬雅人同面臨歷史困境

作為墨西哥的鄰居,且近半族群為馬雅人,瓜地馬拉總統賈馬太(Alejandro Giammattei)也出席這場紀念活動。

他認為馬雅人至今仍面臨苦難、遭受忽視:「做為區域共同體,我們成功對抗奴隸制度、內戰,與群眾間的公開衝突。不過,以史為鏡,我們可以分析、並發現時至今日,人命仍不斷逝去。罪魁禍首是組織性犯罪、營養不良,人們對夢想和機會追尋徒勞無功。」

如賈馬太所言,瓜地馬拉的馬雅人經歷了沉痛的歷史迫害。從1960到1996年間的瓜地馬拉內戰造成約20萬人死亡、上百萬人流離失所,且有至少10萬名女性遭到強暴。被害者中,馬雅貧民佔大多數。

當時,馬雅人被視為支持反政府左派組織的反叛者。在前總統蒙特(Efraín Ríos Montt)任內,更實施恐怖統治,甚至放任軍隊犯下種族屠殺等惡行,試圖將馬雅人與其文化完全滅絕(蒙特於2013年遭瓜國法院以族群滅絕和反人類罪定罪,判刑80年,後死於心臟病發)。

由於內戰,許多基礎設施遭到破壞,加上生命財產屢受威脅,1970年代開始,許多馬雅人選擇移民至其他國家,包括墨西哥與美國。不過,由於當時的冷戰氛圍,美國更傾向於為共產主義國家人民提供庇護,因此瓜地馬拉馬雅人較難在美國取得居留權。

在內戰結束超過20年後的今日,改變仍來得緩慢。舉例而言,瓜地馬拉政府直至2003年才修改法律,明定國家需以不同原住民語言提供健康、教育、社會正義與安全等基本服務。馬雅律師組織(The Association of Mayan Lawyers)便指出:「(瓜地馬拉)仍是一個單一文化主義的國家,歷史上屢見剝奪其他文化權益的紀錄。」

如今,瓜地馬拉約有53%的貧窮人口,而在這之中有近74%是馬雅人。除了社會地位低落外,馬雅人(包括其他少數原生族群)更缺乏政治參與,與在官方部門中的代表性。許多馬雅人也認為政府沒有把他們視為「具獨特性的人民」。

縱使雙方政府高層展現重視與關注態度,綜觀墨西哥與瓜地馬拉馬雅人困境,距離他們作為該國公民、獲得合理且公正待遇,似乎還有一段不短的路要走。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