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接受行政院的「三接外推」,護礁環團提出過哪些替代方案?

不接受行政院的「三接外推」,護礁環團提出過哪些替代方案?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藻礁議題中,行政院宣布三接觀塘港外推455公尺方案,藻礁公投聯盟卻不認同,認為政府仍沒有好好考慮三接遷離的可能性。究竟三接可以遷到哪裡?分別對能源轉型產生哪些衝擊?光靠節能與綠電能夠補足用電缺口嗎?讓我們仔細看看各方討論的替代方案。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孫文臨報導

距離8月28日公投只剩四個月,為避免「保護藻礁」與「增氣減煤」成為零和遊戲,許多專家學者試圖透過各種方案的想像,希望找出雙贏的替代方案。行政院3日宣布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三接)觀塘港外推455公尺方案,藻礁公投聯盟卻不認同,認為政府沒有好好考慮三接遷離的可能性,以及對空污、供電影響的詳細評估,也未考量如浮動式接收站(FSRU)等過渡方案。

究竟三接可以遷到哪裡?分別對能源轉型產生哪些衝擊?光靠節能與綠電能夠補足用電缺口嗎?或許可從各方討論的替代方案略窺一二。

詹順貴提三接原址外推替代方案
行政院同意外推455公尺

原先的觀塘工業港區,離岸約740公尺、水深約15米,依照中油規劃需浚挖至20米深,才能確保天然氣(LNG)船的行駛安全,這也是保育團體擔憂,浚深將衝擊海底藻礁生態系的主因。

前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拋出「三接原址往外推」的方案,他建議工業港可外推至水深22~25米處,減少浚深。依照等深線,工業港約需外推至1~1.5公里。

這項建議也是經濟部唯一善意回應的替代方案,行政院3日宣布的也是採外推方式,將觀塘工業港外推455公尺,至離岸1.2公里處,可採不浚挖、不填地的方式開發,但將延遲2年半供氣。

51154906011_64edd16426_o
行政院3日公布最新方案: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觀塘港外推455公尺 | 行政院提供

不過,遷到離岸1.2公里還不夠,珍愛藻礁公投主文即要求「第三天然氣接受站(三接)需遷離大潭海岸及離岸5公里內之海域。」珍愛藻礁聯盟也多次強調外推並不是可接受的替代方案,要求政府應評估「符合公投主文」的「遷離」替代方案。

【遷離替代方案1】三接遷台北港
經濟部:至少延遲11年

那麼於三接可以遷到哪裡?中油2018年曾將台北港列為選項之一。前環評委員鄭明修更投稿《大自然年刊》指出,台北港已在進行填海造地,港區土地仍有空間,可避免破壞大潭藻礁的自然海域,且台北港海象氣候較佳,較能兼顧北部穩定供氣的需求。

對此,經濟部次長曾文生表示,新北市政府於2017年與2018年兩度來函,表達民意反對於台北港設立接收站。且三接遷址台北港,需要重新進行可行性研究、水工模擬、操航模擬、環評等前置作業,約需3年才能取得開發許可;圍堤造地及建造碼頭及防坡堤工程約需4年;興建儲槽、氣化設施,拉管線到大潭電廠等又需4年,整體時程至少較原方案延後11年,無法趕上大潭電廠三部新建燃氣機組2023年的啟用時間。

【遷離替代方案2】三接遷林口港
中油評估:恐延遲13年

除台北港,台電林口電廠旁的卸煤碼頭(林口港)也被視為替代方案之一。

51155759099_b020d7ec67_o
經濟部次長曾文生表示,三接遷址台北港需11年、遷至林口港需11+N年 | 三接與藻礁保育、能源轉型關係〈對焦會議〉簡報

相較於台北港,林口港距離大潭電廠較近,一旁又有長生電廠的天然氣管線可使用。

然而,曾文生表示,遷址林口港與台北一樣,評估與興建的時程至少需要延後11年。

此外,曾文生指出,由於林口港位於飛機航道正下面,須再進行飛安審查,且林口港為卸煤碼頭,不屬於商港及工業港,在法源上需要重新確認港口地位,依照台電評估合計需延遲13年的時間。再者,新北市政府是否同意也是問題之一。

【遷離替代方案3】麥寮港、台中港供氣
經濟部:無法替代三接

至於外傳可用中部的台中港、麥寮港,甚至是基隆協和電廠作為天然氣接收站,供氣大潭電廠。經濟部則反駁,三者皆非三接替代方案,若由麥寮供氣至大潭,需180公里的天然氣管線,緩不濟急;台中港接收站也須供氣給台中電廠的新建燃氣機組,北部還是沒有穩定的天然氣供應來源。協和電廠則仍在環評,也趕不上大潭電廠新增燃氣機組上線。

事實上,目前台灣僅有高雄永安與台中兩處天然氣接收站,2020年台灣天然氣用量已達1775萬噸,天然氣接收站負載率已達108%,供氣風險升高。配合增氣減煤的能源轉型路徑,規劃中的台中港擴建及協和電廠第四接收站,都是為了就近供氣給台中電廠、協和電廠的燃氣機組,以穩定北、中、南天然氣供應,降低「斷氣」風險。

麥寮接收站的討論,同樣是為了讓六輕的汽電共生改為天然氣發電機組時,能有穩定的天然氣源。

【遷離替代方案4】原址改浮動式接收站(FSRU)
經濟部:需蓋防波堤

遷址台北港、林口港都需要延後至少11年的時間。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就認為,延宕的過程中可設置「浮動式天然氣接收站(FSRU)」作為過渡方案。他推估,若不需興建防波堤,無論FSRU碼頭設置在觀塘港、林口港或台北港,皆僅需約2年,並以水平導向鑽掘工法(HDD)鋪設海管至大潭電廠供氣,保護藻礁兼顧穩定供氣。

不過,曾文生則表示,2020年有評估過FSRU的替代方案,但由於海象限制,在台灣中北部設置FSRU都需要興建防坡堤,否則FSRU操作時會面臨不可預期的安全風險,「或許我比較保守,因為必須確定做得到才能做,在操船模擬上就是需要興建防坡堤。」

51155205393_4763e44332_o
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認為,三接遷址過程,可以浮動式接收站做為過渡的供氣方式 | 三接與藻礁保育、能源轉型關係〈對焦會議〉簡報

【三接若延期】減煤延後,空污與碳排須以其他方式減量

「增氣」是為了以天然氣發電取代燃煤發電。根據能源局推估,我國2025年全國需電量約為3029億度,備用總容量為4848.4 萬瓩,而能源轉型目標是要在2025年達到天然氣50%、燃煤30%及再生能源20%的配比。

對此,曾文生表示,若三接未如期完工,可能影響大潭電廠8、9號天然氣機組不能如期上線,無法增加每年天然氣發電約137億度,就無法減少137億度的燃煤發電,若以每1億度電須4萬噸燃煤換算,約等於無法減煤500萬噸。

換句話說,三接延宕,將影響「減煤增氣」時程,短期內無法改善燃煤機組的空污及碳排,可能必須透過發電廠以外的車輛運輸及工廠排放(移動污染源、固定污染源)來加強管制,達到減少空污與碳排,或是民眾需要承擔空污暫時無法改善的後果。

【三接若延期】節能、綠電行不行?須推動達100億度方能補足

能不能透過抑制用電等方式,達到同樣的減煤成效?

環境規劃協會理事長趙家緯分析,若三接未能如期供氣,可能會減少100億度的天然氣發電,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就是增加100億度的燃煤發電。他認為,若綠能再增加50億度、節電達50億度,同樣可達減煤成果。

51155759124_4523680ce0_o
環境規劃協會理事長趙家緯分析,2025年若無三接,需用節能與綠能補足減煤的電力缺口 | 三接與藻礁保育、能源轉型關係〈對焦會議〉簡報

問題是,目前國內推動再生能源的狀況並不理想,原定2020年太陽光電應達6.5GW的目標,截至2021年5月仍未達標,離岸風電也僅有一座128MW的風場商轉,2025年能否達成20%的目標仍有待努力。

節電方面同樣艱鉅,台灣用電量在2020年再創新高,且受景氣熱絡影響,2021年用電量更一路攀升,政府若無提出強硬政策,2025年要節電50億度相當困難。

曾文生直言,大潭電廠8、9號機組若未如期上線,將影響約6%的備用容量,未能達法定備用容量率15%的目標,短期或可透過盡力調度來維持尖峰的穩定供電,但萬一遇到機組故障、系統異常等事故,將會增加供電不穩定的風險,三接仍有其必要性。

51154972921_a2d079e436_o
經濟部次長曾文生表示,若三接未如期上線將影響備用容量率,增加供電風險 | 三接與藻礁保育、能源轉型關係〈對焦會議〉簡報

重啟核四當替代方案?珍愛藻礁聯盟、執政者齊反對

此外,今年8月28日公投日,除了珍愛藻礁公投,「重啟核四」公投也將登場。重啟核四公投領銜人黃士修在各種場合多次強調,重啟核四可同時達到珍愛藻礁、減少燃煤發電的兩項目標。

不過,總統蔡英文與行政院長蘇貞昌都強調,不可能重啟核四,且核廢料問題始終無法解決。台電也說,重啟核四困難重重且曠日廢時,無法成為替代方案。就連珍愛藻礁公投領銜人潘忠政都嚴正強調堅定反核,公投目標是「非核、減煤、救藻礁」。

本文經環境資訊中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