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殺手的告白》:越戰情況不樂觀,升高美國誘使印尼脫離共產黨的決心

《經濟殺手的告白》:越戰情況不樂觀,升高美國誘使印尼脫離共產黨的決心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九六九年夏天,尼克森總統開始一連串的撤軍行動,美國戰略轉向全球化的角度,策略焦點在於防止骨牌效應,避免各國一一落入共產黨統治。有幾個國家被列為重點,印尼便是其中關鍵。

文:約翰・柏金斯(John Perkins)

經濟殺手的一課

我除了要了解這個陌生的行業,還得花時間閱讀與印尼相關的書籍。

「你愈是了解行將前往的國家,工作就會愈順利。」克勞汀這麼建議。我將她的話牢記在心。

一四九二年哥倫布出海航行,原本是為了尋找當年號稱「香料群島」的印尼。印尼在殖民時期一向被視為瑰寶,遠比美洲來得有價值。爪哇有華麗的布匹、聞名遐邇的香料和豐饒的沃土,一直是兵家必爭之地。來自西班牙、荷蘭、葡萄牙和英國的冒險家,競相爭奪這塊土地。荷蘭在一七五○年脫穎而出,成為最後的勝利者,雖然控制了爪哇,卻花了超過一百五十年的時間陸續征服其他島嶼。

二次大戰期間日本入侵印尼,荷蘭勢力幾乎毫無抵抗,因而造成印尼慘痛的苦難,特別是爪哇百姓。日本投降之後,深具魅力的領袖蘇卡諾(Sukarno)上台,宣布獨立。歷時四年的戰亂終於在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結束,荷蘭降下國旗,將主權交還三百多年來掙扎求生的百姓。蘇卡諾成了新共和政權的第一位總統。

然而,統治印尼遠比擊敗荷蘭更具挑戰。一萬七千五百多個島嶼孕育出多元的文化、語言和方言,部落意識強烈,種族之間的宿怨由來已久。激烈的衝突經常發生,蘇卡諾執行嚴厲鎮壓。他在一九六○年解散國會,並於一九六三年自命為終身總統。他與各國共產政府結盟,以交換軍事設備和訓練。他派遣由蘇聯武裝的印尼部隊入侵鄰國馬來西亞,藉此在東南亞擴展共產勢力,博得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領袖的認同。

反對勢力累增,一九六五年發動了政變。蘇卡諾靠著情婦的機智,幸運地躲過暗殺。然而,他的許多高級軍事將領和親信就沒有如此幸運。整起事件令人聯想到一九五三年的伊朗政變。最後,政變歸責於共產黨,特別是親中國的派系。繼之,由軍隊主導的大屠殺造成約三十至五十萬人民慘死。軍事領袖蘇哈托將軍(General Suharto)在一九六八年奪得政權,當上總統。

到了一九七一年,美國決定誘使印尼脫離共產黨的決心昇高,因為越戰的情勢愈來愈不穩定。一九六九年夏天,尼克森總統開始一連串的撤軍行動,美國戰略轉向全球化的角度,策略焦點在於防止骨牌效應,避免各國一一落入共產黨統治。有幾個國家被列為重點,印尼便是其中關鍵。MAIN的電氣化計畫便是此綜合性計畫的一部分,確保美國在東南亞的主導優勢。

美國外交策略的前提是,蘇哈托會和伊朗國王一樣效忠華府。美國希望印尼可以成為東南亞地區其他國家仿效的模式。華府的策略也假設,在印尼取得勝利可以引起伊斯蘭世界的正面響應,特別是具爆炸性的中東。如果這些還不足以構成動機,印尼還有石油。雖然沒有人能確定蘊藏量和品質如何,石油公司的地震學家卻對印尼的潛力興奮不已。

隨著我在波士頓圖書館的鑽研,興奮之情與日俱增,我開始想像未來的冒險之旅。相較於和平工作團的艱難困苦,替MAIN工作的確能換得更豪華、更吸引人的生活方式。和克勞汀在一起的時光,已經是我諸多幻想之一的實現。一切似乎太過美好,讓人不敢相信。我覺得至少讓我在和尚學校服刑的挫折扳回一城。

生活中的其他事情也起了變化:安和我的相處出了狀況。我們爭吵不休。她抱怨我變了,我不再是她當初嫁的那個男人,也不是和她在和平工作團共度那些年的那個人。現在回過頭來看,她當時一定察覺到我正逐漸走向兩面的生活。

我將此歸咎到安身上,怪她當初不該逼我結婚,造成我對她的忿恨,才會導致這必然的結果。我根本不念當初我們在厄瓜多所經歷的挑戰中,她曾一路照顧、支持我;我當時依然將她視為我對父母屈從的行為模式的延續。

現在,我敢肯定安在某種程度上知道我有了另外一個女人。總之,我們決定分居,搬進不同的公寓。

一九七一年某天,就在我前往印尼的前一星期,我到了克勞汀的住處,發現小餐桌上擺著形形色色的起司和麵包,還有一瓶上好的薄酒萊新酒。她舉杯向我祝賀。

「你成功了!」她微笑著,然而不知怎地,笑容中似乎少了真誠。「你現在正式成為我們的一員了。」

我們隨意聊了半個鐘頭左右,就在美酒將盡的時刻,她露出一個我從來沒見過的表情。

「不可以向任何人承認我們的會見。」她的語調轉為強硬:「只要你透露半點訊息,我都不會原諒你,我絕對會否認曾經和你見過面。」她怒目瞪視著我,或許那是我唯一一次感到被她威脅,隨後,她發出一聲冷笑。「把我們的事情洩露,會讓你的生活陷入危險。」

我心中一驚,突然感到恐怖。

然而,隨後在我獨自走回保德信中心的路上,我不得不承認這手法之高妙。實際上,我們在一起的所有時間,全都待在她的公寓裡。我們兩人的關係完全不著痕跡,沒有任何MAIN的人員涉入。

我心裡有一部分反而感謝她的誠實:她並沒有像我父母對我矇騙堤爾頓和明德大學一樣欺騙我。

相關書摘 ▶《經濟殺手的告白》:要不是有個副總統爸爸,小布希才沒有資格當石油公司董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經濟殺手的告白(全新暢銷增訂新版)》,時報文化出版

作者:約翰・柏金斯(John Perkins)
譯者:戴綺薇、黃亦安

  • momo網路書店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成人商品、實體商品、限定商品不包含在內,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必讀經典!在台累銷超過三萬冊,全新增修版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