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殺手的告白》:要不是有個副總統爸爸,小布希才沒有資格當石油公司董事

《經濟殺手的告白》:要不是有個副總統爸爸,小布希才沒有資格當石油公司董事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浮華世界》報導:「小布希坐穩董事職位之後,奇妙的事情便逐一在哈肯能源展開——新投資案、意想不到的資金來源、出乎意料的探勘權。」

文:約翰・柏金斯(John Perkins)

我的能源公司、安隆、小布希

杜里荷去世時,我已經有好幾個月沒見到寶拉了。我和另外幾個女子約會,其中一位是溫妮芙瑞(Winifred Grant),我在MAIN認識她,是一位年輕的環境設計師,父親正好是貝泰的總建築師。寶拉正和一位哥倫比亞記者交往,但我們還是朋友。

專家證人的工作讓我很掙扎,特別是替希布魯克核能發電廠辯護的案子。我經常覺得好像又出賣了自己,重新扮演昔日的角色,就只為了錢。

這段時間,溫妮芙瑞對我的幫助真是太大了。她公開承認自己是一位環保主義者,不過也了解持續增加電力供應的必要。她成長於舊金山東灣的柏克萊,畢業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是個自由派的思想者,人生觀和我父母及安的清教徒思想截然不同。

我們的關係穩定發展。溫妮芙瑞向MAIN申請留職停薪,和我一起駕著船,悠閒地沿著大西洋岸駛往佛羅里達州,途中經常停靠不同碼頭,好讓我飛去出庭作證。

最後,我們抵達佛羅里達的西棕櫚海灘,租了一間公寓。我們結了婚,女兒潔西卡在一九八二年五月十七日出生。我當時三十六歲,和一同參加拉梅茲生產訓練課程的男士相比,算是比較老的了。

希布魯克這件案子的部分工作內容,是去說服新罕布夏公共建設委員會,核能發電是該州最好也最經濟的發電方式。諷刺的是,我愈深入研究這個議題,愈發懷疑自己辯詞的真實性。當時的文獻資料日新月異,顯示出這方面的研究正在蓬勃發展。更多證據顯示,還有很多不同形式的能源不但比核能優越,經濟效益也更好。

核能發電比較安全的舊理論,逐漸不再有人提起。許多嚴肅的問題一一被提出,包括備用系統是否健全、操作人員的訓練、人類容易犯錯的天性、設備疲乏、核廢料不當處理等等。對於客戶期望我(而我也收了錢)在法庭宣誓下所從事的職務,我愈發感到不安。我也開始相信,有些生產能源的新技術的確對環境有所助益,特別是一些利用廢物再生的能源技術。

於是,有一天,我告知新罕布夏公共事業服務公司的老闆,我不能再幫他們出庭作證了。我放棄這份優渥的工作,決定自己開公司,推動一些最新的科技理論付諸實現。儘管投資必須承擔風險,而且此時是溫妮芙瑞第一次自組家庭,她依然全力支持我。

就在一九八二年潔西卡出生之後的幾個月,我成立了獨立電力系統公司(Independent Power Systems,IPS),公司使命乃發展有利於環境的發電廠,建立可供其他公司參考並效法的發電模式。這是一項高風險的行業,許多同業到最後都相繼倒閉。然而,許多「巧合」幫了我一把。事實上,我十分確信有貴人多次相助,可能是為了回報我過去提供的服務,並獎勵我信守保持緘默的承諾。

詹柏帝接受泛美開發銀行的高階職位。他同意在IPS董事會擔任一職,並以財務來支持這家剛剛起步的公司。

我們得到很多公司支持,有信孚銀行(Bankers Trust)、ESI能源公司(ESI Energy)、保德信保險公司(Prudential Insurance Company)、查德本與派克律師事務所(Chadbourne and Parke,華爾街一間主要的律師事務所,前美國參議員、總統候選人及前國務卿艾德・慕斯基〔Ed Muskie〕為合夥人)、瑞利燃爐公司(Riley Stoker Corporation,阿什蘭石油〔Ashland Oil〕所持有的一間工程公司,專門設計製造精密創新的發電廠鍋爐)。

我們甚至得到國會的支持,單獨給予IPS特定項目的免稅優惠,讓我們在與同業競爭上獲得相當的優勢。

一九八六年,IPS和貝泰不約而同運用最創新、最尖端的廢炭料燃燒技術,興建出不會造成酸雨的發電廠。比起碳排放,當時人們比較關注酸雨的問題(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及懸浮微粒)。到了八○年代末期,這兩家發電廠已經全面革新公共事業的面貌,直接催生了新的國家汙染防治條例。

我們一勞永逸地證明,許多所謂的廢棄物可以轉變成電力,也可以採用不會產生酸雨的方式來燃燒煤炭,一舉破除公共事業長久以來所抱持的反對看法。我們的發電廠也證明,此類未經驗證的尖端科技,可以由小型獨立公司透過華爾街及其他傳統方式來投資發展。另一附加價值就是,IPS的發電廠可以將熱氣排放到三英畝半的水耕溫室,而無須排放到冷卻池或冷卻塔。

身為IPS總裁,讓我有機會一探能源業的內幕。我和該行業最有影響力的人士打交道,有律師、說客、投資銀行家,以及各大公司的高階主管。我還有另一項優勢——我有一位在貝泰工作三十年、晉升到總建築師的岳父。他現在負責沙烏地阿拉伯的新興城市建設計畫,那正是我在一九七○年代籌畫沙烏地阿拉伯洗錢案的直接成果。

溫妮芙瑞成長的地方,就靠近貝泰的舊金山世界總部,她也是公司家族的成員,從柏克萊畢業以後,第一份工作就在貝泰。

能源工業正在進行大規模重整。

大型工程公司暗中圖謀接管(或至少是競相爭取)過去在地方上獨大的公共事業公司。「撤銷管制規定」是當時盛行的口號,而法規朝令夕改。

讓法院和國會皆感頭痛的這段時期,正是野心家大展鴻圖的好時機,機會俯拾皆是。業界權威人士稱這段期間為「能源的西部拓荒」時代。

MAIN成了這段時期的落魄敗將。詹柏帝說得沒錯,霍爾已經跟現實脫節了,但是沒有人敢告訴他。普萊迪一直沒有實權,MAIN的管理階層不但沒有善用工業界的這段整合期,甚至還做出一連串致命的錯誤決策。就在詹柏帝創下漂亮的營運紀錄之後沒幾年,MAIN便放棄了經濟殺手的角色,並陷入嚴重的財務危機。合夥人將MAIN轉售給一家打了一手好牌的大型工程營建公司。

一九八○年,我拿到的公司股票每股現值將近三十美元,才不過四年時間,留在公司的合夥人只能用不到一半的價錢來出脫手中的股票。曾經風光一時的百年老店,就在這樣的羞辱中結束營業。

看到公司倒閉,我內心著實難過,不過也慶幸自己離開得早。MAIN這塊招牌在新業主的經營下還使用了一段時間,後來就撤掉了。這個曾經在全球各國享有舉足輕重地位的商標,如今消聲匿跡。

MAIN正是未能因應能源工業變遷而失敗的案例。

另一個相對的例子,卻也讓我們這些圈內人士嘖嘖稱奇,那就是安隆。安隆是這個行業迅速崛起的公司之一,它似乎無中生有,一夕之間就這麼冒出頭,開始進行大型交易。商界會議正式開始前,通常先是一陣閒聊,好讓與會人士就座,倒好咖啡,整理文件;那一陣子,這些閒聊話題全部圍繞著安隆打轉。

局外人個個狐疑,究竟安隆有什麼通天本事可以做到如此規模。知道內情的人只是微笑不語。偶爾被逼問急了,他們就談新穎的管理策略,談什麼「創意集資」,談他們只聘用知道怎麼打通全世界權力核心的執行長。

以我看來,這簡直就是經濟殺手那套伎倆的舊調新彈。全球帝國正迅速加快腳步。

我們這些關心石油和國際情勢的人,還經常談到另一個話題,那就是副總統的兒子,小布希。他的第一家能源公司阿布西托(Arbusto,「布希」的西班牙文)面臨倒閉,一九八四年和七彩光(Spectrum 7)合併才挽回頹勢。沒多久,七彩光又瀕臨破產危機,於是在一九八六年讓哈肯能源收購。小布希則留在董事會擔任董事兼顧問,年薪十二萬美元(一九八六年的幣值)。

我們都認為,背後有個當美國副總統的父親,對這起聘用案一定大有影響,畢竟以小布希擔任石油業高階主管的「成就」看來,他根本沒資格擔當這些職務。

而無巧不成書,哈肯能源也利用這機會,有史以來首次將觸角伸入國際,開始積極尋求中東的石油投資。《浮華世界》報導:「小布希坐穩董事職位之後,奇妙的事情便逐一在哈肯能源展開——新投資案、意想不到的資金來源、出乎意料的探勘權。」

一九八九年,艾莫可(Amoco)石油公司與巴林政府磋商離岸石油探勘權。老布希當選總統之後沒多久,負責向新任駐巴林大使查爾斯・侯斯特勒(Charles Hostler)簡報的國務院顧問麥克・阿敏(Michael Ameen),安排了巴林(Bharain)政府與哈肯能源會商離岸鑽井權。

一夕之間,艾莫可就被哈肯能源給取代。哈肯能源從來沒有在美國東南部以外的地區做過石油探勘,更沒做過離岸鑽井工程,卻拿到巴林的獨家探勘權,這在阿拉伯世界簡直是前所未聞。哈肯能源的股價在幾個星期之內漲了二○%,從每股四・五○美元漲到五・五○美元。

即使是能源界的老前輩,也感到相當震驚。

「我希望小布希不要做出讓他父親付出代價的事情。」有一位專長在能源工業的律師朋友這麼說,他是共和黨的重要支持者。我們在華爾街附近世貿中心頂樓的酒吧喝著雞尾酒。他很洩氣地說:「我真不知道這到底值不值得。」他又惋惜地搖搖頭,繼續說道:「拿總統職位做兒子事業的代價,值得嗎?」

我倒沒有同業朋友們那麼吃驚,我想,我的看法比較與眾不同。我曾經替科威特、沙烏地阿拉伯、埃及及伊朗政府做過事。我對中東的政治手腕很熟悉,我知道布希(一如安隆的諸位執行長)正是我們經濟殺手所建立的網絡的一分子;他們就是封建諸侯及農莊莊主。

相關書摘 ▶《經濟殺手的告白》:越戰情況不樂觀,升高美國誘使印尼脫離共產黨的決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經濟殺手的告白(全新暢銷增訂新版)》,時報文化出版

作者:約翰・柏金斯(John Perkins)
譯者:戴綺薇、黃亦安

  • momo網路書店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成人商品、實體商品、限定商品不包含在內,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必讀經典!在台累銷超過三萬冊,全新增修版上市!

陰謀、勾結、詐騙、不公正的競爭行為!
將他國蠶食鯨吞,把國際組織當後花園;
經濟殺手所到之處,貪欲伴隨毀滅野火燎原……

柏金斯頂著首席經濟學家的頭銜,任職於一間顧問公司,實則從事經濟殺手的工作長達十年(1971-1981)。二○○一年的九一一事件讓他痛下決心,向世人披露生涯當中不為人知的一面。

書稿完成後,由於內容敏感,遭到二十九家背後有財團支持的出版公司拒絕,直到二○○四年舊金山一家獨立出版社慨然接手,才讓經濟殺手的故事公諸於世。這本書對於美國為維繫己利的權力運作,以及大眾習以為常的經濟體制,投下一枚震撼彈。柏金斯目前專事寫作,並致力於推動非營利組織工作,提倡個人意識覺醒,進而改變資本主義在全球各地造成的失衡現象。

經濟殺手的告白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