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該是「彩虹色」的:淺談英國足球界對同性戀的歧視與壓迫

足球該是「彩虹色」的:淺談英國足球界對同性戀的歧視與壓迫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與反種族歧視運動相比,英格蘭球壇對反同性戀歧視所作的努力還是遠遠不夠的,近年來才開始急起直追。在各個球隊中,曼聯帶頭捐錢給同志團體、聘請同志工作,獲得英國同志壓力團體 Stonewall 推許為其中一間「同志友善雇主」,旗幟較為鮮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尋找簡東拿

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英超)中的曼徹斯特城足球俱樂部(曼城)明星中場蘭帕德(Frank Lampard)日前在電視談話性節目中,公開支持足球界的同志球員早點出櫃,他甚至批判「足球是男子漢運動」這套說法已經過時。雖然蘭帕德對同志的觀點相當進步,而同性戀平權運動在英國足球界進展如何?

在英國第四頻道《Alan Carr’s Chatty Man》節目裡,主持人Alan Carr談及同性戀,並提出假設:以十個男人中有一個同性戀的比例來估算的話,全英國5萬個足球員當中,同志絕對不在少數。

聽到這種說法之後,蘭帕德便如此回應:「我們當中已經有一些人出櫃了,我想以後可能會有更多的球員持續出櫃,同性戀其實就在我們的生活中。不過足球這項運動也存在缺陷,人們總是認為足球是男子漢的運動,而同性戀球員不能參與進來。」

英超球星蘭帕德。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他拿英超阿斯頓維拉足球俱樂部球員希斯佩加(Thomas Hitzlsperger)和美國洛杉機銀河隊球員羅傑斯(Robbie Rogers)日前分別出櫃為例子,蘭帕德認為體育界應當與時並進、接受同性戀,畢竟球場內外醞釀各種平權運動,而球員對同性戀的看法也有所改變。

英國球壇一向對同志球員出櫃如臨大敵。1990年,黑人球員法沙奴(Justin Fashanu)打破禁忌表明自己是同性戀性取向,豈料卻不斷遭受足球界的排擠與歧視。比如法沙奴當年效力於諾丁漢森林俱樂部時,曾被另名球員克拉夫送裙子,嘲弄他的性取向。

法沙奴退役後,他涉及一宗性侵案,但盤問過程充滿歧視,最終他受不了巨大壓力而上吊自盡,此後,英國足球界的恐同氣氛變的更為嚴重,法沙奴的悲慘遭遇也讓其他同性戀球員更加不敢出櫃。

2005年,《BBC》曾經就歧視同性戀問題,對英超的20支球隊展開調查,卻一律遭受拒答。至於上文提及的羅傑斯和希斯佩加,也都是在離開英超以後,才敢表明自己是同性戀的性取向。

與反種族歧視運動相比,英格蘭球壇對反同性戀歧視所作的努力還是遠遠不夠的,近年來才開始急起直追。在各個球隊中,曼聯帶頭捐錢給同志團體、聘請同志工作,獲得英國同志壓力團體 Stonewall 推許為其中一間「同志友善雇主」,旗幟較為鮮明。

至於兵工廠俱樂部在上個賽季9月響應彩虹鞋帶運動,聲援同性戀者,這項活動也有超過半數的英超球隊支持。而曼聯利物浦切爾西則在去年2月參與「足球對抗同性戀恐懼症」 (Football v Homophobia)活動,而西漢姆聯俱樂部球員更在該月份賽事穿上「足球對抗厭惡同性戀」的T裇上陣。

話雖如此,足球界中對於同志平權的支持暫時還只流於口號,尚未能夠真正接納同志。2013年,《鏡報》報導有8名身在英超效力的球員已經向隊友坦白了同性戀身份,但由於擔憂在球場內外會遭到球迷和媒體針對,所以他們遲遲還不敢公開出櫃。

同年一月,《太陽報》一份針對100名職業球員的調查顯示,有25%的受訪者認為同性戀球員一旦公佈了他們真正的性傾向,便很可能被球隊拋棄。種種迹象都說明,要為足球場上的綠茵染上彩虹,還是長路漫漫,但願蘭帕德的表態,能為英國球壇的同志平權注入強心針。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