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好的時光》與Hygge(上):酒精計畫不只是一個普通實驗,它是丹麥人日常的具象化與極端化

《醉好的時光》與Hygge(上):酒精計畫不只是一個普通實驗,它是丹麥人日常的具象化與極端化
Photo Credit: 好威映象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丹麥人為了迎合派對氛圍、表現得成熟而喝;為了Hygge及釋放壓力而喝;為了快樂而狂飲到失控等等都是文化、社會壓力所帶來的結果,彷彿除了喝酒以外,沒有其他能夠交到朋友、宣洩壓力或保持快樂的方法......

電影《醉好的時光》(Another Round)獲得2021年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劇情講述四個丹麥的中年男教授對於一項酒精假說的試驗。挪威哲學家兼精神科醫生芬恩・史考魯德(Finn Skarderud)認為:人類天生缺乏0.05%的血液酒精濃度。如果將體內酒精濃度持續維持在這個醉而未醉的狀態,人會更加放鬆、更有靈感,事業和社交等表現都能更好。這四位主角以身試法看似只是一個實驗,放在丹麥的脈絡中卻是社會的縮影、對文化的反省,以及對丹麥哲學家齊克果的致敬。

酒精計畫是丹麥日常的具象化與極端化

酒精在不同文化中代表不同的意義。在一些文化裡,喝酒代表的可能是頹廢、消極。但在丹麥人的眼裡,喝酒代表的是風趣、解放。片中主角馬汀在電影一開始以無趣的形象現身──在妻子眼裡,他不再像年輕時一樣幽默有活力;在學生眼裡,他是一個古板又嚴肅的歷史學教授。

正當他深深煩惱於他的中年危機時,他和三位同事湯米、彼德和尼古拉一起慶祝尼古拉的生日,三位同事都高舉紅酒杯慶祝,卻只有他為了隔天早上的工作而選擇不喝。三位朋友見他眉頭深鎖,詢問他最近發生了甚麼事,他卻不願意透露。終於喝了一口酒之後,他起先喝了一口水,試圖稀釋酒精、克制自己,然而酒精微微開始作用之後,他一口接著一口地喝,眼眶也開始泛紅,說著自己不喝酒、也沒什麼朋友。三位朋友尷尬地面面相覷,有點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直到酒精又發揮更多作用後,他們開始醉醺醺地開著玩笑、跳著舞、還在馬路上打打鬧鬧。

不喝酒就沒朋友是血淋淋的現實。身為丹麥哥本哈根大學交換生的我,曾參與酒精研究專長的社會學教授Jacob Demant分享他的研究,研究便指出在派對或聚會上不喝酒的人,被大多數的丹麥人認為是無趣的、無法融入派對的,這些不喝酒的人也自認難以融入。丹麥人工作時數短、派對時數長,而酒精又是派對必需品,怪不得微醺和買醉的頻率皆居於歐洲前五,單論青少年的平均每次飲酒攝取量更是居於歐洲之冠

丹麥人常用Hygge這個詞來形容自己溫暖舒適的心情狀態,或代表所從事的放鬆活動。Hygge作為丹麥的核心價值,它非常頻繁地被人們在日常中實踐。丹麥做為幾年前全世界最快樂、現在仍然在排行榜前段的國家,Hygge文化被認為是國民快樂的秘密。當我們把上述的事實連結起來,可以發現酒精的頻繁攝取和快樂的程度之間似乎有某種正面的關聯。

因此我認為電影中的酒精計畫不只是一個普通的實驗,它是丹麥人日常的具象化與極端化。背後的質問是:如果每逢周五和假日的飲酒狂歡和Hygge能給人一個逃離現實、釋放壓力和展現自我的空間,那何不試試將它拉長、再拉長,甚至無時無刻不處於這種狀態?

0.05%的平衡

這也可以說是馬汀在喝了酒、失控後對自己的質問。面對中年危機,他發現自己變得過時、無趣、缺乏活力、循規蹈矩,於是開啟了酒精計畫,其他三位教授朋友也加入,在白天需要授課的時間將體內酒精濃度維持在0.05%(電影裡提到0.05%是一兩杯紅酒就能達到的濃度),以檢視工作和社交關係的改變。

醉好的時光_劇照3
Photo Credit: 《醉好的時光》劇照

微醺的他們分別在各自的教學課堂上成功拉近了自己與學生的關係。例如音樂老師彼得將教室的窗簾拉起,營造光線昏暗的氛圍,並以幽默的言語引導學生在合唱時聆聽彼此的聲音;馬汀在歷史學課堂上不再呆板授課,而是將偉大歷史人物的飲酒習慣帶入課堂中來和學生互動,並廣獲學生喜愛。彼得改變光線以及說話的方式以營造一個讓人舒服的氣氛;拘泥的馬汀竟然在課堂上不按牌理出牌,某種程度上都是酒精引導他們做出的非理性行為。

缺乏酒精的他們無法和學生親近、無法突破社會和自己給自己的框架,但酒精之於他們就像活水,替他們的教學注入活力,對於主角馬汀而言,更讓他勇敢地跨出一步,嘗試和妻子與孩子修補關係。

超過0.05%的失衡

然而如同一開始的嘗試,餐桌上的馬汀一喝就停不下來,啟動計畫的四人也無法停在0.05%的濃度。他們決定嘗試喝個爛醉。那一晚他們狂飲狂歡,像小孩一樣地在屋裡喊叫、在超市裡摔破東西、在房裡尿床。計畫執行的當下很快樂,但酒醒後回到現實,他們有的被校方制裁、有的被家人責難,所有的事業和關係都變得一蹋糊塗。

尿床的尼古拉被妻子認為沒有能力照顧小孩,馬汀的妻子則說「整個國家都像瘋子一樣開始喝酒」,言下之意是馬汀也瘋了,也暗示了馬汀是丹麥人的縮影,酒精的過度攝取與濫用正是部份丹麥人現在面臨的問題。

反思快樂與飲酒文化

在丹麥這個最快樂的國家,卻有許多像片中主角們一樣壓抑的人。片中除了這些中年男子之外,也帶到青少年,顯示這是一個跨世代的議題。《醉好的時光》雖然呈現了酒精所能帶來的好,但主線劇情也應證了過猶不及這個老套的道理。一兩杯的紅酒能使人放鬆、激發創意與想像力,甚至帶來社交與事業上的成功,也能製造快樂。但時下丹麥人的問題便在於酒精攝取的方式與份量。

問題不只出在於酒精的成癮性,在丹麥的案例裡,為了迎合派對氛圍、表現得成熟而喝;為了Hygge以及釋放壓力而喝;為了快樂而狂飲到失控等等都是文化、社會壓力所帶來的結果,彷彿除了喝酒以外,沒有其他能夠交到朋友、與人親近、解決問題、宣洩壓力,或是保持快樂的方法。

本片指出了快樂國度中被壓抑的不快樂因子,也指出更多的酒精攝取並非好的解決之道,反省了人和酒精之間的關係。然而,我認為本片引用丹麥哲學家齊克果的思想,也是在暗示酒精這一種逃避(escape)方式之外的其他出口,我在下一篇文章中會詳細討論。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