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核廢料處置的挑戰與警惕:遙遙無期的終點與「中期儲存」謊言

美國核廢料處置的挑戰與警惕:遙遙無期的終點與「中期儲存」謊言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地廣人稀,領土面積僅次於俄羅斯及加拿大,為何最終處置設施卻遲遲未完工?但就算美國如聯邦政府宣稱在2048年啟用第一座最終處置設施,屆時仍有約69,000公噸的高階核廢無處可去。

美國政府自詡技術領先全球,一遇廢核,卻紕漏不斷。該「『廢料』隔離設施」於2009年時發生有毒的四氯化碳外洩超過半年。該設施再於2014年發生地下大型運輸車起火、爆炸意外和21名工人因曝露於鈽239、鈽240和鋂241因此罹癌的事故。而納稅人為能源部的輻射事故付出了至少20億美金的費用。能源部所說的「『廢料』隔離設施」倒也名符其實。官方等同核廢為「廢料」,所以該「廢料設施」根本無法隔離輻射。而能源部在事故發生時,卻一再以「國家安全」之名封鎖消息,迴避外界監督,使民眾更加疑慮最終處置的安全性。

第四、內華達州地震活動頻仍,高居全美第4位。美國國家地質調查局指出,自1976年至2010最終處置場址半徑80公里內已發生621次芮氏規模2.5以上的地震。地質調查局並於2007年坦承,斷層帶經過最終處置設施的影響遠高於先前的估計。

但最終處置所面臨的地震危害並非只是百萬年而已。以百萬年的尺度評估最終處置,不僅低估了高階核廢的輻射危害,更是高估了美國處置核廢的能力。以運轉核子反應爐所產生的碘129為例,半衰期長達1,570萬年。美國不僅得面臨科學不確定性,又因欠缺實際除役和中期儲存經驗,以致無法正確估計核廢最終處置的成本。

當能源部在新墨西哥州尚且無法妥善「隔離」核廢料,外界又怎能相信,能源部在地震頻仍的內華達州,反倒更有能力規範、監督最終處置設施,防制輻射的危害?

第五,美國《核廢料政策法》賦予能源部主導最終處置設施的選址和建造規範,而該法卻刻意弱化地質、水文、環境的科學評估機制。該法雖明定,地質條件是選址的最重要因素,卻無相關條文確保能源部的政策必須以科學評估為依歸。例如該法第112節明定,能源部選址時應利用「既有」地球物理、地球化學、地質、水文數據即可。該法第404節更載明,能源部為選址而鑽探時,直徑不得超過40英吋,也就是101.6公分。

AP_1919882765589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簡言之,當使用既有數據的目的與設置最終處置設施兩者並無直接關係,《核廢料政策法》要求使用既有數據,無非是在迴避探勘地質和調查水文。既無地質、水文研究,自然不會出現地層滲水、最終處置設施結構堪慮的結論。而能源部一意規避現今科學知識,力求從速、從寬、從權設立最終處置設施,落得事與願違當然不令人意外。

最後,猶卡山為印地安人傳統領域,當地居民社經地位較差,所以能源部自1980年代開始尋找最終處置場址與中期替代方案時,便一力排除全國地質調查,直接鎖定原住民部落,吃定居民較無能力反抗。有鑑於聯邦政府持續在內華達州試爆核武,再加上選址從不徵詢居民意見,幾十年來已使得該州民眾反核武與核廢的意識高漲。

無法最終處置高階核廢的影響

自《核廢料政策法》生效實施以來,能源部已自1983年至1987年間,陸續與核工業簽訂制式合約,表明最終處置設施最遲會於1998年1月31日開始運作,能源部屆時會接手處置高階核廢。

因前文所說的諸多爭議數十年懸而未決,美國聯邦政府不得不一再延後最終處置設施的啟用年度至2048年。

因能源部無法依據《核廢料政策法》(The Nuclear Waste Policy Act)規劃和完成最終處置設施,得使高階核廢無處可去,核工業遂對能源部提出賠償訴訟。核工業自行估算的賠償金額截至2020年已高達500億美金。而能源部的估計,在計入最終處置的營運和維護,費用則高達7兆美金。不論實際金額究竟為何,能源部所支出的一切費用還是得由美國納稅人承擔。

為了替能源部所面臨的賠償滅火,也替核工業的高階核廢找個省錢的去處,核管會遂允許核工業於德州和新墨西哥州興建高階核廢中期儲存設施。

然而高階核廢以「中期儲存」之名永遠留在當地不僅會危害水資源、農業、環境及居民,露天中期儲存設施一旦遭遇恐怖襲擊、飛機失事和自然災害時,更是不堪一擊。核管會意圖大舉移置全國高階核廢至德州和新墨西哥州,不僅無法達成核廢應與生物圈安全隔離的最基本要求,反倒大幅增加輻射災害的風險。

中期儲存核廢的爭議

讀者會提問,核管會核發中期儲存設施的興建執照,為何無法替最終處置設施的闕如暫時解套?

依《核廢料政策法》的條文,能源部得以兩個替代方案暫存高階核廢,興建聯邦監測「可恢復儲存設施」(monitored retrievable storage)或興建中期儲存設施。兩個替代方案的實質差別只在於「中期」儲存期間究竟為50年或百年。

這裡先從第一個替代方案說起。要於全美任何一州或印地安部落找到同意於該地興建聯邦監測可恢復儲存設施時,聯邦政府過往是否嚴謹地防制輻射危害就成了取信於民的關鍵。

早在1985年能源部就選了田納西州的橡樹嶺興建聯邦監測可恢復儲存設施。但能源部從未說明該設施的效益為何,使得計畫遭到居民強烈反對。

一般而言,跨越全美運送核廢料與大量集中核廢料於監測設施本身就具有高度風險。而運輸風險包括先運輸全國核廢至該州,再於最終處置設施啟用後,運送核廢至最終處置設施。

問題在於,當乾式儲存可以做到隔離,能源部應就兩次全國運輸和集中高階核廢於一處提出輻射防護計畫,並說明集中儲存的必要性和效益。美國政府問責局直言,能源部根本無法說明替代方案是否必要和具有任何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