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核廢料處置的挑戰與警惕:遙遙無期的終點與「中期儲存」謊言

美國核廢料處置的挑戰與警惕:遙遙無期的終點與「中期儲存」謊言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地廣人稀,領土面積僅次於俄羅斯及加拿大,為何最終處置設施卻遲遲未完工?但就算美國如聯邦政府宣稱在2048年啟用第一座最終處置設施,屆時仍有約69,000公噸的高階核廢無處可去。

至於第二個方案興建中期儲存設施也有跨越全美運送核廢的疑慮,這也是超越核能和新墨西哥州政府所提的質疑之一。此外,核管會違反《核廢料政策法》核發中期儲存設施的興建執照,形同接受核工業轉嫁廠內儲存核廢的成本給美國民眾。

RTS2O9J2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為何中期儲存會淪為「最終處置」?

超越核能和新墨西哥州政府判斷,中期儲存會淪為「最終處置」並非杞人憂天。

早在1979年時哥倫比亞特區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已於判決書要求,在美國尚未設立最終處置設施前,核工業應於廠內儲存核廢、責無旁貸。

核管會曾於1984年要求,核工業必須在核電廠關閉後在廠內安全貯存核廢料30年。能源部當年認為,最終處置設施最遲會於1998年1月31日啟用。核管會則認為,該設施會於2007年至2009年間起始運作

猶卡山爭議湧現後,核管會已於1990年代推遲最終處置起始運作的時程至2025年。但在猶卡山爭議歷經30年依舊未決,核管會只得於2010要求,核電廠關閉後,核工業必須在內儲存核廢60年。

因核管會所定的60年期限完全欠缺科學和環境影響評估的依據,紐約州政府和環保團體遂對核管會提告。哥倫比亞特區聯邦巡迴上訴法院於2012年6月8月的判決書中明言,核管會並未考量美國永遠不會出現最終處置設施的可能性及影響。此外,核管會並未依據科學具體評估核電廠關閉後,廠內儲存核廢60年可能的危害。

核管會在敗訴後於2013年坦承,因最終處置遙遙無期,依據綜合環境影響報告(Generic Environmental Impact Statement)的結論,並不排除核工業可能必須在內無限期存放核廢

為了替核工業解決1570萬年都不得除役,核廢料求出無期的困境,核管會遂違法核發中期儲存設施建照。如此一來,核工業可以堂而皇之地移轉核廢給能源部,而能源部再轉嫁費用給納稅人,並強加核廢永留當地的後果給居民。這也是超越核能和新墨西哥州政府為何要對核管會提告的原因。

核廢究竟何去何從?

美國的訴訟值得台灣社會關注的原因在於,超越核能和新墨西哥州政府所提的訴訟並非只是普通的環境訴訟,被告並不是製造污染的跨國企業,而是核管會,也就是軍工複合體的組合部分。核管會之所以違法全是為了替能源部和核工業分別解套。能源部正是軍工複合體的核心。

從美國核廢的最終處置、中期儲存可以清楚看出,美國聯邦政府的立法和行政部門一遇到核廢,就先射箭再畫靶,只求眼不見核廢為淨,獨斷專行,置科學依據於腦後。

RTS2GUR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但是美國軍工複合體(也包括立法和行政部門)輕視與除役、核廢相關的科學、技術、知識生產並非特例,這正是各個核武/核電國家的常態。台灣亦不例外。原能會、台電事事以美國核管會/核工業漠視科學的立場為依歸,就可見一斑,言必稱「核管會認為可以」、「核管會沒說不可以」。這類拿著雞毛當令箭的行徑,不禁使人質疑,美國核廢求出無期的困局和教訓,台灣的主管機關和公用事業體究竟是真的忘記,還是害怕想起?

再回頭看看國內歷任政府如何漠視輻射安全、從權達變。台灣連核四都能搞成最昂貴的爛尾工程,「封存前多項設備尚未通過測試,一號機大量挪用二號機零件,遭監察院糾正;部分零件目前已停產,備品取得困難。不按圖施工、違法變更設計、設備多次泡水、起火等」。至於現今政府高官更為福島核電廠的核廢水「稀釋後可以喝」背書,不禁令人懷疑,台灣日後是否會走向美式「中期儲存」的滑坡?

雖然目前無法確知續建核四和日本核廢水爭議會如何發展,但從超越核能和新墨西哥州政府所提的訴訟倒是可以明確看出,我們難以指望資產階級能嚴肅看待除役和高階核廢所衍生的複雜問題。若台灣產官學既得利益團體執意以美國核管會的立場馬首是瞻、亦步亦趨,台灣的除役與核廢難題也會註定無休無盡。

  • 本文由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授權刊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