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放棄疫苗專利,是否就能替全球疫情帶來曙光?

美國放棄疫苗專利,是否就能替全球疫情帶來曙光?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剛不久,以拜登為首的美國政府宣佈支持聯合國提出的在危機時期暫時放棄新冠疫苗專利權的號召。政治學者張俊華認為,這是一個很有魄力、很有遠見但也是很艱難的決定。

文:張俊華(德籍華人政治學者,在德國生活三十餘年。他曾就讀於德國法蘭克福大學,並獲得哲學博士學位。此後曾執教於柏林自由大學等高校。現為法國Ecole Universitaire de Management客座教授)

說有魄力,因為歐洲國家在「政府不干預市場」的藉口下,絕對不敢像美國那樣第一個帶頭做。換言之,歐盟及其成員國是基本上隨著資本走,而不敢牽著資本的鼻子走的。

說有遠見,因為美國的軟實力在川普(Donald Trump)時期已損失不少,這次美國在給自己國民打疫苗的事上,也表現了「美國為先」的政策。相比中國和俄羅斯的疫苗外交,遜色不少。而通過暫時放棄其智慧財產權,勢必可挽回一局。某種程度上來說,美國政府向全世界提供公共產品邁出了重要一步。

但是這一決定的艱難性體現在,所有目前其疫苗已經在使用的美國產商,對美國政府的倡議一致持反對態度。也就是說,美國政府必須跟美國的疫苗產商談判商榷,才能最終決定是否以及如何實施此項決定。筆者認為,談判肯定是需要時間的。但不管如何,筆者還是比較有信心,美國政府能在本月實現自己的諾言。

「公共產品」概念的嚴肅性

從去(2020)年疫情在各國迅速蔓延,同時各家著名的藥品公司開始在各自政府的鼓勵下研發疫苗的情況下,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瑞斯(António Guterres)就提出,為了解決新冠病毒的全球性危機,各國應該把疫苗作為公共產品(Public good)奉獻給世界。

所謂公共產品是私人產品的對應概念,指具有消費或使用上的非競爭性,和受益上的非排他性的產品。就好像人們需要的空氣一樣,每一個政府,保證自己的民眾能呼吸到新鮮的空氣,這是該政府的職責。而要維護空氣的淨潔,在當今工業也需發展的條件下並非一件易事,因而政府或者有關方實現空氣清潔的目標是要花錢的。而從公共產品角度來說,公民享用空氣則是理所當然,沒有用錢去買新鮮空氣之說。

保證並提供一個國家公民的公共產品已經不一定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況要提供全球公共產品。

但是,記得早在去年5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第73屆世界衛生大會視訊會議開幕式上致辭時宣佈:中國新冠疫苗研發完成並投入使用後,將作為全球公共產品,為實現疫苗在發展中國家的可及性和可擔負性,作出中國貢獻。此後,中國政府多次強調了這一點。

這在當時,沒有一個國家領袖敢說的事,而中國敢說了。但是,敢說是一碼事,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是另一碼事。換言之,中國的政治精英顯然沒有弄明白「公共產品」意思是什麼。說白了,公共產品就是對接受者來說不應該花錢的產品。

由於自己在用此概念的時候,本身沒弄清楚概念的真正含義,而非要從外交的角度、出於改變自己形象的迫切感,「及時」地用上了這個概念,使得整個世界特別是貧窮的國家迷惑不解。這就是為什麼在一個中國政府記者會上,印度記者問中國政府發言人,「中國說的提供公共產品,應該是免費向發展中國家提供疫苗吧?」中方對此問題覺得很奇怪和驚訝,也許心裡還怪印度記者是否在有意鬧事。

當然,應該承認,中國在這次世界抗疫過程中直至現在,起的作用是沒有一個國家可以相比的。中國提供無數的抗疫商品,也為自己的出口業做出了很大的貢獻(這也是為什麼2020年來中國出口景象美好的原因之一)。加之,中國政府確實時而向這個或那個國家,免費提供了一些疫苗。

但是,中國的大部分疫苗在世界上還是作為商品來出售的。也就是說,「公共產品」的話顯然是有「外交喧嚷」之嫌疑。

RTX9T4ZL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如何解救非發達國家?

美國政府從來沒有講過用疫苗作為公共產品奉獻給世界的話。面對著目前全球的抗疫,西方國家(北美,然後是歐洲)今年下半年走出危機的曙光已經展現,但非發達國家,按照現在的進程,將至少需要二年甚至更長時間,才能形成必須的群體免疫。而這兩年期間,因得新冠病毒而死去的人數,將遠超現在已經足夠龐大的數字。

印度每天發生的慘劇就是一個明顯的案例。筆者以為,拜登(Joe Biden)的美國政府意識到,暫時放棄疫苗的發明專利,是唯一縮短這個全球災難長度的有效辦法。數據已表明,美國產的疫苗有效率是數一數二的,如果這些疫苗能在那些有能力生產的廠家(比如以色列、印度、台灣、墨西哥)大量生產,那在不到一年時間內讓整個世界恢復正常,將是可以做到的。

拜登政府提出這個倡議的時間點也是比較恰到時候。眾所周知,印度以前是世界上公認廉價疫苗的生產國。但是,這次在新冠病毒災難中,起步稍微慢了一點。為了強化印度的傳統的疫苗生產能力,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為了與中國和俄羅斯的疫苗外交抗衡,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在今年3月決定合作,加速疫苗的生產。美國與其三個最親密的印太夥伴決定在2022年底前,在印度生產多達10億劑新冠疫苗以供應其他亞洲國家。

在兩國於3月舉行虛擬峰會後發布的一份概況介紹稱,美國將通過其國際發展金融公司,努力資助印度製藥商Biological E Ltd在2022年底前生產至少10億劑新冠疫苗。日本正在討論為印度提供優惠的日元貸款,以擴大疫苗產量。

現在看來,由於印度自身成了新冠病毒的最新震中,使其財力、國力不堪重負,此項計劃必定受阻礙。印度已經停止向國外疫苗的出口。估計此狀況將維持幾個月。而這幾個月時間對很多非發達的國家是何等寶貴。

儘管中國也確實增加了疫苗的產量,但美國疫苗的有效率本身就說明了,如果後者的疫苗能普及,那效果肯定會更好更快。當然,這裡無疑是有一個民主制度與威權制度在全球抗疫爭奪話語權的問題。

應該看到,就在幾天前,拜登政府對聯合國的暫時取消疫苗專利的呼籲反應截然不同。美國政府當初擔心是,中國很可能會利用這個機會,攫取美國的專利權,然後再用來作為自己產品推銷(不管是免費的還是銷售)。美國此種擔心,不是沒有一點理由。

但是,筆者以為,聯合國可以在哪個國家使用其專利、如何使用專利有個明確規定,加之中國如果也有一個自動的積極表態,也許能避免此種情況的發生。因為現在最寶貴的是時間。能讓受災的國家早點獲得疫苗,人類的悲劇就會少發生一些。

順便說一下,台灣儘管這次在全球抗疫防疫中非常優秀,但是由於各種原因,無法獲得疫苗。如此下去,必將對其經濟等各方面活動有嚴重的影響,而全球的晶片目前大部分還是靠著台灣的半導體工業生產。在沒有疫苗的情景下,是否能持久,對全球的晶片相關產業是個嚴重的問題。

儘管台灣自己也在生產疫苗,但何時用、有效率如何,暫無明確的答案。從這點來說,拜登政府的決定,對這個島國也是一個重要推動。

全球應付突如其來災難的「遊戲規則」

全球都期待著美國政府這一決定的早日落實。這裡涉及到一個關鍵問題,就是人類以後應該如何應付類似於新冠病毒那種突如其來的全球災難。不管是中國還是西方國家,資本都在各自經濟生活起著重要的作用。在應對危機中,如何運用非常規手段,迅速地制止災難的蔓延,這是全人類的責任。

應該看到,中國、俄羅斯作了一些工作,儘管很多的捐獻多少有著「疫苗外交」的痕跡,西方各國也為世衛組織的「COVAX計劃」捐款不少,但遠沒有滿足能及時阻止病毒的蔓延的期望,很多貧窮國家的醫護人員,至今依然是沒有在打疫苗的條件下冒險工作。

但願這次拜登政府的行動,能對推動疫苗成為公共產品的方向上,做出令人期待的貢獻。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