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慶典最多的尼泊爾,疫情處於崩潰邊緣猶如「迷你版印度」?

全世界慶典最多的尼泊爾,疫情處於崩潰邊緣猶如「迷你版印度」?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尼泊爾與印度兩國人民於尼、印邊界來往頻繁,尼泊爾公民無須出示護照或身分證即可入境印度,反之亦然。然而在印度疫情爆發期間,尼泊爾官方卻沒有提早做出管制邊境的應變。

尼泊爾「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感染人數激增,截至5月7日,該國已連續數天每日超過50人死亡,5月6日當天更創下單日8970人感染武漢肺炎的病例,光是首都加德滿都(Kathmandu)每日新增的病例就佔了近全國一半。

對此,海內外諸多媒體認為尼泊爾與印度一樣處於疫情崩潰邊緣,甚至已將尼泊爾視為「迷你版印度」,而到底是哪些原因讓這個近3000萬人口的南亞山中之國的防疫受到如此嚴峻的考驗?尼泊爾民間對於疫情後續的走向又如何看待?

總理帶頭散播不實訊息

尼泊爾總理奧利(KP Sharma Oli)從武漢肺炎疫情爆發迄今,不時以未經證實的言論誤導大眾,卻鮮少領頭提供正確的防疫資訊,奧利於今(2021)年4月便曾公開表示,民眾只要用「芭樂葉」漱口,便可輕鬆擺脫武漢肺炎感染。

奧利過往更發表過諸多無科學依據支持的言論,例如「尼泊爾人具有抵抗冠狀病毒的高免疫力」、「武漢肺炎就像流感、如果感染了,多打幾個噴嚏、多喝熱水就可趕走病毒」,或主張用「食用大蒜、生薑及飲用薑黃水」等民俗療法來對抗武漢肺炎。

對此,《加德滿都郵報》 (The Kathmandu Post)也引述尼泊爾公衛專家薩拉・安塔(Sarad Onta)的說法,認為沒有科學根據的建議會使得人民喪失防疫戒心,進而加劇感染之風險,薩拉亦批評總理的說法「相當不負責任」,且拒絕承認武漢肺炎的危害會造成相當嚴重的公衛問題。

參與慶典卻忽略染疫風險

從3月底開始,尼泊爾民間舉行一連串的慶祝儀式,包含灑紅節(Phau Purnima)、4月中旬的新年慶典(Biska Jatra),甚至還有尼泊爾民眾跨越邊境參加印度每12年舉行一次的「大壺節」(Kumbh Mela)。

然而根據《尼泊爾時報》(Nepali Times)報導,民眾似乎對於疫情國於鬆懈,以3月28日的灑紅節為例,早在灑紅節開始前,官方就已要求民眾避免外出,並勤洗手及戴口罩,但民眾似乎沒有留意官方的任何警告,多數人在未帶口罩和做好防疫措施的狀況下,仍前往戶外參與活動,狂歡者蜂擁至加德滿都市區的廣場上載歌載舞,互相灑水及塗抹色彩以慶祝灑紅節,卻完全無視應保持的社交距離。

時序來到4月中慶祝新年的一連串活動,忽略疫情風險的情形依舊沒有改善,民眾仍然像從沒發生過疫情一樣,在各城鎮的廣場上大肆慶祝為其九天八夜的新年活動,甚至還有民眾在參加尼泊爾曼陀羅(Nepal Mandala)的宗教節慶「Pahan Charhe」期間,高舉手牌寫道「我們的節日比我們的生命更寶貴(Our festival is dearer than our lives to us)」。而大批於4月初至4月中前往印度參加大壺節的尼泊爾民眾也傳出多人染疫,其中還包括尼泊爾前國王賈南德拉(Gyanendra Bir Bikram Shah)及前王妃科穆爾(Komal Rajya Lakshmi Devi Shah)。

遲來的邊境管制

尼泊爾與印度兩國人民於尼、印邊界來往頻繁,美國CNN報導便指出,尼泊爾公民無須出示護照或身分證即可入境印度,反之亦然。然而在印度疫情爆發期間,尼泊爾官方卻沒有提早做出管制邊境的應變。

雖然政府近日已經做出相對應的緊急應變措施,例如在4月底左右,尼印兩國公民僅能從35個邊境管制站中的13個據點出入境,入境尼泊爾的公民及外國人也須接受入境檢疫,且根據美國ABC新聞網的報導指出,目前尼泊爾已全面關閉邊境,但尼泊爾公衛學家迪西特(Sameer Mani Dixit)仍認為,政府力挽狂瀾施行這些補救措施為時已晚(Measures came too late),陽性患者已藉由入境邊境將病毒散播至尼泊爾境內。

RTXBV561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山雨欲來的第二波疫情,民間有信心不會成為下一個印度

在面臨武漢肺炎的嚴峻挑戰之際,卻同時暴露出該國醫療體系不佳的長久問題,尼泊爾的公立醫院現階段雖以免費或最低費用的價格為武漢肺炎的患者提供治療,但暴增的患者以及不完善醫療保健系統,已超出了醫院的負荷。

根據2020年5月尼泊爾政府所發布的武漢肺炎應急計劃(Government's Covid-19 response plan),該國近3000萬人中卻只有1595張重症監護病床和480個呼吸器。而在私立醫院,治療武漢肺炎的費用則遠遠超出了勞工階級或經濟弱勢民眾所及的能力,一般家庭根本負擔不起。

居住在尼泊爾中部城市提米(Thimi)的18歲女青年若佳・史瑞莎(Roza Shrestha)也對上述的醫療狀況提出相似的看法:「現在疫情越來越嚴重,每天都有約8000位確診者增加,但我們不僅病床不足、連醫療器材、專業醫療人員的訓練也很缺乏,我們根本沒有相對應的醫療資源。」

「而且目前政府只是簡單地進行封城措施,我不覺得這樣做能有效控制疫情」,若佳補充說道。

然而,若佳也認為,雖然總理常常失言發表一些毫無科學根據的言論,但現階段尼泊爾政府的確很努力在控制疫情,民眾也因為擔心尼泊爾的疫情之後會向印度一樣失控,所以目前都非常遵守政府的防疫規定。

「在我居住的城鎮裡,現在大家都不出門了!每個人都戴口罩、勤消毒,所有人都盡最大的努力避免感染,並維持好的防疫意識。」若佳最後提及。

居住在尼國首都加德滿都(Kathmandu)的19歲大學生阿什拉亞・蘭吉特(Aashraya Ranjit)則承認,民眾在4月的多項慶典中,確實缺乏防疫意識,忽略可能感染武漢肺炎的風險,但現在每個人都已做好防疫工作。

「我們的確處於疫情的威脅中,但我們跟印度不一樣,外國媒體不應該把我們稱作『迷你印度』。」阿什拉亞思索後語帶提醒的表示。

阿什拉亞緊接著推斷:「不管現階段政府的防疫功效可以發揮到何種程度,我覺得民眾都已經做好自身的防疫措施,並遵守任何防疫規定,我有信心我們不會變成下個印度!」

身為全世界最多慶典的國家之一,尼泊爾緊接而來的節慶還有5月19日的「佛陀誕辰」(Buddha Jayanti)、8月的「提吉節」(Teej Festival)、「黑天神誕生日」 (Krishna Janmashtami),以及每年9月舉行的因陀羅節(IndraJatra)。

若要如同阿什拉亞所期盼的一樣「不會成為下個印度」,除了尼國政府須持續提升防疫的管制手段及醫療資源,民間在面對往後的大型慶典時,能否延續現階段對於防疫的高度警覺及重視,也將在尼泊爾疫情的走向上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