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積極拉攏阿拉伯世界,但與沙烏地關係仍難見曙光

土耳其積極拉攏阿拉伯世界,但與沙烏地關係仍難見曙光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土耳其近來試圖修補與阿拉伯世界國家的關係,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除了與沙國國王沙爾曼通話,嘗試放下雙方歧見,並與埃及展開外交高層的對話。不過專家指出,土耳其的修補手段,恐怕需要很長的時間。

當艾爾多安向穆斯林兄弟會傳達,將埃及建立為一個世俗主義國家的觀點時,埃及對此相當反感。另外,在穆斯林兄弟會於2012年開始失去埃及民眾的支持後,土耳其和埃及的關係也隨之受到影響,這是土耳其在埃及內政中完全選邊站的後果。

AP_19187385558431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土耳其與沙烏地關係難見曙光

數十年來,土耳其與沙烏地阿拉伯的關係都相當緊張。

沙烏地和阿聯支持2013年埃及政變中,推翻該國的穆斯林兄弟會政府,此後土耳其與兩國的關係開始不睦。而土耳其在各國聯合封鎖卡達期間,對卡達的公開支持,以及宣布在卡達建立軍事基地後,土耳其與沙烏地關係在2017年進一步惡化;尤其是在2018年土耳其指控沙烏地在其駐伊斯坦堡領事館內,謀殺了異議份子、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後,兩國關係更是陷入冰點。

國際社會指控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涉嫌謀殺哈紹吉,哈紹吉的屍體至今仍下落不明。

除了哈紹吉事件外,沙烏地拉伯與以色列修復關係、支持埃及的政變及其對利比亞和敘利亞的立場,都是與土耳其的不合之處。

土耳其總統發言人表示:「我們會嘗試用更積極的方式來修復和沙烏地阿拉伯的關係,希望沙國政府能停止抵制進口土耳其商品。」

僅管沙烏地阿拉伯政府並未公開鼓勵抵制土耳其商品,但根據土耳其出口協會(TIM)數據,4月份兩國的貿易額幾乎下跌至谷底,自1月至4月,土耳其對沙國的出口暴跌至6740萬美元,比一年前的10億多美元下降了93.3%。

沙烏地商人支持非官方的抵制土耳其商品,以回應安卡拉的不友好作為。

沙國政府的最新數據顯示,從土耳其進口的貨物從2月開始逐月上升,但仍遠低於去年的水平。2月份從土耳其進口的商品總值為2450萬里亞爾(約653萬美元),高於一個月前的1410萬里亞爾(約377萬美元),但仍比去年同期下降了約98%。

從去年2月11日開始,土耳其對沙烏地阿拉伯的出口貿易額,從一年前約31億美元下降23.4%,至約24億美元。

鑑於兩國貿易量的暴跌,艾爾多安和沙烏地阿拉伯國王沙爾曼(King Salman)在去年11月皆,表示同意保持開放對話,以改善雙邊關係和解決問題。

近日關於哈紹吉案的判決結果出爐,將8名涉案人員判處20年的徒刑,而土耳其總統發言人則對《路透社》表示,「他們有法院,並已進行審判,我們尊重其判決。」這番言論被解釋為與土耳其對哈紹吉案的立場開始鬆動。

今年5月,兩國領袖再次進行了通話,土耳其國家通訊社稍後發表聲明表示,兩國領導人評估了影響兩國的各項議題,並將採取措施以進行進一步的合作。這是兩人不到一個月以來第二次通話。

兩名知情人士告訴《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土耳其外長卡夫蘇格魯計劃於5月11日訪問沙烏地阿拉伯,這是自2018年哈紹吉被謀殺以來,首次的雙邊高階官員互訪。

《中東之眼》的報導也指出,兩國如何解決沙烏地阿拉伯關閉土耳其在其境內的學校一事也相當重要。

4月時土耳其教育部表示,沙烏地阿拉伯將關閉其在沙烏地境內8所學校,將影響2256名學生。

沙烏地對土耳其的貿易制裁及強制關閉學校等措施,都顯示土耳其想要和阿拉伯世界維持好關係恐怕並不容易,沙烏地想透過這些政策,阻止土耳其積極干預阿拉伯國家事務。

土耳其在卡達的軍事基地、對穆斯林兄弟會的持續支持、軍事介入索馬利亞、利比亞、敘利亞和伊拉克的事實、兩國之間的媒體戰爭,以及土耳其和巴基斯坦之間的緊密聯繫,都是沙烏地阿拉伯不滿的原因,這些根本問題似乎很難有具體的改變。

一位阿拉伯專家告訴《Al Monitor》網站,他認為安卡拉與利雅德之間的關係並沒有真正好轉:「艾爾多安擁有『新鄂圖曼主義的野心』(neo-Ottoman ambitions),土耳其的伊斯蘭主義傾向正在上升,而沙烏地阿拉伯是受此影響最大的阿拉伯國家。」

沙烏地阿拉伯在伊斯蘭世界具有領導地位,但他們受到土耳其軟實力的干擾甚鉅,該國是第一個禁止土耳其電視連續劇的國家,土耳其的學校則被視為另一個問題,總之他們希望減少土耳其的文化和教育對該國的影響力。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