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婷被視為「靠辱華上位」,突顯中國人「說不得」的脆弱玻璃心

趙婷被視為「靠辱華上位」,突顯中國人「說不得」的脆弱玻璃心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人的玻璃心越來越嚴重,按照中國人的邏輯就是,中國是國際社會不可或缺的極大市場,所以理所應當地要求全世界都是應該顧忌中國人的感受。

華裔女導演趙婷此前榮獲奧斯卡獎,中國卻一反常態,對這件事冷處理。明明在趙婷被提名的時候,中國上下還熱衷討論過一陣,趙婷女士的繼母,中國著名女星宋丹丹在微博上表示:「趙婷是我們家的驕傲」,祝賀趙婷得獎。

趙婷是此獎項目前唯一一位華裔女性獲獎者,原本是一件很值得中國人驕傲的事,但自趙婷得獎以後,除了家人的慶賀,中國對此討論度很低。

官方對於此番趙婷得獎,與之前莫言、屠坳坳得獎的態度大相逕庭。莫言獲得諾貝爾獎的消息,在當時引起全國極大討論度,並且他的作品迅速影視化,書店也出現一陣「莫言潮」;一時間,莫言如同民族英雄一般,成為中國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這更加顯得趙婷獲獎後的零討論度很奇怪。並不是中國人對於這個獎項不熱衷,或者是看不起這個獎項的含金量,而是趙婷此前被人發現說過一些「不當言論」,觸動中國人的敏感神經,所以此番中國上下自動屏蔽了有關她的任何消息。

所謂的「不當言論」,就是她曾說過「中國遍地是謊言」。僅憑這一句話,趙婷被中國人看作是「靠辱華上位」的人。這個說法相當微妙,眾所周知,中國人由於長期生活在假新聞的洗腦中,從小受戰狼教育,所以對於很多人權議題的看法都帶著共產黨的專制影響。

對於中國人來說,六四、香港的災難都是中國政府打擊分裂國家的壞人,是正義之舉,而國際上,支持六四和香港學生,無疑是為了引發中國的分裂,阻止中國的崛起。不管國際的聲音如何有理有據點明共產黨漠視人權,中國人始終相信,一切指責共產黨、說中國缺點的言論,都是藉著辱華迎合西方的叛國賊。顯然,趙婷也被歸入這個行列。

近年來中國的民族情緒被煽動得越來越高,中國前幾年有一部名叫《戰狼》的電影爆火了,電影展現了「中國軍人」一心為國、在民族和國家面前全身心投入的精神,在中國人眼裡,這是展現國民火紅愛國心的好電影,中國人一直以為西方稱其為「東亞病夫」,並對此稱號耿耿於懷,《戰狼》則刻意演繹中國武力強大的一面,秀了一把中國人的肌肉,把「見不得中國大國崛起」的「邪惡西方勢力」打得落花流水。在中西對立越來越明顯的今天,民族主義被點燃的中國人好好意淫了一把。

然而電影中的中國形象,並不是國際認同的中國形象,仔細看這部電影,一直在莫名其妙地樹立中西對立,把外國人臉譜化成為無腦、弱小又邪惡的壞蛋。之所以該影片受到歡迎,因為現在的中國人也常有「被害妄想症」,認為但凡說中國不好的人或國家都是想害中國。而公開讚揚中國、維護中國的人則被視作民族英雄,比如中國人心目中的明星官員:華春瑩、趙立堅之流。這類中國人被國際網民稱為「戰狼」,這個稱呼某些中國人十分恰當,表現出某些人的自以為是,和《戰狼》電影如出一轍的態度。

中國在國際上已經成為「說不得」,各方面的言論,但凡不符合中國式正確,就容易被貼上辱華的標籤,前不久台灣明星林志穎在微博上發了一張照片,背景中寫有「中華民國」等字,立刻刺痛中國網友的神經,後來林志穎把「中華民國」用馬賽克塗掉。在韓國女團出道的台灣女孩周子瑜,在節目中揮舞中華民國的國旗,也被中國網友全面抵制,最後逼得她不得不錄製視頻道歉,大喊「我是中國人」。

中國人的神經就是如此脆弱,迪士尼電影《花木蘭》是以中國女性花木蘭為主角,中國網友卻因電影中的民俗不符合實際中國文化,大罵迪士尼甚至西方世界只會臉譜化地看中國。

以中國人為主角的漫威英雄電影《尚氣》,男女主角都是亞裔,十足的中國面孔,卻被中國網友質疑兩位主演外貌不佳,因為演員的高顴骨像是典型的「反派面孔」,漫威疑似又在惡意醜化中國人。諷刺的是,電影演員更應該強調專業能力以及本人和角色的契合度,外貌美醜本來就是很主觀的印象,討論個人美醜本來就很不禮貌。

中國人像個網路警察,不允許任何人說中國不好,同時卻惡意貶低華裔演員外貌,中國人應當自省這無理的雙重標準。

中國人的玻璃心越來越嚴重,按照中國人的邏輯就是,中國是國際社會不可或缺的極大市場,所以理所應當地要求全世界都是應該顧忌中國人的感受。但同時中國人不必顧忌中國人的感受,他們可以因為華裔演員長相不符合中國主流審美標準而刻意貶低,可以因為華裔導演說了一句不中聽的話而稱其為「靠辱華上位」,也可以因為中國人買了不使用新疆棉花的品牌而孤立同胞。

中國人這種「唯我獨尊」的心態再不改變,學不會與人相處的禮貌之道,只會加快走出國際主流圈,變得孤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