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航、諾富特群聚感染延燒已35人確診,飯店宿舍混居、分層分流等管理疏失遭批「四不管」

華航、諾富特群聚感染延燒已35人確診,飯店宿舍混居、分層分流等管理疏失遭批「四不管」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諾富特2館是防疫旅館,1館是過境旅館,高樓層又用作華航機組員防疫宿舍。旅客動線與房務淸潔易成疫情破口,但多個不同主管機關權混亂責,造成管理上十分混亂。

華航機師案、諾富特飯店群聚感染不斷擴大,目前共35人確診,超越之前的桃園醫院院內群聚21人。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日前就曾指出台灣處於「社區感染邊緣」,必須持續提高警覺。這起事件為何走到這一步?今(10)日此群聚又再新增4人,其中1例感染源不明,立委們質詢時砲聲隆隆,要求釐清諾富特飯店混宿、員工健康管理的疏失責任,但在多位立委追問下,交通部、民航局、華航和桃園市政府等官員幾乎都問不出答案。

諾富特事件有多嚴重?

諾富特和華航的感染事件,是今年以來最大群聚感染,也是國內首起飯店群聚,超越部桃事件21位確診,目前共計35位確診者。確診者從機師到飯店員工、再到家戶內傳染,包括13名華航本國籍及印尼籍機師、1名空服員、7起家庭群聚共14人感染、6名諾富特飯店員工、1名飯店外包商染疫。

然而事件爆發至今,傳播鏈還未完全釐清,依照目前的基因定序調查,確定有3個不同的感染源範圍,仍有13例感染源未知。

05_10v2

爭議1:機師確診後9天飯店才清空?

民眾黨立委邱臣遠指出,4月20日3位機師確診後,29日諾富特才淸空,9天空窗期造成疫情擴大,中央、地方疫調資訊更不同步,無法即時啟動防疫。

爭議2:員工健康管理?

諾富特飯店也被質疑,未能落實對員工健康管理,增加散播病毒風險。

陳時中之前就曾表示,最初被發現確診的房務主管(案1120),儘管已出現症狀並三度就醫, 但當醫師詢問TOCC(旅遊史、職業別、接觸史、群聚)時,該個案沒有如實告知,也不願透露職業和工作地點,錯過即時通報時機。接著後續出現案1091、1092、1078、1079等4位基因序列與案1120相同,其中3位還曾住過諾富特旅館,與案1120發病的時間相近,可推測其中有傳播鏈存在。

另外,移入集中檢疫所當天發現3名發燒員工,如果天天落實量體溫,就不會當下才被衛生單位發現發燒還是照常上班。

《蘋果日報》更獨家取得諾富特飯店匿名員工爆料表示,飯店內有諸多狀況。包括房客走後,因為時間僅有1小時,曾出現只整理沒消毒,就給下一位住客入住的情況;以及送餐人員平常只穿便利商店可以買到那種輕便雨衣來去送餐。另員工用餐的餐飲部,其實是外包廠商在經營,且該廠商已有人被隔離,讓員工們都很擔心飯店5月17日要恢復營運的可行性。

爭議3:防疫旅館還是防疫宿舍?

諾富特飯店分為1館和2館。1館是本館,本來只能作為一般旅館使用,但後來因應華航機組員的需求,將1館的7和8樓改為「防疫宿舍」,提供華航機組員在隔離檢疫的期間住宿使用。根據「外籍航空器機組員過境防疫」、「國籍航空機組人員防疫健康管控措施辦法」,國籍的航空公司本來就可指定員工宿舍作為檢疫處所,因此諾富特將1館中的高樓層員工宿舍,作為機組員檢疫處所。

諾富特日前曾表示,雖然整棟1館有提供華航機組員及一般旅客住宿,但有落實防疫措施,機組員與旅客採分層分流管理,並隔開雙方動線。

有民眾曾在2月時,檢舉諾富特1館的「混住」情況,指揮中心當時函請桃園市府處理,接著公文再轉民航局。民航局要求1館也轉作防疫旅館用,但4月民航局再度確認是否有落實相關規範時,諾富特飯店回函表示,做為華航的防疫宿舍,管理都符合武漢肺炎因應指引,防疫旅宿設置及管理,落實房間分區管理、一般民眾動線區隔等防疫措施。

2館則是有申請作為「防疫旅館」,諾富特向桃園市政府申請核定(作為防疫旅館的)也是在2館;但民航局、桃市府未曾針對兩館進行稽查。一般民眾入住1館不知樓上和隔壁館就是檢疫旅館。作為防疫旅館使用的2館人員自由移動到1館,造成接觸與感染的可能性。

指揮中心在2020年3月推出《防疫旅館設置及管理》指引,當中明確規範防疫旅館要件,建議以「獨棟建築」較佳,儘量避免居家檢疫或隔離者與其他民眾有互動機會。但若為單獨樓層,入住旅館之動線應分流,避免與一般民眾重疊或使用同一電梯;也就是說只要做好規畫、落實分艙分流,「分層防疫旅館」在規定上是可行的,日前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也透露,全台有52間防疫旅館是採取分層方式。

爭議4:分層分流落實程度

依照指揮中心的防疫旅宿設置指引防疫旅宿檢核表,旅館可以獨棟、單層或可以將部分房間分區管理(房間位置及範圍於申請時應標示)等方式安排居家檢疫者或隔離者入住,入住時安排與一般民眾分開或分次使用電梯。另各地方政府也會訂定自己的標準,桃園市衛生局就曾指出,「分層防疫旅館」要有可以完全獨立、沒有接觸的出入口和通道,不能跟遊客有所接觸等原則。

問題出在諾富特可能並未徹底實施分流。立委林俊憲今天也指出,根據國籍航空公司實施機組人員防疫健康措施作業原則,原本機組人員就可以住進檢疫宿舍,混住不是問題,問題是分流管理。「分層防疫旅館」本來就允許分層接待檢疫旅客,但除了要事先申請外,也必須做好動線規劃,避免檢疫旅客與一般民眾有機會接觸。

諾富特雖然有分層,但因為並未事先向桃園市政府申請「分層防疫旅館」,並經過衛生局核准,可能造成入住者的危險。1館是一般旅館,在高樓層作為機組員檢疫宿舍同時,飯店低樓層仍持續接待一般旅客,這已經違反了防疫旅館上述需「分開出入口和通道」的原則。這也是諾富特遭桃園市政府和交通部觀光局開罰的主因。

另外像日前的案1174就是旅館工程部員工,因業務需要,經常與房務部往來,指揮中心在記者會上指出,案1174在防疫旅館內的活動足跡「就是跑來跑去」,也就是這些旅館員工的移動也可能造成感染風險。

爭議5:權責不清,各單位互推責任

立委高嘉瑜質疑,諾富特2館是防疫旅館,1館一邊是過境旅館,一邊又是華航機組員防疫宿舍。現在國籍、外籍機組員跟民眾在1館混居,旅客動線與房務淸潔易成疫情破口,但多個不同主管機關權混亂責,造成管理上十分混亂。

立委陳明文也質疑,諾富特1館7、8樓的分層由誰核定?交通部表示,應該是華航把富特1館當防疫宿舍來使用,華航副總經理陳奕傑則表示,諾富特飯店4月回函時說,分層有符合防疫宿舍規定,機組員可以入住,而且諾富特飯店是華航委託雅高集團經營,合約上華航不能干涉營運。

衛福部次長石崇良則表示,防疫旅館和機組人員的規定,都是在指揮中心討論過後決定的,但指揮中心只是定原則,主要監督權責還是在地方衛生單位;交通部也在答詢時多次表示,後續稽查的責任屬於桃園市政府,但桃園市政府認為,2館是防疫旅館才是政府所轄,1館為一般旅宿,責任上應屬華航。

多位立委都點名華航、民航局、交通部和衛福部官員上台,卻多次得到「防疫是大家的責任要共同承擔」等模糊的答案,導致立委們都十分不滿,認為就是因為管理權責劃分不清,才導致執行出現漏洞;並批評現在群聚感染持續擴大,主管機關竟然還繼續互踢皮球,華航、諾富特遭政府開罰數十萬不等的罰金,但指揮中心、地方政府卻好像完全沒責任。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