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外教廣東話,因語言可以是最佳的使者

在海外教廣東話,因語言可以是最佳的使者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算離開維港幾千里,都不忘獅子山下的文化,以及辛勞養育自己的父母成長的地方,還把粵語傳授當地人,令人敬佩。

香港人移民日多,自然有在外地教授粵語的需要和經驗。除了教導子女外,有時也和身邊朋友閒談,互教一兩句母語。

我第一次教廣東話,是在2007年參加慕尼黑歌德學院的暑期德文班上。那時第一次與不同國籍的同學上課,又驚又喜,對在本地中學讀書的我,是難得的體驗。班上有位身材肥胖的墨西哥同學,名叫安德斯,他第一課開始前坐了在我旁邊,然後他問從哪裡來,並叫我教他一句母語的粗口,以後打招呼用。我很少說髒話,但既然外國人有心學,那就跟他分享吧。於是我教他說廣東話四字經,他很有心的抄下那幾個字的拼音,然後不斷重覆,並請我矯正他。接著,他禮尚往來,教我墨西哥國罵「chinga tu madre」。我也不敢怠慢,在新帶來的筆記本上抄下這佳句。結果在新簇簇的筆記簿上,未寫下任何德文,就先寫了兩句髒話。

那個年代,大部分港人還未有捍衛粵語的概念,不少也視廣東話為方言。在海外有人叫他們教幾句「中文」,他們或多選擇教普通話。這位墨西哥同學,到學期最後一天仍然記得這四個廣東字,我十分感動。我想,他回到祖家後,應該會不斷教人這句話,也令更多人知道香港的存在。

AP_2103215298762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同年,我也去了英國一所寄宿學校交流兩星期。那裡有約十名香港學生,除了一位在當地土生土長,其他都是長大後才過去的,所以平常他們多以廣東話交流。有次在宿舍內和一群學生看球賽,有球員把球射到離地萬丈,我就用廣東話跟身旁港生說:「嘩,呢球炒飛機喎!」誰知另一旁的英國本地生聽到,立即指著這名港生,用英文跟我說:「Yes, that guy likes to da fei gei!」(編按:「da fei gei」即粵語的「打飛機」,是男性自慰的謔稱)然後一群學生笑作一團。我立即問這些港生:為甚麼這些英國同學會這麼地道的廣東話,肯定是你們教的吧?他們點頭不語。我心裡很敬佩他們,因為他們就算離開維港幾千里,都不忘獅子山下的文化,以及辛勞養育自己的父母成長的地方,還把粵語傳授當地人。這些香港同學,大學畢業後多回港工作,更引證這份對香港的感情。

我相信這群「鬼仔」,就算把寄宿學校的所有學科都忘掉,十多年後的今天一定還記得「da fei gei」這句粵語,說不定今天遇到眾多的BNO移民,第一句就問他們:「Have you da fei gei today?」教這些港人暖在心扉,體驗到英國人的熱情,比英國首相說一百句更有效。

這兩件事令我開始反思廣東話的價值,也令我決定多向外地人介紹香港和我們的文化。今天在外的港人,不要少看自己茶餘飯後教當地人講的幾個單字,它們可以是最佳的使者,讓人了解到爐峰之美。

本文獲授權轉載,題目由編輯所擬,原文可見於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