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的落魄人〉:40年前的魯蛇把妹歪歌,背後其實藏著原住民的悲哀

〈可憐的落魄人〉:40年前的魯蛇把妹歪歌,背後其實藏著原住民的悲哀
截圖自馬世芳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這些年,陳明仁無數次演唱〈可憐的落魄人〉,有人問他為什麼年輕時候會唱這麼「流氣」的歌?他正色道:我再唱一次,請大家仔細聽,在心裡把歌詞的「你」換成「政府」,「我」換成「原住民」試試看。

文:馬世芳

因為應邀講演「台灣威權時代禁歌史」,重新發現了一首埋在記憶深處的歌。一眨眼,將近40年了。

那時候我還是小學生,我天天坐校車上下學。開娃娃車的孫伯伯(他有個注定當司機的名字「孫繁運」)是山東老兵,開車戴一副露指手套,每接到一位小朋友就會用大嗓門兒唱名。他見到我,都會極精神地用山東腔唱歌也似地喊:「馬世芳,四四方方的馬!」然後呵呵大笑。

高子洋填詞譜曲,換來判刑管訓

孫伯伯很愛聽歌,口味兼容並蓄:不只鄧麗君、姚蘇蓉、青山、謝雷,也聽鳳飛飛、劉文正、歐陽菲菲、崔苔菁。我們一車小朋友就這麼聽著孫伯伯的錄音帶,度過6年時光。偶爾他的車上會放些在廣播電台和電視台都不會聽到的歌,比方有首旋律很怪的歌唱著我們都聽不懂的「那魯灣啊依呀西呀那嘛仙」,還有一天聽到這樣的歌:

你可以戲弄我,也可以呀不理我

就算你不再愛我,見面也該說哈囉

你也可以欺騙我,也可以呀利用我

就算你不再愛我,見面也該說哈囉

後來好一陣子我們幾個小朋友沒事都會唱一句「見面也該說哈囉」,然後笑成一團。這首歌「碰答答、碰答答」的節奏,很有山地歌的感覺,聽過就忘不掉。但我得到很多很多年之後,才知道它的原唱和原作者,以及背後辛酸曲折的故事。

這首歌叫〈可憐的落魄人〉,詞曲作者是卑南族人高子洋。這首歌在部落傳唱很廣,同是卑南族人的歌手陳明仁,原本在台北西餐廳駐唱,回鄉聽到年輕人都在唱這首歌,便把它加進自己在台北駐唱的曲目。1981年他在自己的專輯收錄這首歌,一炮而紅,據當時媒體報導,錄音帶賣了超過70萬卷。若把夜市盜版加進去,總銷量絕對超過百萬。我小時候聽到的,就是陳明仁的原唱。

根據當年洋洋灑灑的「歌曲查禁標準」,這首歌一口氣觸犯了「詞意頹喪」、「意境晦淫」、「曲調狂盪」、「文詞粗鄙」的禁令,當然沒通過新聞局廣電處審查,不許在媒體播放演唱,只能地下流傳——那年頭,流行歌的「地上」和「地下」,場景往往大不相同。不能在廣播、電視、電影播放的歌,自會在民間找到遍地開花的一片天地。

1980年代好幾首銷量百萬的經典名曲,像沈文程〈心事誰人知〉、陳小雲〈舞女〉,都上了禁播榜,卻也早已成為台灣人集體意識的一部分,歌詞甚至屢被政商界頭臉人物引以自譬。所謂禁播令,搞不好反而助長了它們地下傳唱的聲勢。

早在1973年,高子洋當兵時邀集親友成立「愛心互助會」,每人每月捐100元,幫助有需要的族人。他在自助會章程收錄了三首歌,包括傳唱極廣的〈我們都是一家人〉:「你的家鄉在那魯灣,我的家鄉在那魯灣,從前的時候是一家人,現在還是一家人⋯。」沒想到這首歌害他被有關當局懷疑「違反禁令組織集會結社」,警總把他押到祕密地點關押審訊幾十天,最後雖然無罪開釋,卻成了遭監視的「列管分子」。

退伍後,他又因這條「前科」被管區警察羅織罪名變成「地方首惡」,判了2年10個月徒刑,從岩灣監獄輾轉送去蘭嶼勞動管訓。等他刑滿回家,才知道老母病逝、弟弟失學、女友遠嫁——這一切,只因為他辦了互助會,寫了幾首歌。

戲謔歪歌的背後,藏著原民悲哀

〈我們都是一家人〉在部落傳唱開來,又被大學生帶到了「救國團」活動,成為大家耳熟能詳的團康歌曲,沒有人知道原作者在蘭嶼的烈日戴著腳鐐做苦工,並因為這首歌落得家破人亡。高子洋出獄後繼續寫歌,很多都由陳明仁錄製唱片,那些混合日語、台語、族語的歌,常常唱到都市原住民流浪思鄉的故事,幾乎都被廣電處貼上「頹廢、消極、低俗」的標籤,一律禁播。

高子洋持續創作,累積寫了300多首歌。他早年的作品屢被盜用、轉賣,也無力興訟爭取版稅,到了「後解嚴」時代,他索性自己錄CD,自產自銷,出了幾張DIY專輯,知音有限。直到現在,唱過他的歌的人很多,知道他名字的人卻依舊寥寥。

〈可憐落魄人〉的原唱陳明仁,後來投身原住民運動,和陳主惠、雲力思、莫那能等原運先驅一起成立「飛魚雲豹音樂工團」,錄製了許多厲害作品。普通聽眾更熟悉的,則或許是他和泰雅族歌手吳廷宏等人合組,曾經拿下金曲獎最佳重唱組合的「北原山貓」。

過去這些年,陳明仁無數次演唱〈可憐的落魄人〉,有人問他為什麼年輕時候會唱這麼「流氣」的歌?他正色道:我再唱一次,請大家仔細聽,在心裡把歌詞的「你」換成「政府」,「我」換成「原住民」試試看:

每一次我見到了你,你總是斜眼看看我呀瞪一眼

到底我是個落魄的人,請你可憐呀心上人

喔伊喲,呼伊呀⋯

唱罷,全場愀然。一首乍看無厘頭的歪歌,竟然當場變成了悲傷的抗議歌曲。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更多《財訊》文章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5G帶來的低延遲、高頻寬與多連結等特性,在產業上也創造出更多場景應用。但在打造場景背後,存在著不少需要被突破的技術與人才需求,此時,產學合作就成了重要關鍵,由產業出題,讓學生們得以在求學時期就先學以致用,才能快速掌握5G未來的致勝關鍵。

隨著基礎建設的逐步完備,5G頓時成了推動各式產業向前躍進的大浪,即便各式場景都將因5G而進入下一章,但也考驗著當前掌舵手從技術到場域整合的實力,這艘船應該怎麼順著5G浪潮航行,更凸顯產業對「有能力駕馭5G場景應用」人才的渴求。

對此,經濟部工業局也超前部署,為解決未來5G產業人才缺口,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藉由企業對市場敏銳的嗅覺進行出題,攜手學子的創新與創意,以產學合作的方式讓人才有機會搶先跨入實戰場域,不只是學以致用,更能為研究計畫或職涯規劃帶入全新觀點。

今年,有不少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與學生,透過計畫豐富的資源,在各自研究的領域上有了全新體驗。「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經過密集聯繫了解後,找出三所各有特色的學校教授,作為本次訪談對象,其中包括:推動跨域人才的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和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以及專攻天線應用領域的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

資策會教研所_廣編圖表_(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從推薦學生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後,教授們觀察到學生有什麼樣的改變?以及如何以傳道授業解惑的角度帶領同學成長?以下是本次《關鍵評論網》直擊各實驗室教授們對於5G全新世代的見解,也帶大家了解產官學如何方向一致的航行在5G大浪上,發現市場與需求的新契機。

鼓勵學生參與計畫,發揮創意接招產業出題挑戰

Q1:您對於經濟部工業局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看法及觀察為何?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以下簡稱臺科大)呂政修教授:這就像「試婚」過程。產業始終在面臨人才荒,若能藉由產學合作會是個好的開始,透過企業出題,尋求學界支援,讓業界培養未來所需人才,同時學生也能在步入職場前了解市場上正面對的挑戰及自我欠缺的技能,加速未來5G產業的落地應用,特別是也有機會培育出跨域人才,讓5G發展更加多元。

國立成功大學(以下簡稱成大)張御琦教授:我認為這是一個很棒的計畫。我們的學生在台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業師的帶領下,發揮自己課堂所學,捲起袖子動手解決產業提出的挑戰,對技術落地、成本考量以及跨部門溝通都有大幅度進步,這是課本無法提供的寶貴經驗,並且產學合作的計畫中,讓學生能更快了解他們的所學究竟在解決未來5G產業的哪些問題,相當有意義。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以下簡稱高科大)陸瑞漢教授:就我觀察,這樣的計畫能發揮兩個不同價值,其一是率先掌握產業需要的技術研發、其二則是培育產業人才庫。我一直很鼓勵學生在能力可及下多參與這樣的計畫,目的是希望藉由產業合作過程中,減少產學之間的落差,特別是5G產業發展日新月異,需要更有韌性的學習態度才能因應未來各種挑戰。

JOHN42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左起為: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柯承佑執行長、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

Q2:「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對未來產業將帶來哪些潛在的影響?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5G產業的應用已不再是單一領域,需要集結跨域人才一同找出解方。當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願意任用非本科系的研習生時,我想就已成功一半。因為產業需要整合有技術、創意與場域應用等各式人才,透過計畫讓學生能學到跨域知識,同時創造彼此的溝通機會,對未來推動5G產業發展將能激盪出更有創意的火花。

成大張御琦教授:產學合作是串起業界跟學界的橋樑。學生目前所面臨到的產業題目,多半都還是跟製程有關,但當全球都在倡議淨零碳排的此刻,實驗室所賦予他們的能力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有機會導入到產業中,可以說在計畫的推動下,開始讓學生學習多元思考,從不同角度看問題,就能為產業未來的發展注入一股創意活水,創造產業與學界互利、共創價值的生態。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所投入的產業比較專一,就是以天線技術為本位,相比其他應用領域可能需要的跨域人才,這塊所追求的反而是,在本職學能上的實際場域該如何落地應用。因此,在計畫的推動下,我相信能讓學生們更早了解在整個5G產業鏈中,筆電、移動裝置、電動車等不同應用上,天線的設計該如何發揮最佳效益,以求為產業未來發展取得最佳利基點。

陸瑞漢教授

Photo Credit:陸瑞漢教授提供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分享產業與學界應如何互助合作,開創更多產業發展新機會。

企業靠計畫超前部署,培育5G場域人才應戰

Q3:您認為「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產學合作能如何紓解求才若渴的現象?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我們希望能「以戰養才」,而這項計畫相比單點式的競賽而言,更具全面性及前瞻性。透過企業出題讓學生能將實驗室及課堂所學與實務結合,在了解產業問題之前也能洞察自己本職學能的不足,進而誘發學生主動求知的慾望,想必對未來5G產業的人才培育上將有長足的助益。

成大張御琦教授:我們有不少博士生加入這項計畫。過去社會整體氛圍一直對博士生有偏見、認為他們多以學術研究為主要任務,在實務經驗上相對缺乏,但我認為博士生的技術養成是條漫漫長路,同時也為培育未來人才帶來機會:產業能善用博士生的獨立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訓練他們在本職學能上的深化,同時在實驗室研究計畫的時間管理上,也能發揮統御能力,例如掌握好碩士班學弟妹的研究進度,為未來成為管理職做準備,透過計畫是博士生領導力培養的最佳練兵場。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已經與川升股份有限公司簽訂MOU,可以見得產業相當積極希望透過產學合作育才、留才。我也告訴實驗室的學生們,市場上不只有一個護國神山,其實還有許多領域值得去關注,並發揮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我不認為市場上真的存在人才荒,反倒是企業應挹注資源與學界合作,儘早培育產業需要的人才技能;而學生也該透過這樣的訓練,找出自己的興趣,提早對未來職涯作出規劃,深度挖掘自己的潛能。

DSC_262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綠能元件實驗室的同學們一同參與本次訪談,分享自身參與學習經驗。

Q4:您如何看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中,教授與學生其角色扮演的重要性?

臺科大黃振皓教授:學生比我們都還要積極爭取這項計畫的實習機會。對我們來說,學生在其中得到的不只是與業界溝通的能力,也能將經驗帶入研究計畫,並傳承給學弟妹為學習帶來更正向的影響;而作為教授,則是盡量讓學生自由發揮,確保學生在加入計畫後能獲得有系統的訓練,而這項計畫也確實為學生規劃了非常紮實的內容,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支持學生持續參與。

成大張御琦教授:技職體系的學生有比較多銜接產業的技能,我認為高教體系的教授應該要站在「鼓勵」的角度出發,讓學生能多參與這類讓學生可近距離接觸產業的計畫,提早培養跨域的技能與接觸相關環境,唯有教授願意放手讓學生嘗試,學生才會在求學過程中找出自己的興趣並學以致用,5G產業的多元性也才能遍地開花。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身為教授非常贊成學生投入產學合作,但我認為參與計畫不應因噎廢食,反而要懂得學習時間分配,實驗室的計畫、論文的研究及實習的案子,都能帶來不同的學習與腦力激盪,不只是本職學能更是職場態度的磨練,每個角色對學生都充滿挑戰,能為實驗室裡注入活力,學生更應該要感激政府這類的人才培育計畫帶來的學習機會。

DSC_281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與參與「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學生。

計畫持續進行,助5G產業揚帆升級

面對學生加入這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教授們不約而同地認為從個人到實驗室,學生們都像是脫胎換骨般帶來了全新活力,對於知識的渴求也比過往更加積極,並且讓學弟妹們看見參與計畫帶來的前後改變。正因5G列車已經開始啟動,臺灣作為全球產業鏈中的要角,接棒人才更應持續強化技術量能保有即戰力、並更接地氣,而透過未見歇止的計畫推動,在這個趨勢浪潮上縱使產業發展仍充滿挑戰,但能攜手產官學各方力量,在不同場域中持續磨刀練兵,依舊能為下個新世代在5G產業裡找到自己發揮的舞台與新天地。

▶瞭解更多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為5G職涯啟程做準備!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