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深夜的電話》:我想調查一些地方,讓我外借這顆顱骨一週吧

【小說】《深夜的電話》:我想調查一些地方,讓我外借這顆顱骨一週吧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小田刑警離開之後,俊夫開始調查放在骸骨旁邊的附屬品。全都已經破損、腐爛了,俊夫十分小心翼翼地拿取,先是拿起帽子,套在顱骨上,尺寸剛剛好,甚至還有一點小。

文:小酒井不木

顱骨之謎

如果不是富三的顱骨,被視為嫌犯遭到逮捕的富三繼母,將會即刻獲得釋放,這樣一來,被殺害的人又會是誰呢?是跟富三一起下落不明的津田榮吉嗎?

山中的骸骨

那是五月中旬,實驗室前院的毛泡桐嫩葉總算長齊的某個早晨。塚原俊夫口中的「P叔叔」,警視廳的小田刑警難得穿著一身便服,來到我們的事務所兼實驗室。小田刑警是東京附近,△△縣鄉下來的人,那座村子的小田刑警親戚家裡,發生一起事件,所以前來委託俊夫,請他解決事件。

距今正好五天前,△△縣XX村附近的深山裡,有兩名農夫去挖堀前幾年關東大地震造成的山崩處,沒想到竟然在一棵松樹的根部,意外發現一名十二、三歲的少年屍體。死者應該死亡多時,包裹在單衣裡的身體,一旁放著學校帽子的頭部,幾乎都化為骸骨,根本不知道是哪個地方的誰了。

兩個農夫嚇了一跳,跌跌撞撞地跑到F鎮的警察局,緊急通報事發的經過,警察局立刻派出三名員警,趕往現場調查。

被挖出來的屍體穿著紺絣的筒袖單衣,纏著黑色的兵兒帶,頭的部分包著擦手巾,繞到後方打結。掉落在頭旁邊的學校帽子,徽章無疑是來自XX村的小學,懷裡的零錢包空無一物,木屐烙著「草野」的烙印。

那座山位於XX村到F鎮的半路上,發現屍體的位置,平常好像是人煙罕至的地方。不過,聽到傳聞的村民們爭先恐後地聚過來,不久,得知死亡的少年,是村裡相當有錢的資本家——草野總三的長子,草野富三。尤其是他的母親到場後,表示衣服和木屐全都是富三的物品,雖然臉孔已經無法辨識了,如今已經沒有任何懷疑的餘地。

故事要回溯到大正十二年(西元一九二三年)的八月三十日。死亡的少年草野富三,跟同年級(尋常六年級生)的少年津田榮吉,各自從家裡拿走五十圓,就此行蹤不明。兩個人是連學校老師都束手無策的不良少年,過去也經常蹺家,不過偷走這麼一大筆錢,倒是很少見,有人表示看見兩個人一起前往F鎮,也有人說看到富三搭乘前往東京的火車,兩家分別等了一整天,終於了解他們不會再回來了,便分別派遣使者,命他們在九月一日早上造訪東京,前往可能的落腳處。

後來,就是那場大地震了。派去找兩名少年的人們、少年們,可能全都燒死了,再也沒有人回來,所以大家認為他們化為東京的塵土了。

然而,理應前往東京的富三,為什麼會死在這樣的深山裡呢?說不定另一名少年榮吉,也一起被山崩掩埋了,於是村民齊心協力,挖堀附近的土壤,終究是沒能發現榮吉的屍體。

為什麼富三會獨自來到這樣的深山呢?警察先傳來目擊兩名少年前往F鎮的人,仔細詢問,畢竟事情已經過了一年半,他的回答含糊不清,說不定兩人還是分別偷走家裡的錢吧。

於是警察繼續推測,從零錢包空無一物,以及脖子上纏著擦手巾,推斷富三可能被強盜帶進深山裡勒殺,再搶走他身上的五十圓。

不過,強盜又是誰呢?這種事也沒人知道,警察想要緝捕犯人到案,於是質詢富三家的情況,認為富三的母親涉有重嫌。

這是由於富三是母親阿房的繼子,警方推斷一定是她為了讓富三同父異母的弟弟繼承家裡的財產(父親已經於數年前過世),才會將富三帶到深山,將他殺害,聽說榮吉捲款逃家,便宣稱富三也拿錢離開了。

因此,警察將富三的繼母阿房拘捕到警察局,嚴厲地偵訊她。結果如何呢?繼母阿房坦誠自己殺害富三。

據說小田刑警與繼母阿房是表兄妹關係,他跟繼母見面與談話,結果堅信阿房絕對沒有殺害富三,都是被逼供的,他本來打算親自調查,只不過,由於職掌的關係,不方便涉入,於是來委託俊夫調查這起事件。

「我知道了。看來是很有趣的事件呢。」聽完小田刑警的話,俊夫爽快地說:「總之,我必須先看過那具屍體。我現在就可以出門,請您帶路吧。」

我們三人很快就搭乘火車,來到F鎮。一踏進警察局,小田刑警便說:「俊夫,你要不要見阿房女士呢?」

俊夫回答:「不了,我先調查屍體吧。看情況再說,有需要再跟她見面吧。」

屍體置於另一個房間。那是一具慘不忍睹,已經泛黑的骸骨,帽子、衣服等附屬品則排在一旁。俊夫先是拿起顱骨,端詳了一陣子之後,對小田刑警說:「要是有富三的照片,請幫我借一張。」

小田刑警離開之後,俊夫開始調查放在骸骨旁邊的附屬品。全都已經破損、腐爛了,俊夫十分小心翼翼地拿取,先是拿起帽子,套在顱骨上,尺寸剛剛好,甚至還有一點小。

俊夫不知道想到什麼,露出微笑將戴著帽子的顱骨放在一旁,接著檢查破損的絣織單衣。也許是想到什麼可疑的事,他歪著頭想了一會兒,隨後拿出手帳,畫出後面的圖,還如圖示,寫下一句話,「沾到泥巴的地方」。

後來,俊夫仔細地檢查木屐、錢包跟兵兒帶,似乎沒什麼可疑的地方,他並沒有在手帳留下任何紀錄。

就在忙東忙西的時候,小田刑警帶著富三的照片回來了。那是一張明信片大小的清晰半身照,沒戴帽子,長得一副狡滑的模樣。俊夫盯著照片看了一會兒,又拿起戴帽子的顱骨,兩相比較,接著把帽子摘下來,看來看去,不久,他總算對小田刑警說:「P叔叔,我想調查一些地方,請您幫我申請,讓我外借這顆顱骨一週吧。」

小田刑警立刻去申請,過了很久都沒回來。

俊夫憤慨地對我說:「大哥哥,鄉下地方的警察真不懂變通耶。這樣一來,我就不能進行真正的調查了。」

等了兩個多小時,小田刑警終於露臉了,他說:「我總算說服他們,可以借走了。」

小田刑警又接著問:「俊夫,你要不要見見阿房女士呢?」

「不用急著在今天見面。我更想去榮吉的家,去見他的母親。」

榮吉有五個兄弟姊妹,父親已經不在了,母親雖然是親生母親,不過她認為是富三害榮吉變成不良少年,十分憎恨富三,也是由於富三的唆使,榮吉才會帶走一大筆錢,她感到非常憤怒。

她還認為,富三之所以變成那樣任性妄為的孩子,全都是那個繼母的錯。那個繼母是惡魔,所以才會殺死富三,最後終於遭到天譴了,她不知道小田刑警是阿房女士的親戚,對著我們不斷痛罵阿房女士。俊夫沉默地聽著她的話,突然露出壞心眼的目光:「請問榮吉先生是跟富三先生一起離家出走的嗎?」

「當然啦,他都是被唆使的。」

「如果是真的,榮吉先生應該親眼目睹富三先生遭人殺害的情況。」榮吉的母親回答:「你怎麼會知道這種事?」

「我當然知道啊。如果富三先生慘遭殺害,榮吉先生就在一旁,表示殺人的是⋯⋯」

俊夫還沒把話說完,對方似乎已經聽出他的弦外之音,瞪大了眼睛,非常訝異。

「欸,你這孩子真沒禮貌。竟敢說這種話⋯⋯」說著,轉身就走進房裡了。

老實說,俊夫原本打算來借榮吉的照片,卻惹火他的母親,只好空手而歸。

在返回東京的火車上,俊夫對小田刑警說:「P叔叔,回到東京後,請您立刻通知報社記者,發一篇明天的新聞稿。內容是XX村的事件,經過塚原俊夫的調查,推測繼母並不是犯人,俊夫為了證實他的推斷,將復原顱骨。這是日本首次嘗試顱骨復原,不過俊夫一定能順利成功吧。結果應該可以得知慘遭殺害的少年長相,若少年並非富三,事件也許會朝向意外的方面發展。」

一直以來,俊夫從未炫耀過自己的能力,現在卻誇口表揚自己,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此外,慘遭殺害的不是富三,而是另有其人嗎?

相關書摘 ▶【小說】《深夜的電話》:我期待許久的事件終於上門了——他兒子被綁架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深夜的電話:藏在細節裡的暗號,小酒井不木的科學主義推理短篇集》,四塊玉文創出版

作者:小酒井不木
譯者:侯詠馨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日本科學主義推理小說家、醫學博士小酒井不木的偵探短篇集。

深夜裡電話響起:
「大事不好了。現在這邊發生了殺人案。」
「什麼?殺人?是誰?在哪裡遇害了?」
「遭到殺害的人,是全東京人都認識的名人。」
「是誰?」
「你猜猜看是誰?」

一件件看似謎霧重重的事件,
在科學手法與邏輯推理之下,
鑑識科學×醫學知識×顱骨復原術……
帶你找出真正的犯罪兇手。

日本著名推理小說家——小酒井不木,熱愛「科學主義」的推理小說,於是創作出天才少年科學偵探——塚原俊夫,展開一連串破案解謎的故事,結合科學與醫學理論,無論遭遇多少危機與困難,必定要揪出殺人兇手。

深夜的電話-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四塊玉文創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