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記者的勞動環境:工時長又薪水低,如今還得面對政府打壓和假新聞肆虐

菲律賓記者的勞動環境:工時長又薪水低,如今還得面對政府打壓和假新聞肆虐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薪資福利來看,以ABS-CBN電視台為例,該公司正職記者可以拿到1到2個月的年終獎金、每年固定調薪、有薪病假、特別獎金、年假及額外的餐食補貼和健康保險等福利;至於契約記者,則分為6個月或12個月長的合約,固定薪資、沒有任何津貼、沒有健康保險,但通常提供1個月的年終獎金。

文:李宗憲(熟悉東南亞,熱愛新聞工作的媒體人)

契約記者的哀歌

「我今天篩檢,確定是新冠肺炎,」今年30歲的菲律賓 ABS-CBN 電視台記者瑞伊,在發燒好幾天後,4月底捎來訊息告訴我,他得到新冠肺炎。遠在台灣的我,除了希望他按時服藥,祝他早日康復外,愛莫能助。

菲律賓新冠肺炎疫情嚴峻,通常輕症病患就診後不會住院,只能自行回家隔離14天。瑞伊得知自己確診的第一時間,告訴主管後獲准 14天的病假,而與家人同住的他,必須和父母保持距離,獨自在房間內隔離休息。除了心情低落,做為家中的主要經濟支柱,這14天的病假,他也無法好好休息,因為瑞伊是「契約員工」,病假無給薪,代表這個月,他只能拿到兩週的薪水。

菲律賓許多勞工都是契約制,特別在電視台更為常見。當地法律規定,勞工在同一間公司工作滿6個月,就會成為正職員工(regular worker),但許多公司為了省錢,只請固定數量的正職員工,因此只會不斷續約而沒有將契約員工轉為正職。

從薪資福利來看,以ABS-CBN電視台為例,該公司正職記者可以拿到1到2個月的年終獎金、每年固定調薪、有薪病假、特別獎金、年假及額外的餐食補貼和健康保險等福利;至於契約記者,則分為6個月或12個月長的合約,固定薪資、沒有任何津貼、沒有健康保險,但通常提供1個月的年終獎金。

瑞伊強調,ABS-CBN已經是相對體制完善的媒體,其他媒體甚至報社的待遇,可能更差。根據菲律賓全國新聞工作者聯盟(NUJP)統計,當地已有38名媒體工作者感染新冠肺炎,其中2名攝影記者因重症死亡。瑞伊沒有健康保險也沒病假,只能放14天的無薪假。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LO)統計,菲律賓有700萬至1000萬的契約勞工,佔總勞工數約1/4。

2021050301
圖:Wikimedia Commons(Public Domain)
ABS-CBN在2020年5月5日停播前的畫面最後一句話是:「這是ABS-CBN集團第二台,為菲律賓人服務。現在熄機」。目前新媒體平台和付費電視頻道仍在運作。
RTS3IQ1U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ABS-CBN支持者在國會最終決定停播ABS-CBN後,於ABS-CBN奎松市總部外舉抗議標語。

疲憊的斜槓人生

契約記者通常都得身兼多個工作,才能維持好的收入和生活品質,有點類似台灣媒體常稱的「斜槓」,但真實生活不如斜槓青年充實而是疲累不堪。像是瑞伊除了記者本業,還在當地大學兼課,並接一些影片的案子,除了週末得上班,每天都工作到深夜才入睡。

瑞伊說:「在菲律賓媒體工作,必須得建立人脈並具備多種技能,才能兼差賺足夠的錢。」根據Salary Explorer統計,菲律賓的新聞記者平均月收入為4萬7700披索(台幣2萬7700元),但通常剛入行的記者,薪水只有台幣1萬初,比當地大學生起薪約台幣9000元高一些。

契約記者很沒保障,合約到期後能否續約,決定權通常掌握在公司。像是2020年遭政府關閉的ABS-CBN集團旗下的電視台,因廣告收入銳減,而關閉許多地方頻道和電台,裁員超過4000人,其中大部分是契約員工。根據《馬尼拉時報》2020年9月報導,共有4452名員工遭解僱。

不願具名、任職於菲律賓GMA電視台的資深新聞製作人,至今仍未轉為正職員工。她透露,她的薪水漲幅並不高,因此為了提高收入,必須負責更多的節目,因為她薪資是以節目數量計算。疫情前,必須常到外地採訪,每天的工作時數都超過16個小時,她說:「我常常會睡在公司,不然就是深夜才回家」。

2021050302
圖:Salary Explorer(Fair Use)
菲律賓的新聞記者平均月收入為4萬7700 披索(台幣2萬7700元)。

曙光:保護媒體工作者的法案

菲律賓記者的勞動環境差勁,除了工時長和薪水低之外,如今更得面對政府打壓、假新聞肆虐,以及社會對媒體的不信任等挑戰。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所公布的「2021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菲律賓在180個國家中列為第138名。

2021050303
圖:RSF 官網截圖(Fair Use)
菲律賓在「2021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 180個國家中列為第138名。

國際記者聯盟(IFJ)2018年曾經發表一份「東南亞媒體報告」指出,菲律賓記者的薪資差和工作條件嚴峻是最大挑戰。瑞伊和不具名的GMA記者都認為,他們的工作待遇實在太糟糕。

2021050304
圖:IFJ 2018 年「東南亞媒體報告」(Fair Use)
菲律賓記者的薪資差和工作條件嚴峻是最大挑戰。

終於,2020年底,菲律賓眾議院的勞工和就業委員會批准一項法案,旨在保護媒體從業人員,並要求雇主提供更好的薪資福利。草案中,包括規定必須享有健康保險、薪資不得低於最低工資,且應享有加班費和夜班補貼,採訪災難新聞時則必須另外給予津貼等。

筆者作為曾在菲律賓媒體工作及菲律賓馬尼拉雅典耀大學的新聞學研究生,我認為菲律賓的記者普遍都非常優秀,除了語言能力精湛,專業技能上也和許多國際媒體的新聞從業人員並駕齊驅,無奈的是因為當地整體薪資水準,以及勞工規範不夠完善,而必須持續忍受低薪環境,或得兼差累壞身體,實在不捨。

同時,我也看到當地新聞工作者對於這份職業的高度熱忱,但光靠熱忱支撐不能長久,給予新聞從業人員相對該有的薪資福利才是讓在民主社會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新聞業,持續堅持專業和走下去的重要關鍵。

圖:菲律賓眾議院官網(Public Domain)
菲律賓眾議院的勞工和就業委員會於 2020 年批准了草案 HB02476:「提供媒體工作者加強保護、安全與福利的法案」(尚未成為正式法律)。

編輯補充:

除了本文作者提到菲律賓眾議院的勞工和就業委員會於 2020 年底批准一項法案以保護媒體從業人員外,該國參議員 Jinggoy Ejercito Estrada 亦於 2oo7 年提出草案 SB. 515:「獻給新聞人的大憲章」(Magna Carta for Journalists),全名為:「獻給新聞的大憲章法案」(AN ACT PROVIDING FOR A MAGNA CARTA FOR JOURNALISM)。

衷心期盼台灣新聞人也能早日迎來屬於我們的「大憲章」

菲律賓「獻給新聞人的大憲章」法案《Magna Carta for Journalists》請點此

本文經卓越新聞電子報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