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山中的女尼:紅袈裟下的紅,在畫裡回顧自己與月經的關係

尋找山中的女尼:紅袈裟下的紅,在畫裡回顧自己與月經的關係
認真參與月經教育的阿尼們|Photo Creidt: 林念慈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藏傳佛教的觀念裡,並無月經不平等的說法,甚至在許多的月經工作坊的活動,都直接在大殿中進行,尤其是佛法的教義中,講求接受一切,安忍的練習。對於這些阿尼們來說:這些不便與身體上的苦,基本上都不算苦,就是接受,接受後祈禱。

文:林念慈

在2017年春季,我和妹子及友人們曾一起去喜馬拉雅山EBC(聖母峰基地營)的下環線健行。第一天一早5點搭上吉普車前往Solukhumbu(尼泊爾索盧坤布縣)山區的Phaplu(法普盧鎮,尼泊爾東北地區知名旅遊景點)小鎮作為健行的起始點,隔天徒步近五個小時,終於抵達下一個村落Junbesi(強倍喜村),當時同行的好友兼嚮導告知這段路程不會太難走,說頂多三小時到,但我們居然花了五小時才抵達民宿。

穿梭在藏式寺院主殿藍白色布簾下的女尼們

當時的我,已經跋涉了近五小時,體力相當透支,攤在雪巴人舒適的民宿木椅上,這時民宿的妹妹說:「我們這裡有一間在山頂上的女尼寺院,你們一定要去走走啊?要走一個多小時左右。」

友人看著我,八成覺得我一定不行了!直說:「我看你走不了了啦。」我有點鬧著脾氣的說:「走啊!我可以的!」

短暫休息後,我們又在路上了。民宿小妹Nima開心的邊走邊跳似的,帶著我們穿越美麗的雪山村,繞了小佛塔,經過了村子美麗的社區醫療站,接著開始穿越森林,往上走……

不久後,我看到了一匹美麗的白馬出現在眼前,還有女尼們穿梭在藏式寺院主殿的藍白色布簾之下,我們彷彿來到另一個世界般,如此的平靜,我完全忘卻所有健行的疲憊!全身也抖擻有精神了起來。

Nima興奮的叫我們去喝茶,我們被邀請到廚房旁的接客室。

image003
Photo Credit: 林念慈提供
念慈見過最美麗的尼寺廚房。

經過廚房時,天光灑在巨大的土灶上。阿尼們,捲起袈袍衣袖,雙手持著人身一半大小的木匙,直接站在土灶上,翻攪著巨大的鍋子!而土灶下方,正燃燒著熊熊的乾柴烈火,其他的阿尼們不時添加著柴火。

這個寺院是1960年代由藏傳佛教寧瑪派上師Kyabje Trulshik Rinpoche所創立的,院內跟隨上師的出家眾幾乎都是來自於西藏的難民。

寺院每日提供400多位出家人的三餐及茶水,巨爐上冒起了大煙,翻攪食物的阿尼滴著汗水,空間滿溢著食物的香氣,那個柴火薪茂的土灶,所有的鍋具都有如巨人食物的一般大小。

我看得出神,無法忘懷如此具有生命力的光影廚房。

事隔多年來到2019年陰冷的12月天。

清晨4點整,我整裝揹著登山包,跟護士Wangmo和紀錄片導演Riwati及香港的志工小英,搭上了一天最早的吉普車要前往Solu kumdu山區,這個地方叫做Phaplu。

由於前幾日山上下雪,路上都積滿了雪,我們對於是否能順利前往山區女尼寺院感到相當的不確定,怕被困在山區,也擔心路上的積雪難以前行。

但來自喜馬拉雅山區的高山護士Wangmo卻像是天不怕地不怕一般,叫我們不用擔心,一副老天自有安排的樣子。

一路上吉普車顛到不行,同行的雪巴女孩將音響放到最大聲,開心的高歌起來,我的耳朵已經快要震破了,直喊:sorry is too loud, we need to sleep ! 這時她才勉強將音樂降小聲一點。

就這樣搖搖晃晃地擠在車裡面,加上巨聾震耳的音樂,我們的車子開始駛入了Solu khumdu山區,前方也開始出現了雪景,白茫茫的一片景色加上雪山,大家的心情也開始興奮了起來!途中在休息站的tea house,居然吃到了我最愛的雪巴小吃馬鈴薯泥球湯加上濃郁香辣的山胡椒調味,真是冬季的聖品啊!

經過一整天的車程,從清晨4點開始到下午5點左右,我們終於抵達了Phaplu小鎮。

我一下車後,就驚覺,天啊!這不是我三年前來過的地方嗎?我們要去探訪的女尼寺院難不成就是我多年前無意間造訪的山頂上的寺院?原來這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真是不可思議。

事隔了三年,我如今好像才知道為何要來?前一晚因為前往寺院的路上都積雪,車子無法載我們上山天色已晚,大家又濕又冷了不知該如何是好,也沒有過夜的地方。我想起了Nima,那個熱情又活力四射的雪巴女孩,多年前我曾經住過她家民宿啊。憑著模糊的記憶,我帶著大家在黑暗中,就著手機的光,往村子深處走,我記得Nima家是在村子的最後方。這時一眼看到路的盡頭有一戶人家,落地的木質窗戶透著溫暖的光。我循著光走,想起來這個民宿前方的花園了,想起來這個石台階了。我打開門,丟下登山包,衝進去嗨著:「Nima,Nima,Where is Nima? 」

這時Nima居然出現在我眼前,我們倆都嚇了一跳,給彼此一個大大的擁抱!我知道我到家了,一路上的折騰與顛波終於可以安住了。

夜晚大家圍繞在傳統的藏式主廳,有著暖呼呼的鐵爐煙囪在房子的正中心,大家吃著好吃到不行的alu pack cake(馬鈴薯煎餅)、喝著熱茶,又似一趟女子的探險行一般,大家都因為可以暫時遠離加德滿都,來山區進行田野調查而興奮不已,夜晚闔眼鑽入睡袋,心裡期待著明日即將到來的女尼寺院。

晨間,在光中的奶茶

Solu khumbu的山區似乎有種魔力,尤其是早晨的光,這種光被我稱為是天使光。

雲霧散去的喜馬拉雅雪山,散發著金色的光芒,早晨的光透過木質窗戶的玻璃灑進了室內,照在我手上溫暖的奶茶上,暖了昨晚寒冷的長夜,喝完了奶茶後,我們即將前往海拔近三千多公尺的Thubten Choeling Monast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