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球獎涉種族與性別歧視:媒體巨頭、明星齊抵制,湯姆克魯斯退還三獎座表達抗議

金球獎涉種族與性別歧視:媒體巨頭、明星齊抵制,湯姆克魯斯退還三獎座表達抗議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好萊塢巨星湯姆克魯斯退還獲得的三座金球獎,其中包含1990年《七月四日誕生》、1997年《征服情海》的兩座最佳男主角,以及2000年《心靈角落》的最佳男配角。也讓金球獎的醜聞風波越演越烈。

北美影壇抵制金球獎的聲浪越疊越高,繼「黑寡婦」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綠巨人浩克」馬克魯法洛(Mark Ruffalo)等重量級影人出面對抗金球獎之後,好萊塢巨星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也接著跟進,他在稍早退還獲得的三座金球獎,其中包含1990年《七月四日誕生》、1997年《征服情海》的兩座最佳男主角,以及2000年《心靈角落》的最佳男配角。

AP_21082671617036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湯姆克魯斯

做為關注度極高的電影頒獎典禮,金球獎是由好萊塢外國記者協會(HFPA, Hollywood Foreign Press Association)舉辦,具有投票權的會員是一群代表各國並定居於南加州的外籍記者所組成,評審團大約90人左右。其實,今年第78屆金球獎在2月初公布入圍名單之後,直到3月初的頒獎典禮之間,便不斷爆出爭議,其中牽涉到種族歧視、性別歧視、以及「外語」風波等等。

金球獎的「黑人議題」算是今年在頒獎前最被各界放大檢視的議題之一。在頒獎之前,好萊塢外國記者協會被爆出評審之中完全沒有非裔成員,而根據《綜藝報》報導,好萊塢外國記者協會前主席Meher Tatna更爆料自2002年加入以來,此機構一直沒有非裔成員。以女性議題為訴求的組織「Time's Up」更在Instagram發布「金球獎破裂」的照片,藉此控訴由「白人把持」的金球獎。

 
 
 
 
 
 
 
 
 
 
 
 
 
 
 
 

TIME'S UP(@timesupnow)分享的貼文

金球獎的歧視風波被外界控訴「金球獎好白」,且評審團也缺乏種族多元性的觀點視角。有鑑於此,憑藉《芭樂特續集電影》拿下音樂/喜劇類最佳男主角的薩夏拜倫柯恩(Sacha Baron Cohen),就趁著得獎感言時嘲諷金球獎,開頭就說:「感謝這個『全白』的好萊塢外國記者協會。」而88歲且擔任金球獎會員有44年歷史的前主席菲利浦伯克(Philip Berk),更被爆料將「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BLM)描述為「種族仇恨團體」,雖然菲利浦伯克立刻遭到董事會驅逐,但此消息無疑重創金球獎。

雖然從最終得獎結果檢視,今年金球獎有3位非裔演員獲得獎項,包含《藍調天后》查德威克鮑斯曼(Chadwick Boseman)、《哈樂黛的愛與死》安德拉戴(Andra Day)收下影帝、影后,而《猶大與黑色彌賽亞》丹尼爾卡盧亞(Daniel Kaluuya)收下最佳男配角,但「金球獎好白」的印象無疑已經烙下。

除了種族風波之外,再來是性別爭議。

近年,在好萊塢掀起「#metoo」運動之下,北美影視產業越來越重視女性影人的作品與表現,但去年金球獎完全沒有女性導演提名,就備受抨擊,甚至回溯歷史,在今年之前的金球獎,僅有5名女性導演受到提名,包含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珍康萍(Jane Campion)、蘇菲亞柯波拉(Sofia Coppola)、凱薩琳畢格羅(Kathryn Bigelow)和艾娃杜威內(Ava DuVernay),在「性別議題」上,各界也指稱金球獎由少數「老白男」把持的協會缺乏多元性與包容性,引來猛烈批評。

最後是「外語」。今年金球獎入圍名單,最大的爭議應該是由韓裔美國人鄭李爍執導的《夢想之地》被放在「最佳外語片」的位置,此決策僅因為《夢想之地》片中韓語對白佔比50%以上,但《夢想之地》的製作團隊是以美國資方組成,鄭李爍同樣是「美國人」,講述的故事則是道地的「美國夢」,然而卻因「語言比例」不合時宜的規則無緣角逐最佳影片。最終《夢想之地》沒有入圍金球獎其餘獎項,且是諷刺地入圍以美國本位思考的「外語片」,自然引起砲轟。

而金球獎也被翻出,美國大導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的《惡棍特工》英語台詞只佔30%,卻不像《夢想之地》一樣僅能入圍「外語片」,《惡棍特工》最終依舊入圍該屆金球獎最佳影片,因此更讓語言掀起的種族歧視加劇。

此事一出,以《別告訴她》走紅的亞裔女導演王子逸就砲轟金球獎:「今年沒有比《夢想之地》還美國的電影。這是移民家庭在美國追逐美國夢的故事。我們需要改變以說英文來歸類美國人的窠臼。」除了王子逸之外,各界也紛紛指控金球獎評審種族歧視,像是非營利組織Define American倡導總監Charlene Jimenez就說:「當代在美國家庭中使用超過 350 種語言,那麼所謂的『外國』語言是什麼意思?」

上述這些風波爭議,也讓好萊塢外國記者協會現任主席Ali Sar公開表示,承諾有一個更多元開放的未來。且在此前,好萊塢外國記者協會宣布改革草案,將新增至少13位黑人成員,務求讓金球獎變得「更多元及包容」,根據《好萊塢報導者》報導,文中提及金球獎今年打算增加成員到至少100人,並至少有13%成員是非裔。」而在5月6日,金球獎也進行了投票,75位的有效投票贊成董事會進行全面改革。

原以為在主席Ali Sar的公開喊話、頒獎典禮結束以及投票改革之後,金球獎的輿論浪潮能稍稍停歇,但沒想到卻越燒越大。串流巨頭Netflix在金球獎會員投票改革之後,率先開轟,宣布在金球獎改革之前將不會與協會合作,堆疊起這波抵制運動。

根據《DEADLINE》報導,Netflix共同執行長泰德薩蘭多斯(Ted Sarandos)發表聲明表示:「投票是重要的第一步。但是,我們不認為這些擬議的新政策(尤其是圍繞會員人數的增長規模和速度),能解決金球獎面臨的複雜困境,也缺乏明確的會員運作方式標準。因此,在進行更有意義的更改之前,我們將停止與金球獎的任何活動。我們知道金球獎有很多有志向的成員想要真正的改變—而我們所有人都有更多工作要做,才能創造一個公平、包容的行業。」薩蘭多斯最後總結:「Netflix和與之合作的許多人才和創作者,都不能忽視金球獎的集體失敗。」

在Netflix之後,電商巨頭Amazom由製片公司總裁珍妮佛薩爾克(Jennifer Salke)發表聲明:「自從首次提出這些問題以來,我們就一直沒有與金球獎合作,並且與行業其他部門一樣,我們正在等待真誠和重大的解決方案。」除了上述兩大集團外,媒體巨頭華納媒體也相繼跟進抵制,而負責轉播金球獎頒獎典禮的單位,康卡斯特集團旗下的NBC,則宣布停止轉播金球獎,也發表聲明表示:「我們仍然相信金球獎致力於有意義的改革。但是,如此巨大的變化需要時間和精力,我們強烈認為金球獎需要時間來正確地完成。因此,NBC不會播出2022年金球獎。假設該組織按計劃執行,我們希望我們能夠在2023年播出該節目。」

除了上述有影響力的企業之外,兩位「復仇者聯盟」的當紅明星馬克魯法洛、史嘉蕾喬韓森相繼發表聲明,指責金球獎。根據《DEADLINE》報導,史嘉蕾喬韓森提及自己過去遭受金球獎會員的歧視與性騷擾,因此多年來拒絕參加此獎項,史嘉蕾喬韓森更以「#metoo」的惡人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比喻,形容金球獎就是由這類人組成的組織,最後她說:「除非組織內部進行必要的根本性改革,否則我認為現在是時候遠離金球獎,將注意力更集中在產業的團結。」

今年憑藉《他是我兄弟》在金球獎拿下最佳迷你影集或電視電影男主角的馬克魯法洛,在個人推特上表示:「金球獎的改革令人沮喪 。現在該是加強和糾正過去錯誤的時刻。老實說,作為今年金球獎的獲獎者,我無法因此感到驕傲、快樂。對於金球獎,我們能做的更好。」

而在馬克魯法洛、史嘉蕾喬韓森之後,湯姆克魯斯更採取退還獎座的激烈舉動表達不滿,也讓更多人注意到金球獎面臨的風暴,湯姆克魯斯的舉動,也引來《逐夢大道》阿娃杜威內(Ava DuVernay)的叫好,她也在推特上表示:「反金球獎的排斥、騷擾、性別歧視、同性戀恐懼症和種族主義行為。」

這波金球獎的抵制浪潮,目前尚未有停歇的跡象,而金球獎該如何面對與改善,再再考驗主席Ali Sar與全體會員思辨、改革的能力。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