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峰會達成「康瓦爾共識」,能取代影響拉美經濟30年的「華盛頓共識」嗎?

G7峰會達成「康瓦爾共識」,能取代影響拉美經濟30年的「華盛頓共識」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國際層面看,沒有中國的參與康瓦爾根本不能算是共識。例如德國總理梅克爾就認為中國在許多問題是敵手,但也是夥伴,因此要盡可能與中國進行建設性對話。

文:向駿博士(中華戰略學會理事,《拉丁美洲經貿研究》季刊創刊總編輯)

哈佛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丹尼・羅德里克(Dani Rodrik)在其2017年出版的《貿易的取捨》Straight Talk on Trade)指出,經濟學家「為支撐過去數十年自由主義國際經濟秩序的種種安排,提供了知識架構、敘事和理據(如果你認為不是自由主義,而是新自由主義,那也可以)。他們是否也將參與摧毀這種秩序?抑或他們將協助重新設計該秩序,使它得以避免因為自身的極端和矛盾而毀滅?」

顯然,他已深感「華盛頓共識」病入膏肓。

華盛頓共識

後冷戰時期見證了「華盛頓共識」的興衰。1989年,美國經濟學家約翰・威廉森(John Williamson),在華府為拉丁美洲主要經濟決策者召開了一場會議。威廉森是華盛頓智庫國際經濟研究所(已改名為彼得森研究所The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經濟學家,長久以來一直是拉丁美洲經濟體的觀察者。

他注意到決策者為拉丁美洲建議的改革措施,出現引人注目的觀點趨同現象,國際金融機構(如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智庫,以及美國政府的經濟機構,都提出了幾乎一模一樣的改革想法。另一方面,在美國大學拿到博士學位的經濟學家,紛紛在拉丁美洲各國政府擔任重要職務,迅速推行這些政策。

在威廉森為這場會議所寫的論文當中,他把這些改革稱為「華盛頓共識」。

然而不到十年,新一輪金融危機和全球經濟減速使拉美地區經濟陷於困境。很多人將其歸咎於拉美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改革,認為這種改革不但沒有使本地區經濟得到持續快速增長,反而使它更加脆弱,導致失業和貧困人口不斷增加,社會分配不公愈加嚴重。

2003年,「華盛頓共識」的首倡者威廉森和秘魯前經濟部長庫辛斯基(Pablo Kuczynski)合編的《華盛頓共識之後:重振拉美的增長與改革》(After the Washington Consensus : Restarting Growth and Reform in Latin America),試圖對此作出解答,其中心思想是:拉美經濟失敗之由不在於新自由主義改革本身,而在於這些改革實施不到位或有偏差;未來出路在於通過適當調整,進一步正確深化改革。以上是中國外交部網站2003年刊登的〈拉美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的得失及前景〉一文重點,這在當時的時空環境具有相當的參考價值。

問題是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機之後,中國媒體開始認為「新自由主義的局限性和內在不足逐漸顯現,『華盛頓共識』最終脫魅,而隱藏在新自由主義思潮和『華盛頓共識』外衣之下的西方國家霸權也暴露無遺。…拉美國家和前蘇東波國家經濟轉型的曲折歷程,及至今仍頻頻遭遇金融和經濟動盪的現實,力證了『華盛頓共識』的失敗,成為另一種版本的『通向奴役之路』。」

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家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指出「新自由主義相信市場是通往共同繁榮的最可靠道路,這樣的信仰在今天已經奄奄一息了。陷入這種境地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對新自由主義和民主信心的同時減弱既非巧合也非單純相關。新自由主義已經破壞民主近40年了。」

無論窮國或富國,精英階層都聲稱他們以「實證研究為基礎」所承諾新自由主義政策會導致更快的經濟增長,而這些福利也將源源不斷,導致包括最貧困階層在內的所有人都能過更好的生活。

但40年後反映結果的資料卻是:「增長已經放緩,而增長的成果絕大多數都流向了極少數最高階層。隨著股市飆升而工資停滯不前,收入和財富都在向上聚攏,而不是向下流動。」斯蒂格利茨強烈質疑「涓滴效應」(trickle-down effect)是否存在。

曾任聯合國、世界銀行、亞洲發展銀行顧問、現任劍橋大學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韓裔學者張夏准,2007年在《富國的糖衣》曾以「壞撒瑪利亞人」(Bad Samaritans)形容富裕國家的虛偽。2020年他為該書再版撰寫的序文中憂心地指出,「我先前提到在富裕國家中,許多被新自由主義『遺棄』的民眾引發暴動,但就連智利、哥倫比亞和黎巴嫩,即一般公認新自由主義政策相對成功、社會接受度也高的國家,近來居然也出現政治動亂與暴動。」

2021年4月11日威廉森逝世,享年83歲。《華爾街日報》訃聞中最有趣的描述是「簡言之,他因被誤解而成名」(In short, he was famous for being misunderstood.)兩個月後,G7迫不及待地推出新的共識。

6q9lucbq0hfnnink0cw81hgns50jsj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康瓦爾共識

6月11日,G7領導人在康瓦爾(Cornwall)峰會前散發了一份諮詢備忘錄,標題為《康瓦爾共識建議一個更市場形塑途徑強化韌性》(The Cornwall Consensus Suggests a More “Market-Shaping” Approach to Fostering Resilience)。《金融時報》專欄作家吉蓮・邰蒂(Gillian Tett)認為由於新冠疫情、中國的崛起、氣候變化的威脅,西方圍繞自由市場理念的傲慢情緒消失,「康瓦爾共識」(Cornwall consensus)將成為新的時代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