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斥美國「戰略清晰」對台灣不利的謬論,愈清晰愈有利於國軍建軍備戰

駁斥美國「戰略清晰」對台灣不利的謬論,愈清晰愈有利於國軍建軍備戰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一旦戰略清晰,台灣很清楚是要跟美國以及其他民主國家締結軍事同盟,這將更有勝仗的把握,在信心加持下,不只年輕人不怕當兵,現役將士也更踴躍參與跨國軍演,謀求好表現,為職涯加分、為戰力加分。

文:凱夫斯基

美國對台海要採行戰略清晰還是戰略模糊,這個議題不只美國政界學界激烈討論,最近就連台灣也是議論紛紛。普遍而言,台灣和美國的有識之士都已清楚認知,戰略模糊已失去「雙重嚇阻」(Dual Deterrence)的目的,因此必須有所改變。然而,國內卻有人指控,若改成戰略清晰將不利國軍建軍備戰,唯此論點恐意在孤立台灣、弱化國軍,吾人不可不予以釐清。

戰略清晰與戰略模糊的前世今生

正所謂「軍事是政治的延伸」,戰略清晰(Strategic Clarity)與戰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雖有「戰略」字眼,但其本質是政治術語,軍事戰略則是它的延伸。

若要討論兩者的意涵,時光必須拉回1954年,當年美國為了防堵共產主義赤化全球,遂與中華民國簽訂《台美共同防禦條約》,明定「西太平洋區域內任一締約國領土一旦遭受武裝攻擊,等同視為危及各締約國本身之和平與安全,各締約國應即採取一切必要措施對付此一危險」。此即「戰略清晰」的伊始,換言之,戰略清晰的主流意義,就是台美軍事同盟。

時光來到1979年,美國眼見蘇中交惡,遂趁機「聯中制蘇」而與中華民國斷交,改與中共建交,同時也廢除《台美共同防禦條約》,終止了長達25年的戰略清晰政策。此時,美國在圍堵蘇聯的大戰略過程中,為了避免受到台海問題掣肘而「因小失大」,須設法維持台海和平穩定,尤其要遏止兩岸相互攻擊,因此有了所謂「雙重嚇阻」(Dual Deterrence)的政策目標。

所謂「雙重嚇阻」,意即一面嚇阻中共武統台灣,一面嚇阻蔣氏政權反攻大陸;而在嚇阻的手段上,前AIT主席薄瑞光明確指出,對中共是施以軍事嚇阻,對台灣則是施以政治嚇阻,以避免兩邊採取不智行動。

而在對中共的軍事嚇阻上,儘管已經沒有《台美共同防禦條約》,但也改以《台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來取代,同時也透過實際的軍事行動來展現嚇阻力;而此時既非戰略清晰,又未明言會否在蔣氏政權反攻大陸時予以協助,因此能同時嚇阻兩岸都不敢輕舉妄動,這就是「戰略模糊」。

可惜的是,如今竟然有人認為「雙重嚇阻」是為了嚇阻台獨,這恐怕是背離歷史事實,因為美國在1979年設下「戰略模糊」的時候,台獨人士要嘛流亡海外,要嘛被蔣氏政權關在牢裡,顯然沒有嚇阻的必要,所以真正要嚇阻的對象,其實是蔣氏政權的反攻大陸。這也是為何當年曾親身經歷台美斷交的資深外交官阿特伍德(J. Brian Atwood)會投書媒體,指當時台美斷交的背景其實是「國民黨政權獨裁又不受歡迎」。

AP_78122805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時期台灣民眾蛋洗美國代表團

戰略清晰與戰略模糊的美中兩面性

前一段落所討論的戰略清晰與戰略模糊,主要是從美國的角度來看。就中共角度而言,在1979年之前,其對台灣也是採取戰略清晰,意即明確要武統台灣,且對台進行實際交火的戰爭狀態。

但在1979年後,在美國的施壓下,中共改為「和戰兩手的戰略模糊」政策,在當年元旦便終止對金門「單打雙不打」之砲擊,正式將823炮戰劃下句點;此後中共更持續數十年高唱「和平統一」,而武統只是偶而說來嚇阻台獨而已。就此以觀,有人稱「戰略模糊」是為了嚇阻台獨,應是從中共角度觀察,表達中共的觀點罷了。

值得注意的是,習近平上台以後,中共已逐漸揚棄「和戰兩手的戰略模糊」,武統論大行其道。從美中兩面性的角度而言,這代表中共正在恢復戰略清晰,以往的「單打雙不打」,如今已變成「共機天天擾台」。

同時,也代表美國的戰略模糊政策已經失效,既嚇阻不了中共遂行武統,再加上台灣早已放棄反攻大陸,因此當初「雙重嚇阻」的政策目標已經滅失。職是之故,美國政界學界近期激烈討論,是否要揚棄戰略模糊,改採戰略清晰。

而在改採戰略清晰的討論過程裡,從美國角度與從中共角度,各有兩種不同的戰略清晰意涵。最主流的戰略清晰,就是回到1954年的《台美共同防禦條約》,亦即建立台美軍事同盟,這是目前講到「戰略清晰」時,佔99%的主流意涵。另外的1%,則是從中共角度而言,台灣應回歸中國、美國應放棄台灣,這其實也是一種戰略清晰;只是為了做出區隔,一般稱之為「棄台論」。

因此從廣義來說,台美軍事同盟跟棄台論都是一種清晰的方向,故都是戰略清晰的一種,而近期美國之所以兩者都有人討論,其實背後只反映出一個意義,就是過往的戰略模糊已經失靈、雙重嚇阻已經失去作用,因此美國必須戰略清晰,或至少該要「戰略半清晰」(Semi-Strategic Clarity)。

RTXBFO8L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美國越是戰略清晰,越有利國軍建軍備戰

或許是對戰略清晰與戰略模糊不了解,近期台灣內部有謬論認為,戰略清晰不利於國軍建軍備戰。

謬論表示,一旦戰略清晰,台美雙方軍事武力在相同作戰空間內,會發生誤解誤判誤擊誤傷;又稱國人對於國防支持熱情根本不足,對於子弟投效軍旅也不是優先選項,一旦戰略清晰,國人是否還願意拿出同樣預算額度支持國防建軍。總的來說,這些謬論的結論就是,台灣應自我孤立,推辭台美或國際軍事同盟,隻身面對中共威脅。

先不論價值觀的謬誤,單從歷史來看,台灣不是沒有經歷過戰略清晰,1954年至1979年台美訂有軍事同盟,只要檢視這段期間是否有前述謬論所稱的問題,就能發現真相。

首先從建軍備戰的預算來看,當年台美結成軍事同盟時,正是中華民國國防預算最高的時候,1954年簽訂《台美共同防禦條約》,隔年1955年國防支出占政府總預算高達78.51%,直到10年後的1966年,國防支出仍占政府總預算74.27%。反觀1979年台美斷交進入戰略模糊之後,國防支出占比開始大幅下降,1980年國防支出占政府總預算降至40.18%,1990年代降至20%,馬英九執政時期更只有16%。

從另一角度觀察,若是建立軍事同盟會鬆懈建軍備戰,美日、美韓、美澳長期締結軍事同盟,日本、韓國、澳洲的軍事實力其實都未鬆懈,各方面戰技、裝備等整體戰力,不只跟得上世界先進腳步,甚至在部份項目上還獨步全球。

RTX67KGZ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再者,任何人都難以否認,台灣建軍備戰的絆腳石其實是「失敗主義」的蔓延,論者嘗言「首戰即終戰、美軍不會來」,如此「長敵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之下,讓民眾誤以為「從軍就是要打必敗的仗」,當然就會有人對軍旅卻步。

反之,如果一旦戰略清晰,台灣很清楚是要跟美國以及其他民主國家締結軍事同盟,這將更有勝仗的把握,在信心加持下,不只年輕人不怕當兵,現役將士也更踴躍參與跨國軍演,謀求好表現,為職涯加分、為戰力加分。

而談到跨國軍演,這正是戰略清晰對我國建軍備戰的最大助益,因為一旦恢復台美軍事同盟,我國將更加明確朝美台聯軍的方向進行建軍備戰,且因恢復台美軍事同盟,國軍必然受邀參加同盟間的聯合軍演,而國軍期盼已久的環太平洋軍演更是必上菜單。

事實上,國軍已幾十年沒有參加大型國際軍演,長年飽受孤立之下,難免流弊於閉門造車、紙上談兵,但這不是國軍沒有精進意願,只是苦於沒有機會。將來一旦台美恢復戰略清晰,透過參加國際聯合軍演,彼此不只可以建構具有實際效力之聯軍作戰體制,也能讓國軍成為一支國際部隊,並與參演各國相互交流,且彼此軍人可善用機會建立友誼,讓國際友軍更加認識到台灣國軍的熱情與善良。

更進一步言,1954年至1979年的戰略清晰期間,台灣不只參與國際聯合軍演,美國、日本、德國甚至在台灣設有軍事顧問團,進一步加強彼此軍事交流與戰略協作,同時美軍也在台灣駐軍,這並促進了台北、高雄、台中等城市的經濟發展,老一輩民眾至今仍津津樂道。

凡此種種,戰略清晰顯然更有利於國軍的建軍備戰;至於坊間稱「戰略清晰恐不利國軍建軍備戰」,這些謬論無非是在孤立國軍、弱化國軍,倘若國人信以為真,才是中了解放軍的孤立之計,敵人必定暗暗竊喜。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