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疫情惡化,鼓吹普篩、購買中國疫苗的訊息就開始擴散,此為中共認知作戰的一環

每當疫情惡化,鼓吹普篩、購買中國疫苗的訊息就開始擴散,此為中共認知作戰的一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新聞的後製剪輯源於中國的中央廚房或內容農場,經由自媒體迅速傳遞到擴散端,散布者再視內容予以加工,並選擇身分在適合平台露出,再由網軍複製轉發,成為新的滾動議題。

過去一年多來,台灣的防疫經驗成功躍上世界舞台,不僅提升了正面的國家形象,同時也因為醫療軟實力拓展了在國際社會的能見度,這恰是北京最不樂見的結果。

在此背景下,如何摧毀台灣政府的治理能力,遂成為中共認知作戰的工作重點,因為這不僅在訊息混亂下足以製造社會內部的衝突,達到癱瘓政策執行的有效性,最終讓台灣的防疫典範毀於一旦。

平心而論,過去總會有一些週期性的謠言試圖與防疫政策作對,例如管制口罩出口沒人性、封城在即有其迫切性、立即發放現金才能紓困、啟動全面普篩、進口中國疫苗等等。然而隨著危機解除或是防疫工作奏效後,這些不負責任的言論隨即煙消雲散,也從來不見有人出來鞠躬道歉。

諷刺的是,這些跳針式的謠言總會伺機而動且捲土重來,有時候甚至以新型態示眾。猶記部桃醫院發生內部感染危機時,馬政府時期的幾位衛生官員迫不及待出來帶封院的輿論風向,在網路上就開始流傳幾可亂真的公文,其目的除了挑戰政府當下的危機處理作為外,關鍵就是要讓民眾誤以為真,執行網軍所發布的錯誤指示。

即便部桃危機解除後,還有某「綠營前大老」出來酸「數字精美到難以置信」,事後也不見這位多事者澄清什麼。

中共的中央廚房生產,在台灣成為新的滾動議題

近日本土疫情蠢動,中共自然不會放棄這個見縫插針的好時機。仔細觀察即可發現,網路開始大量出現鼓吹普篩、購買中國疫苗等短文,在相關單位進行比對與相關資訊追查後,評估此為中共認知作戰攻擊的一環。

直白說,中共的認知作戰之所以奏效,猶需在地協力者扮演穿針引線或渲染角色才能事半功倍,因為這些人了解台灣政黨生態與媒體屬性,經由這些人編碼轉譯後,更能在特定群體發酵且放大。

進一步說,這已經是一條產業供應鏈:假新聞的後製剪輯源於中國的中央廚房或內容農場,經由自媒體迅速傳遞到擴散端,散布者再視內容予以加工,並選擇身分在適合平台露出,然後再由網軍再度複製轉發,成為新的滾動議題。

中國疫苗武漢肺炎covid-201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大家不免好奇,究竟誰來扮演這種編碼轉譯者的角色較為適合呢?自然是擁有媒體與官員兩種身分的前朝高官恰如其分,因為他們同時握有政治資源與社會關係,更可以在言論自由的保護傘下幹起「制度套利者」的勾當。

最合適的「制度套利者」:各種前高層們

何清漣在其著作《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一書中的解釋,所謂「制度套利者」,是指這些人明知道共產黨政權剝奪人民的言論自由與出版自由等權利,卻利用自己身處西方社會,由政治制度保障的言論自由這一便利,幫助宣傳紅色極權政治,以此建立聲望並獲得名利。

講難聽一點,這些人過去享有媒體光環與優渥的政務官待遇,現在更利用這些資本條件創造更多利潤,卻讓台灣國安與防疫付出龐大代價。

形象宣傳、情報蒐集與組織佈建,是中共政治統戰攻勢所必備的指導原則與工作方針,而大師鏈同時具備這三種功能,偏偏在中國統戰區塊鏈中始終都有這些「制度套利者」的身影,因為這位前朝國家通訊社高層一直積極扮演這種角色。

令人作嘔的是,這位現居香港的「前高層」,面對中國隱匿疫情與鎮壓香港民主始終鴉雀無聲,面對台灣政策卻意見很多,左手一句祖國防疫有方,港府治療成功,右手滿口購入中國疫苗或推動普篩,這個醜態讓我想起汪精衛表明曲線救國叛逃時,最後抵達香港後才向日本發出「艷電」。

歷史總有其巧合,人物時空雖不同,但行為品行卻多有相似,下場就不好多評論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