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式前瞻】氣候組:未經妥善規劃的能源轉型政策,將成為台灣未來30年的風險

【參與式前瞻】氣候組:未經妥善規劃的能源轉型政策,將成為台灣未來30年的風險
Photo Credit: 台大風險中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制定永續治理不宜再以過往針對單一領域、地區、面向的模式去思考,而該考量2050年國家願景中,各議題目標之間相互作用、交織的關係,並認知到,即便同是邁向永續發展目標,政策與政策之間仍存在著無法同並進的可能性,並溝通與協調來得到一個解決之道。

文:胡祐瑄(台大風險中心助理研究員)

兩梯次的「2050參與式前瞻工作坊—The Taiwan We Want」的規劃中,有超過一半的時間為小組討論 ,依照參與者的專業領域與關注議題,工作團隊將其分成數位科技(數位組)、人口結構變遷(人口組)以及氣候緊急事件(氣候組)三組,每組一桌,每桌分別安排三位工作人員,在準備過程中,各組工作人員根據各主題上應處理的議題以及組員名單設計合適的討論模式,在工作坊當天則分別擔任討論紀錄、機動支援,以及桌長的角色。

在這兩場次的工作坊中,我擔任氣候組桌長。小組桌長的主要使命是按照活動流程、扣合工作坊宗旨去推動討論,這包含了促進來自不同背景、原先互不相識的組員在小組中願意開口發表自己在議題上的觀點,並傾聽其他立場不同的聲音;同時,每桌桌長須適時歸納與總結一個階段的討論。猶記得在瀏覽組員名單後,發覺無論是青年或新創場次,大家皆是在氣候政策、再生能源、循環經濟等相關領域深耕有時的佼佼者,這使過往幾乎沒有主持經驗的我,起初不免有些緊張,更不禁質疑自己是否能勝任這樣的角色。

很幸運地,在工作夥伴們的支持以及參與者們熱烈的反應之下,兩梯次的氣候組討論都形成了相當精彩的跨界交流,屢屢回憶起,對於大家有滿滿的敬佩與感謝。身為台大風險中心的助理研究員,在主持了兩場次的氣候組討論後,我有以下的觀察和啟發。

圖片1
Photo Credit: 台大風險中心

在兩場次的工作坊的討論內容中,可以看見一個有趣的對照。雖然都是圍繞氣候變遷議題討論,在同一個議程下,青年場與新創場的討論焦點有所不同,青年場的參與者較強調政府對於氣候危機評估的準確度與對應政策的合理性,新創場則是帶出相關能源轉型與物質循環等主題在主流論述中較不常檢討到的問題。相似的是,兩場次的參與者都相當關注再生能源在20至30年後各面向上的發展,並間接引出潛在其中的系統風險。

台灣青年看國家氣候調適政策

系統風險一:氣候政策,治療急於預防。除平時政府與媒體經常提及的「節能減碳」,在2050年的情境中,若未妥善制訂調適政策,極端氣候不僅將威脅國民健康與環境,更可能全面性衝擊社會與經濟發展。

青年場中有政治工作者指出,在未來數十年間,升溫帶來的影響並不僅侷限在環境層面,而是會全面性地影響社會。舉例而言,在最劣情境RCP8.5 [註] 中,台灣的增溫在本世紀末可能升溫超過攝氏三度,而因為海平面上升,臺灣本島面積約4%即將消失,這將衝擊約120萬的人口(許晃雄等人,2017;Chen and Wang,2019)。

圖片2
暖化情境下臺灣海平面上升衝擊分析(RCP8.5和升溫4.0C) | 資料來源:Greenpeace 綠色和平,筆者重新繪製

在這樣的情境下,許多經濟活動可能無法順利進行,因為太熱,農夫一天當中可以工作的時間會一再縮短;一年當中需要開冷氣的月份增加更將導致能源需求持續增加;因為被淹沒而消失的土地亦牽涉國土規劃的調整,而土地稀缺。同時,青年場參與者也意識到,氣候緊急狀態正一點一滴侵蝕著每個人的日常生活,連結自身處境,他們設想自己在2050年前後將陸續步入中老年,屆時極端氣候可能導致更多疾病,加劇健康風險,亦是一大未解的隱憂。

青年場參與者強調,對於氣候變遷可能帶來的衝擊應該做出更適切、準確的評估,應檢視國家是否有投入足夠的資源與人才進行相關研究,其中不只應規範合理的中長程減碳途徑、減緩未來災害,更是應該為最劣情境做好萬全的準備。

台灣新創產業看企業環保行動

系統風險二:未經有效規範定義的永續目標存有高估減碳進程之風險,被高估的減碳量將使台灣未來30年越來越偏離減碳路徑。

新創場次中,有參與者認為,政府與公眾應注意各式商業行為中是否有漂綠(greenwashing 或 green sheen)的現象。

所謂漂綠,係指企業營造自身環保永續的形象,商業運作本質卻非如此,這個概念最早是美國的環保人士Jay Westerveld在1986年一篇檢視酒店業環保政策的文章中提出,常見手法有像是標示無效的環保認證、使用過於專業的敘述或是刻意隱藏部分不環保的真相等等。(Pearson, 2010;董書吟,2020)而在台灣,漂綠議題早在十幾年前就有人討論,然而,相關的情形在今天的社會中仍層出不窮。

工作坊參與者以鹵素燈為例,指出許多標榜環保的鹵素燈商品,實際耗電量遠高過功能與規格相似的LED燈泡,使用壽命更是比LED燈泡短了許多。早在五年多前,就有智庫揭露這個情形,但在許多歐盟境內的商店中,卻仍有許多鹵素燈產品卻以「Eco」等暗示性詞彙來誤導消費者。(LEDinside,2015)

目前,許多西方國家包含澳洲以及歐盟已經逐步淘汰鹵素燈。在我們看得見、摸得到的有形商品中,就已存在著許多漂綠的情形,而在我們看不見、摸不著的金融商品中,更是隱藏著大量似綠非綠的現象。放眼台灣金融界的永續轉型進程,我們也時常可以看見一些社論質疑台灣企業在環境、社會及公司治理(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corporate governance,ESG)上的表現沒有確實實踐環保的意涵。

對此,金管會在2020年8月表示計劃在2021年推出「綠色金融行動方案2.0」,表示在今年(2021年)年底前將訂出統一的綠色金融定義,推出永續金融數據整合平台。金管會在2017年首次推出「綠色金融行動方案」,其中著重在鼓勵對綠能產業的投融資、發展綠色債券等;在本次推行的「綠色金融行動方案2.0」則是將綠色金融的範疇擴及如綠色建築、綠色運輸等永續發展產業,並且強化ESG相關的資訊揭露。近期,金管會已在行政院院會報告以上相關內容,計畫透過金融機制推動,驅動企業管理ESG相關風險並培養韌性。

圖片3
Photo Credit: 台大風險中心
氣候組參與者盤點台灣氣候政策問題

氣候永續轉型在台灣

系統風險三:未經妥善規劃的能源轉型政策,將成為台灣未來30年在循環經濟發展上的風險。

無論是新創組或是青年組,都相當關注台灣在推動能源轉型的過程中是否落實永續轉型的意涵。以近年台灣顯著發展的再生能源主要有兩種—風力發電以及太陽能光電,由前瞻的視角出發,兩組參與者都指出這些看似較為「潔淨」的能源中隱藏的環境風險。

如本文第一部份提及,在氣候組的參與者中有來自不同領域的氣候政策利益關係人,其中包含再生能源廠商、環保團體、學者以及政治工作者等,在一個討論循環經濟的環節中,有人提問,未來十五年到二十年之間,一批批太陽能板壽命將盡,太陽光電廠商如何處理回收這些需要淘汰的太陽能板?在這個問題上,兩場次中都形成了討論,都很難達到一個確切的共識。其中,再生能源的利益相關人對於這個距離現在十幾年後必須面對的問題,還尚未有一個清楚的對策,而當時同時也出現在同桌的風電業者看見類似的反應。

可以再生的,是風和陽光,然而使風能和光能轉換成電能的機器卻非如此。早在將近十年前,美國媒體工作者Ozzie Zehner就在Green Illusion一書中指出,在許多社會普遍認知為「潔淨能源」從基礎建設鋪設到產電的過程中,暗藏著經常被忽略的環境風險。在本次工作坊中參與者討論到的,風電與太陽光電在未來三十年之間可能需面對的問題,在該書中可以看見以下幾點。

若仔細檢視再生能源從基礎建設的建置到開始產電的過程,會發現其實並非完全零汙染。

根據Green Illusion,這些污染主要出現在兩個面向上。其一是對環境與健康的衝擊,這個問題在太陽光電上特別顯著,Zehner提到,太陽能板在製程中會產出有害物質四氯化矽(Silicon tetrachloride),不僅對人體具有高腐蝕性,可能引發呼吸道炎症、肺水腫等問題 ,進入環境中更是會使農地無法種植作物,然妥善處理四氯化矽的成本相當昂貴,2008年在中國河南省洛陽市就曾經發生過太陽能板原料製造商隨意傾倒該物質在當地小學校園中的事件(Zehner, 2012)。

其二是溫室氣體的排放。太陽光能與風能的支持者,通常會強調兩能源產電低碳排的優點,然而,所謂「低碳排」的是生產電力的過程,然而魔鬼經常藏在細節中,若將設置與後續維護基礎建設所排出的溫室氣體量納入考量則不盡然如此,在光電及風能的建設中,Zehner都指出了相關的潛在風險,認為這些有大量的溫室氣體排放隱藏在這些環節之中。

比如說,太陽能板製造過程的產物包含像是六氟乙烷(Hexafluoroethane,C2F6)、三氟化氮(Nitrogen trifluoride, NF3)、六氟化硫(Sulfur hexafluoride,SF6)等化合物,其中一單位六氟乙烷造成溫室效應的效果約是二氧化碳的12000倍、三氟化氮17000倍,六氟化硫則是高達兩萬多倍(Zehner, 2012)。

至於風能,建造風場通常需要大片空曠的面積,這意味著在許多建案中必須砍伐當地植披,書中以巴西帕拉州(State of Pará)的開發案為例,指出開發一座風場所需要夷平的不僅僅是放置風機的面積,更包含運送各式大型組件到當地的道路。而將這些風機運送到建地以及建設中所仰賴的能源,目前仍是化石燃料為主。

也就是說,建造風場可能不但造成森林減少,短期更是需要倚靠更多高碳排來源的能源來完成,這其中所產生的大量碳足跡是人們在討論風能時所經常忽略的(Zehner, 2012)。那麼,若觀長期,待風能發展逐漸普遍且發電量增加後,這個情形是否得以在下一代的風機設置工程中扭轉呢?根據目前風電提供世界用電的比例這樣的數據,加上考量設置過程中所仰賴大量能源的事實,對此Zehner的答案並不樂觀。

離岸風電技術門檻高 台廠向外商取經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透過參與式的討論以及既有資料佐證,我們體認到在未來30年中,台灣再生能源發展中仍有待釐清與解決的種種問題。

當然,在過去十年之間,太陽光電與風電的基礎技術都有了顯著的進步,污染的情形持續都在改善之中,隨著再生能源、節能技術逐漸普及,基礎建設中對高碳排能源的依賴也會繼續降低,近期更是有牛津大學研究指出,IPCC與IEA長期低估了再生能源價格逐年下降的趨勢,以太陽能板為例,在過去50年之間價格下降了一千多倍。(Ives et al., 2021)

然而,在政府政策制定與推動能源轉型的社會倡議中,仍需要對一項新興技術在環境不同面相的影響進行更完整的評估。若未考量、探討發展「潔淨」能源各個面向上的優缺來規劃更永續的發展路徑,以上問題都會成為台灣永續發展政策中的系統風險。

解開系統風險的毛線球

在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 以下簡稱WEF)年度全球風險調查中,我們可以看見,在近十年中,「極端天氣(Extreme weather)」、「氣候行動的失敗(Climate action failure)」、「天然災害(Natural disasters)」、「生物多樣性下降(Biodiversity loss)」、「人為環境災害 (Human—made environmental disasters)」等氣候變遷相關風險在世界排名中佔據相當前面的名次(WEF, 2021)。

若聚焦台灣的風險感知,從風險中心團隊過往兩年各式相關風險感知的調查中,不論是台灣社會或是各領域專家對「糧食及雨水的短缺」、「能源轉型」、「空氣汙染」、「人為天災」、「傳染病」等議題的高度關注。同時,在WEF全球層次,以及風險中心國家層次上的調查中,都可以看見風險與風險之間存在著錯綜複雜、互相影響的關係,然而,從這些以量化研究方法為主的調查卻很難釐清這些風險之間如何相互影響。

圖片3
2020年度風險關聯(The Global Risks Interconnections Map)|資料來源:World Economic Forum(2020)

相較之下,在本次參與式工作坊中,團隊不再是以問卷或電話訪問等以量化為主體的調查,而是用「談」的方式,進一步了解風險議題之間具體的作用關係。工作坊的討論再次地凸顯了系統風險的複雜度,這些複雜的因果關係經常會牽一髮動全身,並且,以前瞻的觀點出發,放眼未來三十年,我們更可以看見氣候議題下各個風險的時間性。

由參與式工作坊氣候組的討論可以看出,制定永續治理不宜再以過往針對單一領域、地區、面向的模式去思考,而是應該考量2050年國家願景中,各議題目標之間相互作用、交織的關係,並認知到,即便同是邁向永續發展目標,政策與政策之間仍存在著無法同並進的可能性,在面對這些潛在牴觸時,社會應如何溝通與協調來得到一個解決之道,將是國家從現在到本世紀中,需要不斷面對的課題,而釐清系統中風險之間的因果關係,將是尋求解決之道的第一步。

結語:桌長的反思

縱觀青年場以及新創場的參與者的討論,其實像是政策制訂過程的縮影,其中政府、利益關係人、公眾不斷對話來達到決策的共識,而扮演一組桌長角色像是政府負責某一特定領域的部會。

如桌長一般的政府,在現實世界中,需要面對社會中更複雜、分歧的聲音,應該如何彙整各方意見、促進各方溝通來訂定合適的政策達到有效治理呢?在審議式民主漸受重視的今天,無論政府、公民或是學研團體,都需要做好雙向溝通的準備,在本次風險中心參與式工作坊氣候組反覆辯證、相互理解與試圖形成共識的過程中,我看見一個台灣在2050年自信、優雅前行的機會。

註解

  • 聯合國氣候變遷小組(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在第五次評估報告(AR5)中,以「代表濃度途徑」(Representative Concentration Pathways,簡稱RCPs)對未來氣候變遷的衝擊設定了四種情境,RCP2.6、RCP4.5、RCP6 及RCP8.5。RCP8.5係指各國未減排情境。

參考資料

  1. Chen, Yung—Jen and Wang, Jiao(2019)。〈全球暖化下臺灣海平面上升衝擊分析〉。Greenpeace 綠色和平 | 臺灣
  2. Geneva: World Economic Forum.
  3. Ives, M.C., Righetti, L., Schiele, J., De Meyer, K., Hubble—Rose, L., Teng, F., Kruitwagen, L., Tillmann—Morris, L., Wang, T., Way, R. & Hepburn, C. (2021). A new perspective on decarbonising the global energy system. Oxford: Smith School of Enterprise and the Environment, University of Oxford. Report No. 21—04
  4. LEDinside(2015)。〈歐盟部分燈泡標榜「Eco」耗能卻比LED高10倍
  5. Pearson, J. (2010). Are We Doing the Right Thing? Leadership and Prioritisation for Public Benefit. The Journal of Corporate Citizenship, (37), 37—40.
  6. World Economic Forum (2020). The Global Risks Report 2020. 15th Edition.
  7. World Economic Forum (2021). The Global Risks Report 2021. 16th Edition.
  8. Zehner, O.(2012). Green illusions. Lincoln: University of Nebraska Press.
  9. 許晃雄等人(2017)。〈臺灣氣候變遷科學報告2017-物理現象與機制〉。
  10. 董書吟(2020)。〈拆穿綠色包裝─Greenwashing 漂綠〉。台灣青年氣候聯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