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讀亞太文化】駛出港灣的勇氣:從台灣校園看東南亞文化交流的願景

【共讀亞太文化】駛出港灣的勇氣:從台灣校園看東南亞文化交流的願景
Photo Credit:臺灣亞洲交流基金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了進一步串聯跨領域的閱讀社群、分享精彩好書,台亞基金會啟動「亞太文化共讀計畫」,期待透過學術圈、媒體圈、出版圈及文化圈的好評推薦,與讀者一起從台灣出發,觸發豐富的亞太文化連結,並拓展新世代的人文視野。

作者:陳琮淵(淡江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東南亞史研究室主持人)

東南亞研究的啟蒙與傳承

我本身投入東南亞研究有一定的偶然性,最早是因為大學時期選修了黃建淳教授的東南亞史、東南亞華人史等課程,從此對東南亞產生興趣;之後考入淡江大學東南亞研究所,到馬來西亞做田野,堅定了以東南亞研究與教學為個人生涯的志向。我對東南亞華人議題情有獨鍾,因此除了到東南亞各國進行田野調查、訪談研究之外,我還曾在華僑大學任教多年,以便能夠走訪僑鄉、大量收集華人文獻史料。

隨著研究及教學的需要,我不斷接觸到重要的經典文章、書籍和影音作品,在其影響下擴充對東南亞的認知與想像。這些作品的共同點是能為我們打開一扇知識窗口,或者幫助我們轉換視角,重新理解一個現象或議題。比如王賡武、顏清湟、麥留芳及黃建淳教授的華人史著作,陳志明教授的族群關係及飲食文化研究,抑或是蕭新煌資政主編的大量東南亞書籍。另就台灣學者的東南亞國別研究而言,顧長永教授、陳佩修教授、陳尚懋教授、李美賢教授、林文斌教授的著作也都非常有啟發性。專題方面,龔宜君教授對東南亞台商及女性的研究,楊昊教授的東南亞孔子學院、東協區域治理研究常常被我列為課程必讀文獻。當然,若論個人閱覽興趣,還包括李永平跟張貴興的小說、周澤南拍攝的《巴貢三部曲》記錄片,以及黃明志、廖克發、張吉安等人的影音創作等,都是很有趣且值得挖掘的資源。

回台任教後,為了引發學生學習興趣,我對理解東南亞的途徑也有進一步延伸,鼓勵學生未必要從讀書或寫文章入手,更可以從港台出版品及影音素材中去發掘東南亞元素來解讀,那將會非常有趣。比如,我們可以透過個人生命經驗及口述歷史,了解台灣流行文化在東南亞的傳播及影響;又比如,1970到90年代的香港電影,就蘊含非常多的東南亞元素,時常掩蓋在娛樂的表層之下,這些電影的主角包括李小龍、周星馳、劉德華等,但從某方面來說,更有趣的是電影所描繪的泰國華社、金三角、越戰及越南難民等東南亞議題。

台灣校園的東南亞課程

我個人認為,在台灣教授東南亞相關課程的主要挑戰在於,備課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但是台灣的大學,特別是私立大學授課週次及時數過多,相對壓縮了教師準備課程的能量,使之身心俱疲;而且,多數大學通常缺乏模組化的東南亞課程統整,東南亞專業教師一則過少,另則不免需要開設一些非核心專長的課程,各學院及系所之間也受限於開課規則,少有合作,導致台灣的東南亞相關課程多半是通識課程,或個別教師零星開設的選修課,因此只能寄望國內少數擁有東南亞學系、學程及研究所的大學,能建立起較為完整的東南亞知識傳習體系。

另一方面的挑戰,則是如何引起學生對東南亞的興趣,特別是教師如何將東南亞知識及研究經驗,以較生動方式呈現給學生,而不是單方面的教授灌輸,讓學生了解這些學問與話題的趣味,以及和自身的重要連結。我的經驗是,一門課程通常不足以立刻扭轉學生的認知,即使是整學年的課程,也很難提供全面性的知識體系。更實際的作法,應該是引發興趣,讓學生在修課之後,對於東南亞議題有基本的認知,並且願意就感興趣的議題自行進一步閱讀、找資料,甚至是遊歷、留學、創業或做田野。

從台灣青年的創意,深化東南亞文化連結

台灣的年輕人很有創意,也充滿潛力,對於東南亞的認同建構及正確認知,若能擺脫刻板印象和台灣本位優越感,多去關注與關懷身邊的東南亞人事物,對個人生涯及台灣國家社會的發展都具有正面意義。

我在大學教授東南亞課程的經驗中,印象深刻的小故事不少。以上學期的東南亞史課程為例,我要求學生自行選擇閱讀經典文獻、寫報告或做手作書,其中有一組同學以泰國的BL劇觀影指南為題,完成了一本很有趣的作業。我們非常感恩在報告製作過程中,有幸得到兩位泰國學者的協助,使學生能以更完善有趣的方式將影視文本的分析介紹,連結到泰國的歷史文化。如此的選題很生活化,也具有性別意識,從中可以看出台灣學生的潛力、亞洲次文化的特色及連動效應,更可拉近台灣與東南亞的距離,非常值得鼓勵。

圖_1淡江大學學生製作之泰國的BL劇入門手冊-陳琮淵提供

淡江大學學生製作之《泰國的BL劇入門手冊》。/Photo Credit:陳琮淵

深化台灣與東南亞的交流,從校園的多元文化做起

開授東南亞課程後才了解,我任教的學校中有一定比例的東南亞「新二代」學生。雖然我個人並不喜歡這個帶有種族主義、機會主義色彩的分類標籤,但他/她們對於東南亞知識的渴望,以及對自我身世、台灣和東南亞跨國社會的迷惑及思考,讓我留下很深的印象。這也成為我教學的一大動力。當然,東南亞的境外生是校園中很重要的群體。他們來到台灣求學,努力精進學業的同時,也把當地的文化及見聞反饋給師生,是非常值得珍視的教學相長經驗。

為此,我認為學校應盡可能創造本地學生與境外學生交流的機會,並且提供更接近東南亞的環境,充實相關的藏書及研究資源。此外,學校也應爭取外部資源,特別是實習合作及田野獎學金,提高學生的動機。本來讀書會也是好的作法,但學生多把「讀書會」理解成「聽書會」,坐等老師將書中知識咀嚼後反哺給他們,這對老師無疑是種折磨,對學生的學習也無太大益處。因此,我們不如鼓勵學生多寫書評,自主思考。特別是在台灣的出版環境下,許多翻譯自國外的東南亞紀實報導及教科書,常常出現超譯書名、誤譯內容或導讀不夠專業的情形,反而阻隔學生了解東南亞文化的窗口。若學生在校園裡養成閱讀原文原典、勤做筆記寫書評、多與境外生及「新二代」交流的習慣,就不容易被意見領袖帶風向,或遭誤導而人云亦云,反而能培養出更好的世界觀跟資訊管道。

台灣「東南亞研究」的永續前景

我其實是2020年才以專任教師的身份正式在台灣任教,屬於「非常資深的菜鳥」。就我的初步觀察,台灣東南亞研究與教學不能說完全沒有進步,但台灣教育體制對東南亞議題關注程度及處理方式,在大學端老實說進展相當有限。甚至因為政府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的落實,出現不少資源驅動的現象,促使學校與學者在國際交流及研究上盡量往東南亞靠,然而未來該如何永續推廣,值得我們持續關注。

台灣在推動東南亞研究與教學方面,值得努力之處仍多。最重要的還是投入資源,增加東南亞研究的大學專任教席,鼓勵學者及學生長期投入東南亞基礎研究。這些雖是老生常談,但至今仍看不到有效解方及實際改善。很多問題的癥結,事實上來自「少錢化」,也就是投資不足或視野不夠前瞻,而不是表面上看到的「少子化」。另外,也須強化與東南亞各國的學術、藝文交流的努力,這點臺灣亞洲交流基金會投入甚多,成效卓著。台灣和馬來西亞的藝文合作有許多成功案例,值得將相關經驗推廣到其他東南亞國家。

就我個人而言,閱讀書籍及田野調查、專業社群交流是我吸收東南亞知識的主要管道。此外由於參加多本學術刊物的編輯工作,我很幸運地總是能優先閱讀許多東南亞研究者的最新成果,甚至與他們合作或探討相關議題,近年收獲最多的是與馬來西亞新紀元大學學院東南亞學系的合作,組成跨國團隊投入東南亞地方史、村鎮研究及華人民俗研究,為我開拓了新的視野與題材。我一直認為,東南亞歷史文化,特別是台灣與東南亞關係的歷史連結研究,是我們理解東南亞不可或缺的面向,但可惜一直未能成為台灣主流社會關注的焦點,甚至總是帶有負面印記。過去,在考古與人類學的領域中,有所謂「南島民族」的理論及諸多精彩的華人社區民族誌,台灣也因為歷史脈絡、地理位置及文化交流,累積不少東南亞研究的能量及資料,然而俗民認知往往落後於學術研究,或與之存在焦聚落差,盡可能縮短這種差距,是大學教授無可旁貸的責任。

具體的作法,首先需要扎根在地的精深研究,再將之合理的推廣,積極與社會對話。近年,很慶幸陳鴻瑜教授出版了一系列東南亞國別史、中華民國與東南亞各國外交關係史、中國古籍中有關東南亞史料的研究,以及鍾淑敏研究員對於日治時期台灣人在南洋的研究,都是非常好的示範。但另一方面,台灣的大學校園中,東南亞史相關課程開設過少也是不爭的事實,少了歷史根基,我們根本無從理解台灣的主體性構成與跨國發展,更遑論建立台灣與東南亞之間的區域認同。

東南亞文史書籍精彩好評

當被要求推薦有關東南亞研究的好書,學者往往可以輕鬆羅列冗長的清單。首先浮現我腦海的是一本名為《椰殼碗外的人生》(A Life Beyond Boundaries)的書,此書是《想像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與散布》作者Benedict Anderson的個人智識回憶錄。安德森以生動優雅的文筆將成長及學術生活娓娓道來,並由其主要著作及田野、研究經驗為例,反思區域研究、比較視野、跨學科等東南亞研究長期關注討論的話題,幽默睿智、博學深刻,是一本充滿閱讀樂趣且富啟發性的非典型傳記。

在我看來,《椰殼碗外的人生》也是東南亞區域研究方法極佳的入門書。安德森鼓勵有志研究東南亞的學者及學生,大膽跳出椰殼之外,不做井底之蛙,對一切保持好奇,擦亮雙眼、用心傾聽,凡事做筆記並培養觀察和比較的習慣。

我特別喜歡書中的一段話:「學者們倘若對自己在一門學科、一個科系或一所大學的地位感到自適,就會設法既不駛出港,也不等風。但值得珍視的是等風的準備,以及當風迎面而來時追風的勇氣。」而安德森對於跨學科的深遂思考,總讓我想起Donald E. Willmott在The Chinese of Semarang: A Changing Minority Community in Indonesia書序中提到的座右銘:「Social science knows no boundaries of nation or ideology.」

本文章內容由「臺灣亞洲交流基金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