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維持政治中立的東京奧委會,最終還是讓政治主導著一切

該維持政治中立的東京奧委會,最終還是讓政治主導著一切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最早曝出官方會徽涉嫌抄襲開始,環繞在2020東京奧運及帕運的各種風波就一直層出不窮。在受到疫情影響時,又突然發生了日本奧組委主席森喜朗「歧視女性言論」,未能頂住國內外愈演愈烈的抨擊譴責,最終橋本聖子接替主席一職。選定新主席的過程也一波三折,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請看筆者分析。

文:與良正男

「奧運即政治」

如果拋開政治,舉辦奧運就無從談起。不,或許應該說舉辦奧運本身就是政治。持續兩週多的鬧劇讓我們再次深刻體會到了這一點。

東京奧運及帕運(以下簡稱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主席、日本前首相森喜朗一番歧視女性的言論引發了主席換人風波,參議員橋本聖子辭去奧運擔當大臣職務,從自民黨退黨後接下主席一職,總算平息了這場風波。

不過,受疫情影響,東京奧運是否真的能在2021年7月如期舉辦?眼下的課題依然堆積如山。即便是為今後考慮,也有必要剖析首相菅義偉領導的日本政府,和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等人在此次風波中的所作所為。

「理事會裡女人多了,開會就很費時間。」——森喜朗2月3日在日本奧會(JOC)評議會上拋出的這番言論,是何等的逆時代潮流之舉,也違背了反對一切歧視的奧運憲章之根本原則,這想必已無需贅述。

幾天後,2月8日的眾議院預算委員會上,菅義偉也表示「該言論無益於國家利益」。然而,當被問及森喜朗是否應該辭職、辭職後的去向和接班人選等問題時,他就變得謹慎起來,聲稱「尊重作為獨立法人的奧組委的判斷」,始終保持一種靜觀其變的姿態。

源於「加藤之亂」的陳年恩怨

為什麼會這樣做呢?肯定他是考慮到了奧運憲章對政治中立性的要求。但或許我們應該理解的是,他謹慎發言的深層原因在於,他和森喜朗原本就處在一種微妙的關係之中。

想必大家都還記得,森喜朗擔任首相期間的2000年11月,原自民黨幹事長加藤紘一等人支持在野黨提交的內閣不信任決議案,企圖推翻森喜朗內閣,這就是所謂的「加藤之亂」。

當時屬於加藤派的菅義偉也參加了這場倒閣運動。「叛亂」被自民黨執行部門壓下,之後,菅義偉退出了加藤派。但森喜朗時常念叨此事,一直記恨著菅義偉等支持了不信任案的幾個議員。

菅義偉也很清楚這一點。雖說他其實可以完全不用那麼顧忌森喜朗,但森喜朗卸下眾議員職務後,在目前作為自民黨第一大派閥的細田派內仍然擁有重要的發言權。反觀菅義偉,早年曾輾轉於多個派閥,目前則不屬於任何派系,在自民黨內缺乏穩固的支持基礎。

由於在防疫問題上行動遲緩,菅義偉內閣的支持率本就處於低迷狀態。加上今(2021)年9月又要迎來自民黨黨首選舉,他自然是不想與森喜朗為敵。

但其他人可不管這些政治上的內情,黨內外要求森喜朗辭去奧組委主席的呼聲不斷高漲。於是,森喜朗決定辭職,並打算指定原日本足球協會主席、也是自己母校早稻田大學的學長川淵三郎接任。

2月11日,森喜朗懇請川淵接任奧組委主席的新聞不脛而走,這下菅義偉開始慌了手腳。

據川淵說,接受森喜朗的請求回到自己家中後,接到了好幾個由奧組委秘書長武藤敏郎打來的電話。川淵證實稱:「儘管他似乎難以直白地要求我『辭了吧』,但我隱隱感覺到了那種意思。」據說是官房長官加藤勝信向武藤傳達了菅義偉的意向。

另一方面,川淵還透露說,森喜朗在請求他接任時,曾表示「已經獲得了菅首相的首肯」。森喜朗還說「武藤也說過『川淵先生是合適的人選』。」

其中的真相不得而知。不過,菅義偉肯定會擔心,如果沒有經過組織上的正式討論就把奧組委主席職務禪讓給川淵,那麼對這個問題放任不理的政府也會被詬病為搞「密室圍標」。

AP_21035082211384
東京奧運暨帕運組織委員會前會長森喜朗|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不願小池知事掌握主導權的菅首相

菅義偉感到慌張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明確表示,不會出席原定於2月17日召開的以森喜朗為首的東京奧組委、國際奧會、中央政府和東京都政府相關人士參加的四方會談。

針對森喜朗歧視女性的言論,小池直言「我已經震驚到啞口無言,這是不應有的言論」,並宣稱「現在即使召開四方會談,也不能向人們傳達積極的訊號。我本人不會出席。」

東京都政府一名官員評論小池的發言稱:「小池善於見機行事。她會觀察民意變化並巧妙發言。」小池的發言也被媒體理解為旨在「逼宮森喜朗」,營造出了要讓森喜朗卸任奧組委主席的聲勢。

在這個問題上,發揮了決定作用的是人際關係和政治因素。

雖然同為主管奧運事務的官員,森喜朗和小池百合子卻向來不合。小池長期以來一直猛烈抨擊森喜朗所象徵的陳舊的自民黨勢力,並一路走到今天這個政治家的職位。

菅義偉也不喜歡小池善於表演的風格,加上小池總是跳出來批評中央政府的防疫措施,更是讓他感到惱火。而且,他還一直懷疑小池這個「天敵」恐怕盤算著總有一天要回歸國家政壇,尋求坐上首相寶座。

在這個階段裡,如果由小池主導推動「森喜朗辭去奧組委主席職務」,那麼菅義偉就會失去出場機會,被小池搶走主角的位子。因此,他突然改變態度,開始過問起了奧組委主席的交接問題。

後來,川淵拒絕了出任奧組委主席的請求。從社會上大量的批評意見來看,他的這個決定莫如說做得太過遲緩了。

橋本接任是首相之意

政府相關人士現在都一致表示,在森喜朗發出歧視女性的言論後不久,菅首相心中就有了「讓橋本接任」的想法。

即使他本人不說,但這個「首相之意」被洩漏給了報社和電視臺的記者,於是就有了後來的一些報導——「菅首相出於實現男女共建型社會的考慮,主導推動了森喜朗辭職,並為橋本出任新主席造了勢。」

不過,實際情況就是前面筆者寫的那樣。雖然從結果來說算是皆大歡喜,這是事實,但菅義偉只不過是時刻都在考慮自己如何行事才會在政治上保持有利形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