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式前瞻】用科技檢核機制,不讓「反思綠能」簡化為「反對綠能」

【參與式前瞻】用科技檢核機制,不讓「反思綠能」簡化為「反對綠能」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外的綠能政策與制度能刺激寬廣的想像,但是別忘了制度來自於文化的長期孕育,在台灣,已經有許多草根性力量正在發芽,他們正帶領著台灣未來綠能發展,走進本土地理與人文的深度了解之旅,讓科技成為真正的「永續」。

文:黃慧慈(台大風險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前陣子總統蔡英文宣布要達到2050淨零排碳目標,相對應的再生能源預估須衝上更高配比。不過另方面圍繞著光電和風電的爭議案件卻紛至沓來,也有不少環團呼籲政府提出完整的再生能源社會與環境評估檢核機制。

快速衝刺大規模再生能源建置的主流綠能政策趨勢中,不難看見的是,任何關於綠能的有意義的反思均被慣性地放進二元對立思維:支持綠能vs.支持核能。對綠能反思被簡化為就是支持核能,更有不少反抗不當再生能源建置的在地居民被污名化為擁核派。

無獨有偶地,NIMBY(Not in My Backyard),俗稱「別在我家後院」或避鄰症候群,將在地居民對於住家附近具風險性的再生能源設備選址所產生的反抗,視為一種惡性的社會症狀,批評他們因不理性的恐懼誇大科技危險,並直指他們「認為自己是受害者、生活品質受威脅,因而產生沮喪的憤怒及恐懼的心理狀態」[1]

隨著國際社會對於再生能源發展中溝通與審查機制愈臻成熟,NIMBY理論在近20年已受到許多批評和挑戰,例如荷蘭學者Wolsink關於荷蘭爭議性風機案例的實證研究指出,因NIMBY信念導致反對社區內風機設置者僅佔4%,而絕大多數居民是基於「風機影響景觀」之價值因素而反對。

Wolsink也揭開荷蘭風機發展執行率停滯的原因,主要在於電力部門及政策行為者的結構性阻礙,導致風機場址無效率的規劃結果。他用研究說明「制度因素」才是形塑大眾支持程度的主要因素,同時指出NIMBY所預設的由上而下的決策態度,過度簡化了再生能源科技與社會之關係。[2]

英學者Patrick Devine-Wright以「Acceptance」和「Support」的簡單詞彙差別,道出再生能源決策的不對等關係。

「Acceptance」意味被動式的、未涉及決策過程地接受,「Support」則是行動導向,暗示能動性及對一件事的涉入。從許多大型再生能源所引起的地方爭議案例來看,居民對再生能源科技的接受(acceptance),有可能意味著由當權者或公司提出,要求個人和社區接受並傾向否定反對意見。

這種由上而下的觀點在能源建設的決策過程被廣泛運用,並且假設若人們不積極反抗能源設施,就表示他們「接受」了。決策者透過這樣的方法,加上「合法的」能源政策與目標,就可以較快達到低碳能源設備的擴建。[3]

以上可以看出反思再生能源一度變得進退兩難,但透過不斷地反省、調查、揭露與實證可以幫助突破被過度簡化的迷思,導引再生能源邁向各個方面真正的永續特性。

圖片2
Photo Credit: 台大風險中心
台灣青年針對氣候變遷和科技關係提出反思

氣候涉及的是結構性的,但著重科技會不會造成失焦?

「氣候涉及的是結構性的,但著重科技會不會造成失焦?」在我們請工作坊參與者試想:面對未來直到2050年,對於自身或台灣社會發展感到「悲觀、務實或樂觀」?一位選擇持「務實」態度的年輕參與者,在討論中向大家提出了上述的擔憂,也意外帶出「綠能科技」的反思與探討。

或許他的問題對於同樣選擇務實觀點的其他參與者已然是太過悲觀的,有兩位參與者給出了務實的回饋,肯定科技是已然的事實,差別在於怎麼運用、有沒有配套措施。

「目前科技已存在,但怎麼選用、怎麼落實,又是另一種。例如選擇集中式或分散式(電力系統),會造成不同的轉型結果。技術轉型背後的治理體制、經濟利益、分配上的不同也會造成不同結果。」

「科技某種程度造成氣候變遷,但科技發展已經是一個進行式,所以應將低碳科技進一步做研發,加強配套措施。如政府每推出一個新的方案,就需要在那之前訂定不同的配套措施。」

「科技」的議題性在當時情境式的流動中被帶往其他方向,但是這個短暫卻寶貴的討論片刻,為我們留下了無限的想像空間。這位年輕參與者或許嘗試把我們帶向更深層次的探討:面對氣候變遷與環境的複雜與結構特性,「綠能科技」作為一種解決途徑,可以帶領我們走向多遠?或者反過來,其實科技解決氣候變遷之預設已使問題的本質失焦了?

請容許筆者分享一個自身的經驗,2013年冬筆者參加華沙COP19之餘也參觀了華沙起義博物館,館內陳列了二戰期間華沙軍隊反抗德軍佔領的事蹟。一支訪談影片中,波蘭退伍老兵面色沈重談述戰爭情況與參戰後的心理創傷,但是另方面令筆者印象深刻的是,當他談及操作槍枝,從不會操作到可掌握射擊過程所流露的自信之情。

當下的我意識到,武器與工業背後的邏輯其實是將人的世界簡化為一種支配關係,人面對武器所思考的是,如何成功地操作?當操作成功,操作者展現征服的快樂,操作不成功則在武器面前失去信心,卻因此更崇信武器。但,武器又是怎麼來的?

沒有能源危機,只有消費危機

Energy boomerang effect用來形容當人們尋求更多的低碳能源供給時,反而造成更多能源消費的回彈現象。《綠能幻象》(Green Illusion)一書作者Ozzie Zehner敘述美國尋找能源的歷史,19世紀鯨油被用來補足美國燃料的不足,一隻鯨魚可產三噸的油,但慢慢的鯨魚數量減少,化石燃料被用來遞補美國燃料缺口。

化石燃料當時被視為便宜、清潔而且無限的,但是化石燃料仍無法滿足能源缺口,接下來科學家發現核能才是便宜、清潔且無限的。到目前為止再生能源則被世界各國普遍認可為便宜、清潔且無限的替代性能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