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僅18%民眾支持,天主教島國馬爾他「墮胎除罪化」為何困難重重?

全國僅18%民眾支持,天主教島國馬爾他「墮胎除罪化」為何困難重重?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馬爾他社會未來對於墮胎的態度為何、《刑法》墮胎禁令最終的存廢與否,或許我們都該保持的認知是:「墮胎過的女性也可能是您的家人、朋友,你想要把她們送進監獄、用坐牢3年的刑期來懲罰她們?還是你更願意幫助她們、支持她們?」

為強化基本人權,地處南歐的天主教島國馬爾他(Malta),近年來逐步放寬諸多過往以天主教義為基準的立法原則,2011年通過離婚公投(Maltese divorce referendum),直接促成馬爾他離婚合法化;2017年7月該國議會更宣布同性婚姻合法化,對許多婦女權益及同婚推動者而言,這些法令改革絕對是公民自由發展進程的重大勝利,亦是政府尊重性少數社群權益的重要體現。

然而,若聚焦於「墮胎除罪化」,想為馬爾他婦女爭取墮胎權利的公民團體恐怕仍有漫長的維權之路要走。本文除歸納、整理墮胎除罪化的相關資訊外,亦透過線上採訪馬爾他友人的方式,了解馬爾他民眾如何看待墮胎議題、以及該國目前對於墮胎除罪化草案的主要態度為何。

身為歐盟唯一一個完全禁止墮胎的國家,馬爾他擁有全球最嚴格的反墮胎法令之一,該國《刑法》第241條規定:「任何人(包含懷孕者自身)以任何食物、料物、飲料或暴力等方式導致婦女流產,無論該婦女是否同意,一經定罪,將處以18個月至3年監禁」;該法第243條也提到,若有醫護人員協助流產,定罪後最高將面臨四年的牢獄之災,並且永久禁止行醫。此外,該法條中並沒有提及任何「但書」作為允許墮胎的例外狀況。

因此,多數情況下,當婦女面臨懷孕時的健康惡化、胎兒畸形,乃至於遭受強姦或亂倫等性犯罪導致的意外懷孕,馬爾他的婦女僅能有兩種選擇,一是偷服避孕藥,二是前往其他國家墮胎,這造成馬爾他每年有300到400名女性選擇前往英國或義大利西西里島等鄰近國家墮胎;上述種種的法令限制,也讓部分民間團體將馬爾他定調為「擁有全歐洲最不人道墮胎法(Abortion law)」的國家。

首次提出墮胎除罪化法案,籲馬爾他取消《刑法》對墮胎的限制

2021年5月,馬爾他無黨籍議員瑪琳・法魯賈(Marlene Farrugia)提出該國首個將墮胎除罪化的立法提案(A proposal to decriminalize abortion),該法案如果通過,則將廢除及修正《刑法》第241條至243條中的各款墮胎禁令,並有機會為馬爾他婦女提供墮胎醫療照護服務。法魯賈表示,提出該法案的初衷便是希望「沒有孕婦會再因她們的醫療健康選擇」,以及「醫護人員對懷孕者提供醫療援助」而遭到定罪。

「這樣的定罪是歧視性的!完全不合邏輯!婦女在懷孕後尋求身體自決權,並在決定墮胎後尋找醫療介入,結果最後在馬爾他得到的不是幫助,只有定罪和譴責。」

法魯賈在接受馬爾他報社《MaltaToday》訪問時說道。其認為,身體自主的選擇權(Pro-choice),和擁護生命權(Pro-life)不應該是衝突對立的,任何刻意區分兩者的做法便是在分裂女性。整個社會、國家應該要做的是了解現今女性的需求,其中包含醫療和性教育需求,並賦予女性真正的選擇權,一個能提高婦女生活品質、保障生命選擇權利、以及過上自己想要生活的選擇權。

法案推動受阻,馬爾他全國僅18%民眾支持墮胎除罪化

儘管有超過60位歐洲議會議員及墮胎權倡議團體,支持法魯賈提出的墮胎除罪化草案,然而這些維權者卻不是馬爾他的多數。

《MaltaToday》曾於今(2021)年5月底至6月初,訪問650位馬爾他公民對墮胎除罪化的看法,調查結果發現,全國境內有66.9%的民眾不同意墮胎除罪化,僅有18%的公民支持,其中支持率最低的是65歲以上的退休人士,僅6%的長者同意墮胎應除罪化的建議;反觀16歲至35歲的年輕人,雖仍有57.7%的比率反對除罪化,但同意的比率也來到了32.5%,是所有年齡層中對墮胎除罪化最支持的群體。

此外,馬爾他的兩個主要政黨,以基督教民主主義為意識形態的「國民黨」(Partit Nazzjonalista)以及視社會民主主義為核心理念的「工黨」(Partit Laburista),皆已公開表態反對墮胎。工黨出身的現任馬爾他總統喬治・韋拉(George Vella)近日更頻頻接觸反墮胎團體,不避諱地表達其支持反墮胎運動(Pro Life Movement)的觀點。

總統韋拉在今年5月接受馬爾他媒體《Net News》的專訪時也直接表明「我寧願辭職,也不會簽署『扼殺胎兒生命』的墮胎法案。」強烈的重申他反對墮胎的立場。上述種種皆讓民間認為,法魯賈的墮胎除罪化法案預計在推動的進程中將受到重重阻礙,成功頒布的可能性也極低。

持續對峙的「生命權」與「選擇權」

法魯賈的墮胎除罪化提案出現後,原本就已爭論不休的墮胎議題,討論熱度更在馬爾他民間持續升溫,擁護生命權的反墮胎團體與支持身體自決權的挺墮胎群眾紛紛現身說法,公開表達自身陣營對墮胎的態度。

馬爾他的反墮胎團體多數認為,生命權比身體自主權更為重要,胚胎也是生命,墮胎將危害胚胎的生命權,該類團體也不時引用天主教會馬爾他大主教查爾斯・西庫納(Charles Scicluna)的反墮胎言論:「母親的子宮是聖潔的,那是人類生命成長的親愛之地。讓我們祈禱,子宮仍是孕育生命的美地,而不是發生殺戮的所在。」

以該國天主教非營利組織「馬爾他生命網絡基金會」(LifeNetwork Foundation Malta)為例,該基金會一貫譴責墮胎行為,並以拍攝短片及號召反墮胎運動的方式,向大眾宣揚「墮胎並非人權」(Abortion is not a human right)、「醫療保健不該包含終止胎兒的生命」等理念,企圖尋求更多國民加入支持反墮胎運動的行列。

事實上,在過去五年中,馬爾他並沒有任何婦女因為墮胎而面臨刑事責任,自2000年以來,也僅有三名婦女因墮胎被定罪,《馬爾他時報》(Times of Malta)曾針對《刑法》中的墮胎法條執行力度一事,訪問生命網路基金會主席米麗安・西貝拉斯(Miriam Sciberras)。

西貝拉斯認為,就算現行法律對於墮胎刑責執行力度不彰,該類法令還是能對尋求墮胎的婦女起到威懾效果,法令內的規範條文,也體現了維護生命的重視與價值。對於法魯賈提出的墮胎除罪化草案,西貝拉斯則表明,墮胎除罪化將使胎兒在子宮內的生命貶值,亦無益於支持墮胎婦女的權利。

「女性賦權(Women's empowerment)不該透過墮胎的方式來達成,墮胎帶來的只有生命的掠奪。」

西貝拉斯重申了其對於生命權的重視。

然而,馬爾他「婦女權益基金會」(Women’s Rights Foundation)主席安德莉雅・迪本(Andrea Dibben)並不認同西貝拉斯的說法,迪本表示現行的法案是在限縮懷孕者的自主權,就算法律近幾年沒有執行,對女性施加控制的威脅仍然存在,數年沒定罪並不代表不會再次發生。

「你能保證下一個去醫院墮胎和接受治療的婦女,不會被舉報和起訴嗎?」迪本補充說道。

除了馬爾他婦女權益基金會,活躍於馬爾他境內的非營利組織「醫師所選」(Doctors for Choice)、Integra基金會以及海外醫界的英國皇家全科醫師學會(Royal College of General Practitioners, RCGP)、英國皇家婦產科學院 (Royal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aecologists, RCOG))也紛紛表態支持墮胎應去汙名化,須將其視為一般的醫療行為。

「醫師所選」更表示,馬爾他除了應該要接受墮胎除罪化外,亦需要全面推廣適當的性教育、倡導使用高效、免費的避孕措施,同時為尋求墮胎者提供安全、公平的人工流產服務。

這類支持墮胎的群眾,通常將「生育自主」放在優先順位,唯有懷孕者的自主權得到尊重,胎兒的生命權才能有所保障,若懷孕者被迫孕育一個不被接受的生命,對於未來照護無法提供完善的支持,最終恐將導致母體及新生兒雙輸的局面。

曾就讀於馬爾他大學(University of Malta)、目前定居於馬爾他的南非人權倡議者亞歷珊卓・帕克(Alex Parker)也對墮胎除罪化的理念表示支持。帕克認為:「以生命權當藉口,強迫女性一定要生下小孩是不人道的,無論是女性還是跨性別者,只要是任何可以懷孕的個體,都應享有選擇是否繼續懷孕的權利。」

「對於懷孕女性的定罪並沒有阻止墮胎,反而讓尋求墮胎的婦女面臨更高的健康風險!」

帕克接著對馬爾他社會的反墮胎主流態度提出相左的見解,帕克闡明,馬爾他天主教會洗腦式的鼓吹民眾禁用各種避孕措施,加上境內多數的天主教徒沒有接受過適當的性教育知識,無疑讓本就脆弱的「墮胎選擇權」處境雪上加霜,將想要墮胎的個體及協助墮胎的醫療人員定罪,更是枉顧健康權益。

這些都導致想終止懷孕的女性,需要付出極高的成本出國墮胎,或自行從海外訂購墮胎藥服用,在國內沒有提供墮胎的醫療保護下,都有可能危及懷孕者的生命權。

無論馬爾他社會未來對於墮胎的態度為何、《刑法》墮胎禁令最終的存廢與否,或許我們都該保持的認知是,保護婦女、胎兒的權利並不是藉由把母體定罪、並關進監獄來實現的,如同非營利組織「醫師所選」闡述的一樣:「墮胎過的女性也可能是您的家人、朋友,你想要把她們送進監獄、用坐牢三年的刑期來懲罰她們?還是你更願意幫助她們、支持她們?」願我們的選擇皆是後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