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慘痛的失敗故事:身價幾億的人生勝利組如何一夜間負債八千萬?

一個慘痛的失敗故事:身價幾億的人生勝利組如何一夜間負債八千萬?
Photo Credit: opensource.com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周大哥接受了老股東的提議,順勢開始朝著計畫中的集團整合、上市上櫃邁進。殊不知,這竟是惡夢的開始,一個看似人生勝利組、太順遂的年輕老闆生平從沒嘗過的險惡。

之前曾在中國待過一段時日,認識了好些奇人異士,一直想陸續把他們的故事寫出來,今天先從一位周大哥的故事開始說起吧。

我知道大家都喜歡聽功成名就,或是苦盡甘來的傳奇,不過那些歌功頌德的成功人物故事在雜誌、書籍上已經很多。我想寫周大哥他怎麼栽了筋斗這一段,有遇到類似狀況的朋友,千萬要記取慘痛的教訓啊。

周大哥大學就讀資工系,畢業後到美國念碩士、創業,當時正值網路極盛時期,和同學合夥草創的網路公司幸運地被大公司收購,賺到人生第一桶天文數字。

帶著天文數字衣錦還鄉,回台灣後,立刻一堆人捧著各式各樣企劃案找他投資,經評估後,他陸陸續續投資了牛樟芝復育場、生技藥廠、保養品廠、珠寶公司、唱片公司,甚至後來因緣際會還入股酒店、按摩院、酒吧等等,極盛時期擔任了近十間公司的大股東,由於周大哥眼光精準,每間公司都很賺錢,短短幾年的時間,身價便好幾億。

那時天天業務應酬,交往黑白兩道兄弟揮金若土,吃頓飯至少得花個五、六萬,晚上上的酒店雖是自己開的,但老闆當然不能小氣,桌上小費往往就是一疊十萬的千元大鈔,發完了才出來。

名下那麼多賺錢的公司,身邊開始有老股東不斷慫恿他眼光要放更大更遠,把旗下事業集團化經營,這樣更能節省成本。畢竟,一個企業集團只需要一個總管理部門,節省了各公司的行政、會計、人事、資管等成本,預備精簡後,公司開始導入ISO,為邁向國際鋪路,而公司也最好開始規劃IPO。

周大哥聽完之後,經過幾天的審慎評估後,算算每間公司都穩定獲利,訂單都排到幾個月後,簡直像是如來佛手中把玩的指掌天下,一切都太容易了,何況自己能力如此強、人脈這麼好,當然不要受限,事業藍圖就是要大!

周大哥接受了老股東的提議,順勢開始朝著計畫中的集團整合、上市上櫃邁進。殊不知,這竟是惡夢的開始,一個看似人生勝利組、太順遂的年輕老闆生平從沒嘗過的險惡。

每間公司都有各個大小股東,人心是貪婪的,誰不想在之後會上市櫃的公司擁有更多的股權。因此,私底下暗潮洶湧,黑道脅迫讓渡股權、作假帳讓帳面漂亮或虧損等各種荒唐事都出現了。當然,這些都是到很後來,公司要垮之前,周大哥才後知後覺曉得的。

有些公司的股東,製造假的營銷成績,季成長甚至達到100%以上,月報時向周大哥報告:「為應付跳躍式的業績成長,我們必須加大進貨與產能。」也就是需要更多的預算進貨,再從大量進貨時中飽私囊,不僅狠狠的削了公司一頓,也帶來了資金周轉的壓力,因為財報是假的,當然賣不出那麼多,股東再無奈兩手一攤:「遇到淡季沒辦法,賣不動就是賣不動啊。」

有些公司的股東逆向操作,帳面做的連連虧損,卻是因為私底下同意客戶延遲付款,給公司帶來財務缺口,這也同樣造成了資金周轉壓力,而公司用來填補虧損的錢,當然也落進了這些人的口袋。

有的公司股東聯合上游供應商,號稱國際原料成本提高或缺貨,反映在價格上,造成公司進貨成本提高,甚至一度斷貨,公司的訂單卻滿載,交不出貨的情況下,只好尋求更高價的原料。殊不知,更高單價原料也是這些老股東背後操作的,最可惡的是,這些高單價的原料,竟然都是公司庫存原料,運出去再賣回來,惡劣的五鬼搬運手法。

有些黑道背景的股東,為了集團化之後不只想當個大股東,更有野心的想爭奪董事席次,以恐嚇、綁架等手法逼迫小股東簽下股權委託書,甚至逼迫賤價賣出手中持股。

這些事,在當時夜夜笙歌的周大哥眼皮子底下,當然是完全看不到的,表面一片祥和。當周大哥知道的時候,早為時已晚,它已經是高達數億元的財務缺口。

每天一睜開眼就絞盡腦汁挖東牆補西牆的瘋狂軋錢,以及和那群心懷不軌的股東們鬥智角力。鬥到三十多歲的他,短短時間兩鬢花白、頭也禿了。那時正值小女兒即將出生,周大哥卻煩惱的連家都沒時間回,最後終於想開放棄:「老子不跟你們玩了!我從白手起家,沒經驗、沒資金、沒人脈都能爬到這個位置了,以後我還怕沒機會嗎?」於是把這幾家公司全部一口氣收掉同歸於盡,自己還背負八千多萬的債務。

八千多萬的債務啊!真是令人絕望的數字。

由於大哥平時做人海派,之前常在自家酒店、按摩店招待那些供應商,至少檯面上感情算是還有些,他便和債主、供應商坐下來好好談,「我今天是很有誠意要處理事情,但金額那麼多,我還不出來對你們也沒好處,這樣吧,大家朋友一場,你們在不賠本的情況下,說個數字,我一定盡力!」大概是吃人手軟,這些債主都很買他的帳,一下從八千多萬砍到快四千萬。

過不久,大哥的小女兒出生了,他站在產房外,看著閉路電視,留下兩行清淚,心頭暗暗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幾天後,他把酒店、酒吧、按摩店等股份全數賣掉,所得的錢剛好拿去還債,身上一毛不剩,腦中盤算著該如何重整旗鼓。

然而,這次事與願違,沒有資金卻想捲土重來豈是容易的事,他已不是當年那個人人爭相捧著投資案,找他出資的成功創業金童了。

兩年過去了,周大哥依然沒找到機會,而揮霍成性的太太,無法忍受手邊無錢、身上無可說嘴的名份、更無法忍受無人奉承侍候的日子,一開始是百般冷嘲熱諷,後來乾脆直接丟下小學的大女兒和兩歲的二女兒,大難來時,識趣飛走了。

一無所有的大哥,只能無奈的將兩個女兒留給爸媽,赤手空拳到剛崛起的中國找機會,投靠先前在美國結識的中國友人,從頭開始。這次訂下目標不再貪心,只做自己的專業領域,不要像之前野心太大,跨足各行各業,聽到什麼好賺就什麼都想參一腳。

我遇到他的時候,算是已經從他的老本行東山再起了,聽他說大起大落的故事,我就會想起《有錢人想的跟你不一樣》裡頭這段內容,我想,他還真是完全符合呢。

「一個人能夠賺多少錢,留下多少錢都是由他的金錢藍圖決定,而他的金錢藍圖是由他的腦袋決定,不是聰明與否的問題,而是他自己給自己的目標設在哪裡,他身價最後就會在哪裡。

有的人本來很有錢,後來卻變成窮光蛋;

有的人開頭很像會創一番大事業,最後卻失敗;

有的人中樂透,過幾年卻財產只剩他未中樂透之前的水平。

表面上看來當然可能是因為不景氣,遇到騙子合夥人、股市下跌、時運不濟等等,但是其實就是他本身的金錢藍圖不夠大,也就是說一個人在他還沒有準備好以前,突然拿到一筆大錢,超出他的能力範圍,那不久後自然這筆錢會慢慢離開他。

但是反過來說,如果這個人本身就是個白手起家的富豪,即使不小心破產了,他也能夠在短時間內翻身,因為他有夠寬夠廣的金錢藍圖,例如地產大亨川普(Donald Trump),他白手起家賺到幾十億美金,後來一度失去一切還負債,不過幾年後他卻賺到比原來更多的錢。

原因就在於有錢人即使會輸掉萬貫家財,但是屬於他們的有錢人的腦袋永遠都還在。」

至於他在中國東山再起的那段嘛,二十多年的江湖闖蕩,已經可以寫本圈子圈套之類的商戰小說,有機會再說吧。

Photo Credit: opensource.com CC BY SA 2.0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