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防疫原則當作最低守則,把集體安全當作最大目標

把防疫原則當作最低守則,把集體安全當作最大目標
Phot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或許在汲汲營營擔心在國際社會失掉防疫優等生名號之外,我們可以把防疫原則當作每天的最低守則,把集體的安全當作最大的目標,每天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給予提供我們服務的人最大的感謝。

文:公關人生相談室

前兩天因為台灣新冠肺炎本土案例數目攀升,一個週末彷彿隔出了兩個世界,一個是一年多以來相較於世界其他各國,彷彿是平行時空的正常生活樣態,另一個是超市貨架跟街道同樣空蕩,焦慮和不安滿溢的世界。

按媒體報導,某些案例的傳播,起因於確診者沒有確實交代自己的足跡或跟先前確診者的關聯,一直要到醫院時才肯說。或許是因為社會上長期對某些職業或產業的污名,或是對於某些情色娛樂服務的想像,導致提供服務或接受服務的人,通通都只能地下化。而在疫情無差異攻擊與無差別的傳播下,所有足跡都必須被攤在陽光下檢視,甚至接受大眾的目光掃射,被疫調者心理跟道德的拉鋸可想而知。

從疫情一開始到現在,靠著大部分民眾自律戴口罩勤洗手、確診者確實就醫隔離,還有台灣不眠不休的醫護和基礎服務人員的供給,我們享受了一段依舊陽光普照、歲月靜好的時光,但也因為病毒的無差別待遇與透過人與人交流傳播的形式,我們也意會到在這個社會上的自己從來都不是一個人。

我想到在曾經任職企業內,常有一種角色是Compliance (法遵和合規),專門去控管企業內部流程、預算執行與稽核的角色,每年也會定期有稽核員到跨國公司的分公司去稽核實行的流程。制度更嚴密的公司,就連出差報支、交際費、贈禮、住宿餐飲等費用上限都明列,每年也規定員工必須要接受幾次的稽核訓練,如果有違規事件發生,那就是連坐罰,稽核的次數跟訓練的次數只會更多。

身為員工,往往對於照本宣科的法遵和合規課程,只抱著一定得參加(被強迫)的心情去聽,把規則記下來提醒自己不要誤觸。但後來仔細思考,法遵和合規的訓練,其實不就像是每天的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記者會嗎?

透過台上的衛福部長、疫情監測組組長、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防疫醫師、手譯員等,告訴大家最新的疫情變化,也再三提醒大家無論上班、就學、通勤、就醫需要注意事項,一遍又一遍地提醒,就是希望每個人都做好自己的本分,這樣我們集體身處的社會也會更加安全。

一個幾乎集體低度行動、大家都減少外出的週末,如果我們都還能感受到安心,所用所需不虞匱乏的話,真的要感謝那些為我們動起來也還沒停下來的那些人。或許在汲汲營營擔心在國際社會失掉防疫優等生名號之外,我們可以把防疫原則當作每天的最低守則,把集體的安全當作最大的目標,每天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給予提供我們服務的人最大的感謝。

當人人為我,我也可以為人人的時候到了,你的選擇會是什麼呢?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