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想像台灣有一半的人成為難民嗎?8大關鍵點讓你看懂敘利亞內戰為何打不完

你能想像台灣有一半的人成為難民嗎?8大關鍵點讓你看懂敘利亞內戰為何打不完
民間救難組織緊急將孩子撤離到安全地帶, 2014年6月時敘利亞的阿勒坡遭到政府軍空襲|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一場內戰,如今因為8個難以解決的關鍵點讓戰火持續延燒,百姓生活難有寧日: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短短4年,敘利亞有超過20萬人不幸在戰火中身亡,這如今已難說明的戰爭,源自於一場反政府的示威活動,而民眾的怒火最終也升溫成全面發動的內戰。若說誰是最大的受害者,莫過於超過1,100萬名夾在政府軍和反政府軍戰火間的難民,他們被迫逃離家園流離失所,更糟的是,現在因為「伊斯蘭國」(IS)分子的侵略,這場內戰情勢更形嚴峻。

(相關評論:敘利亞內戰:世界列強拔河繩上的紅絲帶

這是一場內戰,如今因為8個難以解決的關鍵點讓戰火持續延燒,百姓生活難有寧日:

1. 民眾起義轉趨激烈

2011年3月時,敘利亞傳出有年輕人因為在學校牆上塗鴉革命的語句遭逮捕並虐打,這讓支持民主的民眾憤怒,他們集結到敘利亞南部的德拉市(Deraa)抗議,當時因為維安人員朝民眾開槍釀成死傷,更加激化民眾的抗議情緒,這場示威的規模越來越大。

民眾情緒越來越激昂,也開始鼓譟要求現任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下台,當時敘利亞政府一心想壓制抗議民眾卻只讓他們反抗的決心更強。2011年 7月時,數十萬民眾紛紛上街加入抗議,這時候也開始有反政府民眾拿起武器自衛,他們最後也反守為攻地驅逐當地維安部隊。

2015年3月16日,敘利亞內戰屆滿四周年剛過,大馬士革再度傳出空襲消息,許多民眾的家園遭毀,民眾忍不住落淚|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居民見到空襲中喪生的親人忍不住悲痛|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大馬士革近日不斷傳出砲火攻擊,受傷的男孩和其他傷患一起躺在地上等待救治|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 意識形態加深對立 內戰爆發

隨著民眾抗議規模越來越大,示威活動開始轉成了官民對峙的內戰,此時反政府軍集結起來,他們希望把政府軍趕走並拿下城市鄉鎮的控制權。 2012年時,反政府軍的勢力一路延燒進首都大馬士革(Damascus)以及第二大城阿勒坡(Aleppo)。

2013年6月時,聯合國表示有9萬人在戰火中喪生,這樣的數字到了 2014年8月時卻變成雙倍以上的19.1萬人,觀察組織表示,他們預計 2015年3月時的死亡數字會到達22萬人。

如今,這場內戰已經不是反政府和政府之間的戰役,因為從內戰爆發開始,就漸漸擴大成分裂分子的意識形態,敘利亞佔大多數的遜尼派群起對抗總統阿薩德所屬的什葉派分支阿拉維派(Alawite,註1),此外,鄰國以及世界各國的勢力也隨著戰爭演進被吸納進來。

分裂勢力,外加聖戰士崛起以及之後「伊斯蘭國」的出現,都讓敘利亞戰事越演越烈,結束之日遙遙無期。

註1:阿拉維派信奉神秘的數字「7」,認為真主流溢的是「大光明世界」,其墜落者經過7個周期,最後被囚禁於肉體之中而成為人。人如果經過巴布的引導而認識真主,則可經過7個周期的提升返回天國。

遜尼派和十二伊瑪目派視該派為「異端」。阿拉維派有嚴格的入教儀式,先宣誓保證不泄露教派的秘密,並接受導師宣講秘密教義啟迪靈魂,然後才能參加宗教活動。

去年阿勒坡遭到空襲,當時醫生正在救治送進醫院內的傷患|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3. 血腥暴力頻傳  戰爭罪判不完

根據聯合國的調查,不論是反政府還是政府軍,雙方從2011年3月開始至今,都犯下了違反人權的戰爭罪,包括謀殺、施虐、強暴和強行隱匿等等,此外,雙方更把平民百姓當成戰爭工具,他們故意把物資擋在城外,讓民眾沒有食物、水源和醫療可用。

2014年2月時,聯合國呼籲所有涉入戰爭的組織停止「在人口密集區無差別使用武器」的行徑,在那之後,觀察組織仍發現超過6,000位居民因為政府軍空投桶裝炸彈到反政府區而受波及身亡,更糟的是,聯合國發現某些市民集會所成了被鎖定的目標,這形同大屠殺。

另外,聯合國也對「伊斯蘭國」的行為提出控告,他們表示敘利亞北部和東部因為「伊斯蘭國」侵略陷入戰爭狀態,他們對破壞規定者執行殘忍的處置,例如截肢或是公開處刑都時有所聞。伊斯蘭國對敵對陣營的攻擊從不心軟,舉凡維安部隊人員、宗教弱勢群體等等都被大量殺害,面對人質他們也斬首伺候。

2013年敘利亞化武攻擊震驚國際,照片中是不幸在毒氣攻擊中喪生的小朋友,他們嘴唇微張、耳朵流出穢物,遺體只能先擺在診所的地板上|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4. 化武攻擊 泯滅人性

2013年 8月,大馬士革的農業區傳出數百位民眾受到神經性毒氣「沙林」的攻擊,消息震驚國際社會,西方國家紛紛譴責並表示這明顯是敘利亞政府所為,但敘利亞政府以及他的友邦俄國則稱使用化武的是反政府軍。

面對美軍開始介入,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終於讓步,同意把境內所有化武移除,一年後,在聯合國禁止化學武器組織(OPCW,註:因為協助處理敘利亞化武榮獲2013年諾貝爾和平獎)的監督和協助下,敘利亞的化武移除完畢。

但是, 2014年4月和7月間,OPCW表示敘利亞政府仍使用了氯氣和氨氣的化學物質攻擊駐有反政府軍的村莊,至少有13人不幸喪生。

敘利亞西邊的古賽爾市內,民眾大寒冬中排隊買麵包|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5. 超過半個台灣的人 亟需救援

自從2011年內戰爆發,敘利亞有超過400萬人逃出家園,流離失所的人多半是婦女和孩童,這也是人類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流亡潮,目前鄰國都因這場戰事受到衝擊,像是鄰近的黎巴嫩、約旦和土耳其都盡力安置湧入邊境的難民,但因為敘利亞的內戰持續激烈化,難民數字從未減緩只能不斷攀升。

沒有逃往國外的,也只能在境內不斷遷徙,估計敘利亞約有760萬人正四處逃竄找生機,換句話說,因為這場內戰被迫逃命流浪的人口超過1,100萬人,這等於占了內戰爆發前的人口的一半。現階段,聯合國估計有1,220萬人亟需人道救援,當中有560萬名都是孩童。

2014年12月,聯合國向國際社會請求84億美元(折台幣約2,676億元)來幫助1,800萬的敘利亞人,但截至2014年時僅募得了一半的款項。

今年3月時,聯合國釋出報告,他們估計敘利亞這四年的戰事已經讓該國經濟損失達到2,020億美元,現在每5位敘利亞人就有4人是貧窮狀態,當中30%的民眾是極度貧困,國家的醫療、教育和社會福利制度都處在崩壞的狀態。

(相關報導:敘利亞內戰4年成「黑暗國度」》全國照明減少83%,平均減壽20歲

內戰爆發,平民百姓生活驟變,從年幼的孩子到女人都成了必須加入戰爭的成員,照片中是加入「權力之聲」(Sawt al-Haq)組織的女性戰士|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6. 反政府軍和聖戰士加入

反叛分子從萌芽開始至今,不斷演進,他們現在在敘利亞內戰中成了相當顯眼的一派,過去溫和的世俗派已經被激進的伊斯蘭分子和聖戰分子壓過,這些人奉行殘酷的教條,也因為這樣嚴苛的管教方式,反叛陣營中也開始出現內鬨。

集結一切反動勢力並現身的,就是我們現在耳熟能詳的「伊斯蘭國」,這隻組織原本是伊拉克當地的恐怖組織蓋達(al-Qaeda)的分支,現在卻成了控制敘利亞北部和東部以及伊拉克的強大勢力。

「伊斯蘭國」徵召許多海外的戰士加入,他們現在與反叛分子、各國政府、庫德族以及看不慣他們作為的蓋達組織另一分支「努斯拉陣線」(Nusra Front)為敵,外界稱「伊斯蘭國」在敘伊一帶的戰爭堪稱「戰爭中的另一場戰爭」。

2014年9月時,美國領軍其他國家一同攻擊敘利亞境內的「伊斯蘭國」,希望能削弱並滅除「伊斯蘭國」,並協助庫德族奪回敘土交界的科巴尼市鎮(Kobane)。

回到敘利亞內戰上,當地數個反政府陣營也呈現政治角力戰,最明顯的莫過於「國家聯合敘利亞革命」(National Coalition for Syrian Revolutionary)以及「反對勢力」(Opposition Forces)這兩派,他們背後都受到不同的西方勢力和波斯灣阿拉伯國家支持。然而,這兩派儘管政治勢力強大,但在敘利亞當地卻沒有太大影響力,其他反叛陣營也不想支持他們,導致反敘利亞政府的陣營一直無法產生能實際與政府對抗的勢力出來。

敘利亞總統阿薩德不願與反政府陣營和談|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7. 自說自話  和平難實現

由於沒有任何一方可以給敵對陣營致命一擊,國際社會多半認為敘利亞的戰爭只能從外交談判來解決,但阿拉伯聯盟以及聯合國的介入都無法成功讓談判達成。

2014年1月時,美國、俄國以及聯合國一同在瑞士開會討論如何解決敘利亞內戰問題,這場會議也是源自2012年時的「日內瓦會議公報」(The Geneva Communique),當時各界是希望能協助敘利亞籌組過渡政府,完成民主轉型。但是,這場會議進行了2次就掣肘,聯合國特使卜拉希米(Lakhdar Brahimi)認為談話無法進行,是因為敘利亞政府拒絕和反叛陣營對談,以及堅持要對抗境內「恐怖分子」的態度所致。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表示,他們仍會根據「日內瓦公報」來進行解決敘利亞內戰的目標設定,特使德米斯圖拉(Staffan de Mistura)則建議在敘利亞畫出「停戰區」,讓外界的援助和物資可以進駐到被控制的城鎮區。這項建議在第二大城阿勒坡卻碰壁,因為該區的反叛軍怕一旦停戰,政府軍會把軍力重新佈署到其他區域,這會進一步導致「伊斯蘭國」勢力進入。

照片中紫色標記點是首都大馬士革(Damascus),紅色標記點是第二大城阿勒坡(Aleppo),這兩大城市常傳出空襲的消息。
截至2012年6月時的敘利亞難民數字。Photo credit: US state department|地球圖輯隊編譯。
敘利亞大城市原本的榮景都因為戰火摧殘只剩斷垣殘壁|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8. 全球涉入的戰爭

原本如同另一場「阿拉伯之春」(註2)的起義活動,如今成了區域各國都涉入的政治角力戰;由於俄國和伊朗都站在總統阿薩德這邊,他們提供的支持也讓阿薩德政府處在戰爭中的上風處,另外,阿薩德政權也獲得黎巴嫩什葉派真主黨(Hezbollah,註3)的支持。

同一時間,反政府陣營所屬的遜尼派也吸納其他支援,例如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卡達和其他波斯灣阿拉伯國家等等,都成了他們的背後支持者,美國、英國和法國也在贊助者之列,然而,越來越多激進派伊斯蘭分子和聖戰士的加入,讓國際支援的力道漸漸降溫。

現在,美國支援5,000位反叛軍在地面與「伊斯蘭國」作戰,此外,美國也以空襲的方式協助庫德族奪回敘利亞北邊的城市。

註 2:阿拉伯之春,是西方媒體用來稱呼阿拉伯世界的一次革命浪潮。 2010年12月突尼西亞部分城鎮爆發動亂,促使阿拉伯世界一些國家民眾走上街頭,要求推翻當國的專制政體,群眾樂觀地用「一個新中東即將誕生」來設想這個大規模運動的未來結果。這項運動多半是用公開示威遊行和網路串連的方式,因為影響深遠吸引了全世界的高度關注,從 2011年初開始至今尚未完全結束。

註 3:真主黨(Hezbollah)是黎巴嫩的一個政治軍事組織, 1982年的時候黎巴嫩人為了抵抗以色列的入侵,在伊朗的幫助下成立了什葉派組織「真主黨」,現在是黎巴嫩的一個反對派政黨。許多中東國家承認真主黨的合法存在,但是歐美卻不這麼認為,將真主黨列在恐怖組織的名單上。真主黨現在在敘利亞幫敘利亞政府打內戰。

原文報導:Syria: The story of the conflict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敘利亞內戰在今年步入第5年,戰爭的情況沒有因為時間流逝轉好,各國地緣政治和拉鋸關係加入的情況下,殘破的敘利亞只會更加扭曲,和平未來難以實現。

小男孩居住的大馬士革市區再度受到政府空軍襲擊,逃避不及的他在混亂中受傷|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伊斯蘭國」侵略中

因為越來越多打著不同算盤的國家加入,讓奪去超過 20萬人性命的內戰演變成各國交鋒的大戰。

BBC報導指出,敘利亞日前因為「伊斯蘭國」的入侵,已經威脅到住有十多萬難民的雅爾矛克(Yarmouk)難民營區,根據聯合國觀察,這一區難民營原本收容來自巴勒斯坦的難民,目前已有90%被「伊斯蘭國」掌控,這讓聯合國官員相當擔心當地難民的安危。

一名聯合國官員就談到,位在大馬士革南區的難民營情況已經無法單單用「不人道」形容,「(難民營區)這裡沒有食物,沒有水,也沒有藥…大街上都是戰火,居民全被迫躲在家裡,當地也傳出有士兵使用炸彈。這些情況必須停止,我們必須讓居民撤出來。」

從約旦往敘利亞望去,可以見到兩國交界處因為戰事竄出漫天黑煙|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伊朗勢力大起   各國援助反政府軍抗衡

事實上,敘利亞在過去一周內不斷傳出零星戰火的消息,目前戰情更因為各國勢力的消長和「伊斯蘭國」的進入變得越來越複雜。路透社報導就談到,敘利亞西南邊與約旦接壤交界處,有部分市鎮在上周被反政府軍拿下,目前敘利亞政府擔心這樣的情勢會進一步改變約旦政府對敘利亞內戰的態度。

過去,約旦政府一方面抱著反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的態度,時不時提供軍火給接壤處的敘利亞反政府軍,但另一方面,他們也擔心涉入太深會讓國家被捲進敘利亞戰火內,所以約旦政府在支援反政府軍的態度上都顯得小心翼翼。然而,眼看敘利亞總統越來越依賴伊朗和黎巴嫩真主黨替他們壓制反政府軍,這讓對伊朗感冒的約旦開始改變態度。

一名約旦官員就說:「我們不能讓伊朗靠近我們國家」,他更進一步指出,伊朗近日派出的卡西姆‧索萊馬尼(Qassem Soleimani)將軍,他在協助伊拉克擊退「伊斯蘭國」並奪回提克里特(Tikrit)城的戰爭中表現過人,這讓伊朗在敘利亞南邊的影響力越來越大。有美國外交官員就認為,伊朗的目的就是希望在敘利亞南邊和以色列接壤處建立起自己的要塞(註:伊朗藉此與以色列相抗衡)。

不過,美國和西方國家也不會讓伊朗的盤算太容易實現,因為當地的反政府軍就表示,他們現在收到更多來自西方國家的戰備和軍火支援。

阿薩德肖像的海報|阿薩德肖像的海報
持續蔓延的「伊斯蘭國」

當敘利亞南區陷入各國勢力消長的複雜情況中,敘利亞西北邊也因為「伊斯蘭國」的肆虐拉警報;上週時,敘利亞北邊的哈馬(Hama)就傳出45位村民被「伊斯蘭國」恐怖份子殺害的消息,他們的勢力正漸漸往西北區蔓延開來,與敘利亞接壤的土耳其也表示他們要增加防禦。

目前,「伊斯蘭國」與大馬士革的反政府軍陷入交火,前述提到的雅爾矛克難民營區就是深受侵害的地區之一,對「伊斯蘭國」來說,他們目標是拿下大馬士革城區,而這樣的狀況將會威脅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的勢力。

反政府軍在3月底攻下敘利亞古城波斯拉(Bosra al-Sham),他們開心互相送糖慶賀|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阿薩德的算盤能持續多久

一直以來,敘利亞總統阿薩德都對保持主要大城在自己的掌控中感到相當有信心,從大馬士革、霍姆斯(Homs)再到哈馬一帶,這些重要市鎮目前都在阿薩德的政府軍管轄下,當地也有許多住民。對有俄國和伊朗聲援的阿薩德來說,他認為美國和西方各國就算再怎麼想讓他下台,最後還是會插手協助他打退正在敘國境內肆虐的「伊斯蘭國」,畢竟,「伊斯蘭國」現在是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儘管短期之內,阿薩德對守住主要市鎮的信心確實沒錯,因為他的敘利亞空軍可以運用優勢從空中轟炸反政府軍,藉此保住重要地帶,但這樣的情勢很可能會改變,因為這些市鎮外的地區正被反政府軍掌握中。

反政府軍勢力漸增

國際危機組織的資深分析師諾亞(Noah Bonsey)就說:「這顯示出他們(敘利亞政府)正面臨兵力吃緊的問題,這只會讓戰事往更壞的狀況發展,也會讓敘利亞政府難以往前邁進。」

諾亞繼續分析:「儘管主要市鎮像是大馬士革、霍姆斯以及一路往西北海岸旁的地區沒有受到(反政府軍)威脅,但在這些地區之外的其他地方,敘利亞政府軍已經無力可管。」

受到敘利亞政府軍空襲的市中心竄出大火,居民只能倉皇奔逃|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對阿薩德來說,他現在的重心就是保持大馬士革(紫點)、霍姆斯(綠點)以及哈馬(橘點)一直到沿岸地帶的市鎮在他的掌控下,但這樣的情況正在改變,因為「伊斯蘭國」和伊朗勢力的增長,各國都開始改變他們對敘利亞戰爭的作法,約旦可能會為了防範伊朗勢力,增加給反政府軍的援助,這只會讓敘利亞總統阿薩德更難替自己和國家找到和解的道路。

原文報導:
As regional war rages, Syria’s Assad faces setbacks
UN demands access to Yarmouk refugee camp in Damascus

本文獲地球圖輯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12

「敘利亞內戰四週年」推薦閱讀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