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關塔那摩灣監獄的維族囚犯,成為中國合理化鎮壓新疆的藉口

美國關塔那摩灣監獄的維族囚犯,成為中國合理化鎮壓新疆的藉口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曾將這些維吾爾人關進關塔那摩灣監獄的舉動,以及指稱「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為恐怖份子的過去,給了中國很好的藉口做為持續鎮壓新疆的理由。

編譯:吳宗宜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中國不斷為其在新疆的「種族滅絕」行動找新的藉口,據《CNN》於5月15日的報導,他們也找上了曾被關押在美國關塔那摩灣監獄(Guantanamo Bay detention camp)的維吾爾人當作稻草人。

2001年911事件後,美國小布希(George W. Bush)政府對阿富汗發動反恐戰爭,這場長達20年、美國史上最曠日持久的戰爭,不僅對美國國內產生了深遠的衝擊,也使22名維吾爾人長年身陷囹圄。

2001年12月,美國在巴勒斯坦逮捕了22名維吾爾人,未經審判便指控他們為「敵方戰鬥人員」,從此將他們關進位在古巴、專門囚禁恐怖分子的關塔那摩灣監獄。同時,華府也把維吾爾獨立民兵組織「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Eastern Turkistan Islamic Movement, ETIM)納入國務院的恐怖團體名單。

經過其家人和人權組織多年的努力,這22名維吾爾人終於被判定為「非戰鬥人員」並被逐批釋放出獄,在2013年,其中的最後三人也終於被釋放。然而被釋放後,他們不被允許在美國定居,也因中國暴政而無法安全回故鄉新疆,只能前往一些願意收容他們的歐洲和中美國家。

這些被無罪釋放的人,跟多年前逃出新疆的維吾爾人一樣,他們眼看故鄉的環境一天天惡化,與許多親友失去了聯絡,據信大都是被中國送進了集中營,而北京則不斷聲稱這些集中營的目的是「去極端化」或「職業訓練」。

美國曾將這些維吾爾人關進關塔那摩灣監獄的舉動,以及指稱「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為恐怖份子的過去,給了中國很好的藉口做為持續鎮壓新疆的理由。早在2013年最後一批被拘捕的維吾爾人被釋放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就聲稱「他們毫無疑問是恐怖分子,這些嫌疑犯屬於「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恐怖組織,他們不僅對中國的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收容他們的國家的安全,也將面臨威脅。」

自此後,中國便不斷聲稱數十年來,新疆背後一直有黑手推動叛亂,其在新疆的鎮壓是不得已而為之。

2020年11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王文斌表示,東突厥組織長期以來一直在新疆從事恐怖和暴力活動,造成大量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並對中國及周圍地區的安全與穩定構成嚴重威脅。

同個時間,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也發布一段影片將該組織與蓋達組織(Al-Qaeda)及伊斯蘭國(ISIS)進行比較,稱其試圖大規模招募人員、傳播激進的意識形態,在世界許多國家造成混亂。

雖然北京一方面聲稱已經打敗新疆的恐怖主義,但他們仍持續用這個理由鎮壓維吾爾人和伊斯蘭教。

然而,大多數專家認為,並無實質證據可證明北京對東突厥組織的指控,《維吾爾人的戰爭:中國反對穆斯林少數民族的內部運動》(The War on the Uyghurs: China's Internal Campaign Against a Muslim Minority)的作者羅伯茨(Sean Roberts)便表示,儘管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新疆暴動頻繁,一些激進的維吾爾人組織在巴基斯坦-阿富汗邊境活動,但北京指控他們有組織性的發動恐怖攻擊是故意誤導事實。

他說:「我的理解是,儘管有一些零星的武裝反抗,新疆實際上並沒有組織性的武裝反抗組織。在911事件後,中國政府試圖將這些事件全部都歸給於伊斯蘭恐怖主義,並表示其背後是由賓拉登(Osama bin Laden)所主導。」

代表曾被拘留在關塔那摩灣監獄的維吾爾人的律師特克爾(Nury Turkel)說:「我們要求美國政府在美國為他們找到一個安身之地,在那裡,他們不會因外交壓力而被遣送回中國。」

在被拘留者、其律師和人權團體多年的努力後,第一批5名維吾爾人成功被移轉到阿爾巴尼亞生活。

但在2009年,美國共和黨主導通過了《恐怖分子遠離美國法》(Keep Terrorists Out of America Act),阻止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轉移關塔那摩灣監獄的囚犯到美國境內,這也使人權團體更難協助安置他們到他國,因為美國顯然仍懷疑他們是危險份子。

同時中國也持續對外國施加壓力,阻止他們接收維吾爾人。維基解密(WikiLeaks)在2010年公開的電報顯示,德國曾一度考慮接受七名維吾爾人,但在中國的威脅下,德國為避免影響雙邊關係而放棄。

最終,經過華盛頓與各國間多年的談判,被關押在監獄的22名維吾爾人接找到了安身之地,最後一批人於2013年前往斯洛伐克。但是,釋放他們並不意味著完全放其自由,他們在其他國家的行動仍然受到限制。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曾承諾關閉關塔那摩灣監獄,然而至今未能實現,儘管比全球反恐戰爭高峰期所關押的數百人要低,目前該監獄仍關押40名犯人,而拜登(Joe Biden)政府近來也做出相同承諾關閉該監獄。

七名曾被囚禁的維吾爾人在1月時寫了一封信給拜登,信中寫道:「我們確信經過19年以上的努力,並考量曾發生在關塔那摩灣的暴力虐囚與審訊,您同意未經審判就無限期監禁人們,使他們遭受酷刑,殘忍及侮辱人格的待遇,也無法聯繫家屬或獲得有效的司法救濟,這是不公不義的極致。這就是為什麼關塔那摩灣監獄必須要被廢除。」

一位現居住在阿爾巴尼亞、曾被拘留在關塔那摩灣監獄的維吾爾人卡西姆(Abu Bakker Qassim)也表示:「儘管美國終於宣布我們是無辜的,但我們什麼都沒做,而中國繼續指控我們與塔利班和蓋達組織合作。他們說維吾爾人是恐怖分子,與各恐怖組織有聯繫,這種宣傳非常成功。」

儘管拜登政府最近重申將全面從阿富汗撤軍,在911事件滿20周年之際結束這場美國史上最持久的戰爭,但是對於維吾爾族人來說,戰爭並沒有結束,北京正持續用這個理由合理化其在新疆實施的種族滅絕措施。

AP_1910981681986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西方國家共同抨擊新疆人權

5月13日,51國、152位代表參加了聯合國一場有關新疆人權的視訊會議,會中各國代表不斷呼籲中國停止迫害維吾爾人,並呼籲中國停止干預聯合國專家前往新疆調查「基於政治動機和謊言的」集中營。

在會議上,英國駐聯合國大使吳百納(Barbara Woodward)稱新疆情勢是「我們這個世代最嚴重的人道危機之一」,並稱根據可靠的消息來源,包含衛星影像、存活者證詞和中國政府公開的檔案,都讓我們益加擔心新疆的狀況,證據都指出中國持續壓迫維吾爾族,公開使用維吾爾的語言、文化和信仰已經被系統性的非法化了。

德國駐聯合國大使休斯根(Christoph Heusgen)則表示,感謝各國代表在中國極力施壓的情況下依然與會,並呼籲各國應該繼續對中國施壓:「直到維吾爾人能夠自由的生活、不再被監禁、不再被迫勞動和被壓迫人權,直到他們能享有宗教和言論自由。」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湯瑪斯-葛林斐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則說,拜登政府「會直面並直言批評中國的作為,直到其停止迫害、種族滅絕在新疆的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族群,我們也會持續與盟友合作,直到中國願意正視普世的、自己國家人民的人權。」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ASPI)近期發表的研究指出,在中國政府宣布強力打擊非法生育後,新疆的生育率自2017年以來急遽、歷史性的下跌,兩年間下滑了48.74%,這是中國打擊當地少數族裔的計畫生育政策一部分。

除此之外,中國也搗毀穆斯林的墳墓、迫使穆斯林父母和子女分離,並強迫穆斯林改信宗教、逼迫他們吃豬肉,這都是中國滅絕維吾爾文化、族群計畫的一部分。

上週,中國駐聯合國代表團向各國發出正式照會,稱各國對中國在新疆實施違反人權的作為都是「謊言和錯誤指控」,並稱有些國家「就是喜歡挑釁中國」。

中國方面也表示:「中國沒有什麼好隱瞞的,新疆一直是開放的,我們歡迎大家造訪新疆,但我們反對根據謊言和假設做出的調查。」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