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韓成功後「報復性罷免」一波接一波,陳柏惟挺得過這次「刪Q」嗎?

罷韓成功後「報復性罷免」一波接一波,陳柏惟挺得過這次「刪Q」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年的大選只有一個候選人「韓國瑜」,韓是超級催票機,讓許多年輕人返鄉投票,只因「害怕他當選」,所以當時才「順便投給陳柏惟」創造了奇蹟。

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罷免案倒數3天,這場罷免案讓藍綠對立逐步升高,對於年底公投以及2022年的九合一選舉來說,更被視為前哨戰。

台中黑派大老顏清標之子、前國民黨立委顏寬恒8月4日請辭黨副秘書長,表示「全心力放回故鄉」;9月8日正式宣布投入罷免陳柏惟行列;9月26日台中紅派大將、國民黨台中立委江啟臣在黨主席選舉失利隔日,旋即和顏寬恒一起參與「刪Q」行動,藍營台中黑、紅兩派聯手;國民黨新任黨主席朱立倫也在當選當晚就把「刪Q」當成重點任務

而綠營高舉「1023,站出來,反惡罷!」號召選民站出來投票,黨主席蔡英文在10月初的中常會提及此案,表示「不能讓認真做事的人孤單」,民進黨黨公職也全面替陳柏惟加油打氣,無黨籍和小黨的議員如台北市議員林亮君、苗博雅,也紛紛力挺陳柏惟。

陳柏惟被罷免的機率高嗎?

陳柏惟在台中第二選區,要有超過25%,也就是7萬3000人出來投下同意票,罷免案才能通過。而當時顏寬恆的得票數是10萬7766票,陳柏惟的得票數是11萬2839票。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沈有忠分析罷免的核心:

「罷免贊成方,比較容易凝聚群眾,因為他們帶著是輸掉的情緒,用報復、光復韓國瑜的方式在動員;他們希望改變現狀,通常當想要改變,投票意願就會比較強。可是反對罷免是被動的,是希望維持現狀的現任支持者,他們處於罷免方丟出什麼議題,再來解釋回應。贊成罷免的動力會比反對高。」

從事政治公關、選戰操盤的許立倫表示,陳柏惟被罷免的幾個關鍵,除了綠營(包括台灣基進以及民進黨)在操作的「抗中保台」「保住台灣囡仔」是否能發酵到一定程度,另外就是顏家長期在此經營的基本盤以及國民黨的催票動員力有多高。

許立倫直言,一場地方的罷免現在已被升高到兩岸議題,從多位民進黨公職對陳柏惟的相挺加油就可以看出,綠營不斷提到中共,把顏家和中共劃上等號,而這次投下「同意罷免」的人,就是「中共同路人」。許立倫也感嘆,「這招百試不厭」。

沈有忠則表示,顏家的勢力再加上國民黨在台中第二選區的基本盤,已經接近同意罷免通過的門檻,而且不管是哪邊做的民調,都可以看到選民投票意願並不低,假如綠營像當時王浩宇那樣採取冷處理希望大家都沒回去投票,陳柏惟恐怕很難保住這席。

而目前台灣基進黨也意識到不能再寄望「低投票率」,而是必須衝高「不同意罷免」票,因此他們甚至在最後10天離開選區,到台中高鐵站、火車站、客運站和經常往返台中及外地的年輕人拉票,拜託大家「返鄉投票反惡罷」,由此可看到此選戰像黃捷當時一樣,採取正面對決的策略。

但沈有忠直言,2020年的大選只有一個候選人「韓國瑜」,韓是超級催票機,讓許多年輕人返鄉投票,只因「害怕他當選」,所以當時才「順便投給陳柏惟」創造了奇蹟;如今顏寬恆遠不如韓國瑜讓人恐懼,又是單一的選舉,有沒有辦法再衝出當時的年輕人投票潮,會是這次選舉的關鍵。

王浩宇、黃捷、陳柏惟和林昶佐,這些新世代政治人物怎麼了?

綜觀今年1月被罷免的王浩宇、2月挺過罷免案的黃捷、即將投票的陳柏惟、目前正在第二階段連署的林昶佐;在「罷韓」後,不見綠營老將被鎖定,而是這些年輕且知名度高的新世代政治人物,成為「罷免實驗」的目標。

他們雖然投入政治的資歷不長,但皆是全國知名人物,團隊擅長網路社群經營、創意和迷因表現,自己本身也都是年輕世代KOL,社群平台上的聲量遠高於其他同選區的立委和議員。對議題的關注也不局限於地方,反常被選民批評「管太寬,沒顧到選區」。

除此之外,他們本來都來自小黨,但與全面執政的民進黨友好。王浩宇出身綠黨,2020年選後退黨正式加入民進黨。黃捷因對韓國瑜「翻白眼」爆紅,退出時代力量後面臨罷免時蔡英文也公開聲援,高雄市民進黨團成員更每天幫忙站路口掃街,把黃捷當自己人照顧。陳柏惟屬台灣基進黨,在2020年大選和民進黨合作選上立委。

林昶佐本來是時代力量創黨成員之一,最初也是和民進黨合作,擊敗國民黨老將林郁方攻下萬華中正選區,但後來就是因為其「親綠」路線,和黨內黃國昌等人爆發理念不合後退黨;後來林昶佐雖然維持無黨籍身份,但也和民進黨關係友好,不只是競選連任時民進黨傾力協助;後來立法院多數議題林昶佐也都支持執政黨政策。

台灣大凱旋 蔡總統壓軸登台向支持者致意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林昶佐2020年競選連任時,民進黨傾力相挺出動幫忙掃街拜票,總統蔡英文更幫站台。

東海大學政治系沈有忠教授指出,這些遭到發起罷免的民代都是小黨甚至無黨籍,年輕世代支持對象較多;但最重要的是,他們都是在當年的「韓國瑜旋風」裡,出現激烈反彈、批評韓的代表人物。所以在韓國瑜被罷免,深藍群眾因此在情感上受重創後,這些人成為韓粉、以及對罷韓通過心懷憤恨的群眾情緒出口。

在罷免成為藍綠對決的籌碼,第三勢力該怎麼拿捏?

沈有忠表示,第三勢力在台灣有其市場,有太多政黨想在此瓜分選票,以2020年政黨票為例,民進黨獲得480萬票,得票率33.98%、國民黨獲得471萬票,得票率33.35%。還有約35%的選民不投藍綠,小黨的獨立性能在這時凸顯出來,年輕世代更是「分裂投票」傾向明顯。

但是當選舉的戰場從複數選區或是有多選擇的選舉,來到總統、縣市首長、立委以及罷免這種「對決式選舉」,第三勢力就不免被劃分到藍綠。他們再次被藍綠綁架、成為側翼,不管是更深藍或深綠或小藍小綠,成為大黨的附庸產品。

而許立倫則直言,他認為台灣不存在中間選民,尤其是近年來藍綠對立逐漸高升,所有人包括小黨或無黨籍,都必須在選舉時「選邊站」。就像陳柏惟從2020年到台中的選舉及現在的罷免案,在他看來都是藍綠對決。

不過沈有忠進一步說,台灣基進黨現在和民進黨的關係就很微妙。就如同民進黨秘書長林錫耀所說,還是必須尊重台灣基進黨在這場罷免的主導權,而台灣基進黨也不能過度依賴民進黨;如果每到選舉、罷免,都必須靠民進黨救援才能「贏」,那往後選舉或立法院的攻防,就不得不「還民進黨人情」,「小綠」的標籤更撕不下來,想要走自己的路就會左支右絀。

然而在顏家的勢力之下,加上國民黨的催票,民進黨不加強協助動員,短時間要保住陳柏惟這席恐怕也是困難重重,因此這當中的拿捏就顯得非常重要。

民進黨全國各縣市黨部主委聯誼會力挺陳柏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罷免門檻有需要再調整嗎?

罷免案一個接一個,也開始有聲音認為罷免門檻在修法後變太低,許多報復性罷免耗費過多不必要的社會成本,因此應該重新修改罷免門檻。

對此,沈有忠表示,他相信經過這幾波罷免會有檢討聲音出現,也確實有其必要。但是當年調降罷免門檻是很多年輕世代和公民團體的訴求,讓民眾政治參與的門檻降低,當這張選票影響力比較大,大家會更願意投票;假如又要調高,恐怕會讓民進黨「自打臉」。而且過去門檻50%被嫌太高,現在25%又嫌太低,「那應該要多少?這可能要花蠻多力氣才能達共識。」

除了罷免門檻25%的同意票外,另一個更為關鍵的就是單一選區和複數選區的罷免制度是否該做出區別。沈有忠認為,縣市長、立委的罷免應該和地方議員有所不同。因為許多議員代表的是少數族群、小黨的多元聲音進入議會生態,結果現在卻因罷免制度被主要政黨動員罷免,對政黨政治的民主生態並非好事。他相信這個方向也是跨黨派較容易達成共識的。連陳柏惟都曾提出類似想法

但他也坦言,目前都還在罷免的攻防階段,預計韓國瑜後的這些罷免潮還要再持續一陣子才可能平息,社會意識到罷免的意義和需要耗費的社會成本,逐漸回歸常態,「現在可能覺得一個接一個,但拉長時間來看五年十年,很多民主國家也都是如此。」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