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落水只為工程做環評?香港水下考古的困難與建議

潛落水只為工程做環評?香港水下考古的困難與建議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透過在香港積極推動水下考古的香港海事博物館、HKUHG成員,與及香港水下考古總會主席胡名川先生的專訪和資料搜集,嘗試分析現時香港水考下古的困難,並且提出可行建議。

香港地理沿海而立,海上交通向來頻繁。由秦漢開始,屯門的龍鼓灘和掃管笏所發現的戳印紋陶罐和漢代錢幣,可見在唐代以前香港沿海以海路為主的經濟活動已有一定規模。唐代往來中國的船隻都是以屯門為補給站,[1]而香港九龍城舊機場的宋代出土文物、深水灣、大鵬灣、大嶼山等的鹽業出口,加上竹篙灣曾出土大量明代景德鎮外銷瓷碎片,亦可見香港在海上絲綢之路上曾是中國東南沿海的貿易和走私中心。由於前往中國的船隻在香港補給時可有不少的逗留時間,特別在颱風季節亦較易在香港水域擱淺。根據香港海事博物館引用的統計,從1500至1800年共有10592艘船舶自西方駛往亞洲,途中失事的百分率約為10%至30%之間。[2]以香港而言,近年也相繼發現沉船遺蹟或其他水下古物,例如1970年代西貢沙咀的古代沉船、1974年在興建萬宜水庫時發現的明朝沉船、2016年於伙頭墳洲發現兩台十八世紀的大炮和青花瓷片,以及在西貢糧船洲發現宋代沉船碇石等。有見及此,2018年11月承蒙香港衞奕信勳爵文物信託基金支持的《糧船灣志.「活」地方志》研究計劃,於2019年10月開始在香港海事博物館展示香港近年的水下考古成果,[3]讓大眾得以重塑香港海洋商業和文化活動,與及在珠三角、南中國、亞洲與世界海上貿易的地位。

事實上,在香港水域有考古價值的地點並不限於此。由海洋考古學家謝菲(Dr. Bill Jeffery)領航的香港水下文化遺產小組(Hong Kong Underwater Heritage Group,下稱HKUHG)於英國海道測量局(United Kingdomˈs Hydrographic Office,簡稱UKHO)購得香港水域的沉船和沉物地點的資料,於香港水域擱淺的大小船隻或沉物資料的地點最少有280處,[4]而在當地居民提供資料後數字亦有上升趨勢,[5]當中HKUHG在2016年打撈屬宋代古船的石錨和清代古炮的資料來源就是由當地居民所提供。[6]

鑒於香港的水下考古有很大的研究空間,同時政府對於水下考古無論在條例、撥款、專業培訓上等各方面都相對滯後,致使香港的水下考古遇上不少困難。本文透過在香港積極推動水下考古的香港海事博物館、HKUHG成員,與及香港水下考古總會主席胡名川先生的專訪和資料搜集,嘗試分析現時香港水考下古的困難,並且提出可行建議。

1)香港政府對水下古的取態

按1976年《古物及古蹟條例》第2點釋義和發現所指,在香港的古物或假定古物是指在土地或海之內、之上或之下,或附於土地或海之內、之上或之下的構築物的結構。[7]換言之,在香港水下考古是受到《古物及古蹟條例》保護。1998年開始生效《環境影響評估條例》(下稱《環評條例》)附件19,要求任何申請人要為工程項目對文化遺產地點的影響及所造成的其他環境課題做環評報告,[8]當中包括了附件12B的海洋考古調查(Marine Archaeological Investigation,簡稱 MAI)。由1998年開始,MAI主要由外判承辦商「水下考古公司」(下稱SDA)負責。由1999年至2016年,SDA替漁農自然護理署、古物古蹟辦事處(簡稱「古蹟辦」)、土木工程拓展署和水務署做了超過90個MAI。[9]然而,各政府部門所做的超過140個MAI項目,均表示沒有發現任何海底文化遺產。[10]

如此看來,就如陸上考古工作一樣,政府海洋考古的問題核心同樣也是為土地發展工程而服務,[11]而非水下考古本身。曾分別於2014年和2016年為香港政府做過兩次MAI的謝菲表示,由於承辦商所做的MAI總是匆匆進行,[12]加上勘察儀器只可以偵察到大型物件如沉船,因此他們曾於由潛水員評定為無價值的伙頭墳洲發現大量古代瓷器,致使整個項目都要重新評估。[13]

儘管目前香港有法例保障水下古蹟和以發展為服務對象的海洋考古調查,但香港實際上沒有任何水下古蹟研究計劃。更雪上加霜的是,由於近年不少經濟學者都提倡繼續填海造地,急速發展的大環境對香港水下考古非常不利,謝菲認這將會破壞更多歷史遺跡,因此應該盡快在香港水下作全面的考古調查。有見及此,謝菲曾於2014年向古蹟辦建議一個預算300萬港元、為期三年的全港水底遺產勘測調查,假如政府願意提供資助,海事博物館亦願意以付出相同金額作為資助。[14]不過到目前,古蹟辦僅能為HKUHG作衞奕信勳爵文物信託的擔保人,獲98,000港元信託資助[15],而考古的範圍亦只限於西貢一帶水域。可惜的是,直至兩年前,政府仍然沒有採納相關意見書。[16]

2)儀器上的限制

關於海洋考古調查的標準,環境保護署(下稱「環保署」)在香港口岸港珠澳大橋海洋考古調查中闡釋以下MAI的四項工作程序:[17]

關於地球物理勘察一項所使用的儀器,謝菲表示測量員在進行海洋考古調查時使用側掃聲納和遙距感應等儀器勘測海床異常情況,[18]從而測出水下有否古物,不過這樣只能探測大型的物件例如沉船,但對於體績較細的物件如瓷器是探測不到的。因此他認為要徹底尋找古物,就必須要潛水員到水下探測。[19]然而,即使潛水員或使用水底遙控車進入現場目視調查,但由於種種原因例如海上交通頻繁、能見度差等也未必能夠達到工作目標;[20]加上在不確定潛在考古價值或沒有出現異樣便不會調派潛水員下水搜查的指引下,[21]會容易忽略體績較細的古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