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眼中盯】任內兩次大跳電卻不用下台,王美花是蔡政府後期用人問題的縮影

【關鍵眼中盯】任內兩次大跳電卻不用下台,王美花是蔡政府後期用人問題的縮影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王美花高升經濟部長時行政院發言人的說法,展演出民進黨人事三級跳時的固定招數——將一件較小的事件或經驗,包裝成那個人廣大全面的專業。而且即使王美花真如丁怡銘說得有「見解」,經濟部也非最適合他的地方。

回顧台灣近代經濟部長,要能在任內經歷兩次大跳電簡直是奇蹟,理由不是台灣過去不跳電,而是通常跳電一次,部長就會遞辭呈。

最近網路上流傳馬政府時代曾任經濟部長的杜紫軍,2014年預測「2021年絕對會限電」的舊文。在那個時代,許多首長都曾因為和自己沒有直接相關的事情而下台——國民黨執政就是有這個習慣,很愛亂開除人,官員也很愛請辭,許多國家長年培養的專業菁英因此離開政府,政策也難以延續,確實是浪費人才。

總統蔡英文上任之初,民進黨也還留著這種「惡習」,首任經濟部長李世光就是在2017年815大停電的當晚請辭獲准。李世光出生於科學世家,人事令發布時雖意想不到,但十分符合蔡政府當時的形象,只是後來總面帶微笑的學者性格仍壓不住巨大的經濟官僚機器,但他退休後轉任工研院和資策會的董事長,算是適得其所。

四年後,蔡英文的第三個經濟部長王美花任內再次發生無預警跳電,當天她僅向鏡頭鞠躬,隔幾天跳了第二次,連蔡英文都出面道歉,同黨人士也多針對台電譴責(台電董事長是橫跨馬蔡政府的前經濟部次長楊偉甫),王美花始終安穩,和四年前相比,不知道又是怎樣的時空背景不同。

許多針對王美花配偶的批評其實有些失焦,因為就算沒有顧立雄,王美花的人事案也是蔡英文政府後期用人問題的縮影,順風時期發言人團隊和輿情包裝的形象,一旦遇到真正的問題,嚴重的後果就會發生。

蔡政府後期的首長通病:把做過的小事放大成全面專業

不管是不是支持者,只要看過王美花回答記者問題,應該很難不為她捏一把冷汗,只能慶幸黃國昌已經不在立法院。

回顧王美花的資歷,在突然高升經濟部次長之前,她是智慧財產局的長期技術官僚,部長人事案發布時,當時的行政院發言人丁怡銘如此形容王美花

王美花擁有台大法律系學士,也是法律人,對於涉及產業許多法規調整有獨到想法跟見解,突破許多障礙解決棘手問題,順利完成公司法等重要法規的修訂,完善經營環境及健全法規,對國家整體未來經濟產業發展有重大貢獻。

這樣的說法,正好展演出民進黨人事三級跳時的固定招數——將一件較小的事件或經驗,包裝成那個人廣大全面的專業。最好的例子,就是初期以「軍事專業」包裝的吳怡農,在選舉激情過後面對共軍來犯時,說出「全民皆兵」這種連黨內同志都無法支持的低階發言。

其他還有像是當過內政部次長所以適合當勞動部長、當過政務委員所以可以當內政部長、蓋過台中捷運有資格當交通部長等論述,都是讓支持者在吵架當下好像能贏,仔細一想卻不合理之至的說法。

即使王美花真有「見解」,經濟部也非最適合的地方

順著丁怡銘的說法,「法律人」、「對產業法規有很多獨到見解」等特質若要確實展現,應該用在主管經濟發展政策的國發會(經濟學出生的管中閔當時就靠新自由主義和自經區這樣的「見解」,在國發會主委的位子上游刃有餘一段時間),那和主管產業、能源、國營事業的經濟部角色其實非常不同。

也就是因為這樣實質的專業能力缺乏,才會讓王美花在演說或受訪時,常會陷入回答不了問題的窘境,講出鑿井或是RCEP對台灣產業影響不大之類的淺薄發言。

除此之外,當時另一個追捧說法,是強調王美花的智財背景與修公司法的經驗,並放大為蔡政府未來的重點發展政策。然而回顧過去一年,台灣智財領域又有哪些政府帶頭的突破?公司法抑制新創發展的問題又有多少改善?談到公司法,大家可能還比較記得SOGO經營權的立委收賄案。

因為說到底,台灣的經濟部長更像是能源部長,這次王美花也栽在這個缺乏真正專業就難過去的坎上。

分區停電晚間再次啟動(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其實除了近日的跳電事件,盤點近一批蔡政府任命的部會首長,會發現相較於林全內閣,他們任內發生問題的比例更高,只是出的包規模不夠大、與民生不夠相關,或是被精巧的稀釋掉,錯誤施政下造成的問題也因此在政府內部越積越多,等待哪天一併爆發成為真正的大事。

最值得慶幸的衛福部長這個位子。因為疫情爆發讓接班梯隊無法插手,讓陳時中成為極少數林全內閣時代存留至今的「老派」部長。最初受陳水扁提拔的阿中部長本非民進黨現今主要派系的人,其大位早是各方爭奪的焦點,如果疫情晚來個半年,在承平時代先換上一個「衛環王美花」,台灣今天的防疫狀況會如何,誰也說不準。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