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式前瞻】台灣想要數位轉型,得先做好社會與政治轉型

【參與式前瞻】台灣想要數位轉型,得先做好社會與政治轉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台灣有轉型為數位經濟的雄心壯志,但面臨整個公共和私部門都缺乏數位素養培訓、過度依賴使用傳統的結構來教授素養的挑戰。要加強台灣的數位專業知識,還需要更多的創新方法和教育改革。

文:Roy Ngerng( 國立台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他研究永續數位化和對台灣2050年未來的展望研究,也就社會保護問題發表文章)

在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期間,台灣最廣為人知的刺激經濟計畫之一,就是「振興三倍券」。然而這並不是唯一向民眾提供的疫情相關振興措施,文化部也另外推出了藝Fun券,來鼓勵台灣公民在博物館或類似的機構消費。

儘管這些券背後的立意良善,但民眾就得使用不同的手機App來取得政府機構發行的各種券。

不同的App及各異的介面設計,對民眾(尤其是那些不算是科技達人的)造成不必要的混亂和時間耗費;而可以緩解這一問題的方式就是——數位素養培訓(digital literacy training)。

數位素養(digital literacy),是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下文簡稱風險中心)在去年籌備的工作坊討論的主要論題之一,約有60名台灣人被邀請至該工作坊,對2050年台灣的未來進行熱烈討論。這些工作坊在2020年8月和9月進行,將年輕人、學者和新創企業創辦人召集起來,共同為台灣的數位化、永續性和長期照護發展廣泛的策略。

參加者指出:若要實現台灣的數位化目標,亟需在台灣強化數位素養。我們也發現這不僅僅是修正技術官僚主義,在台灣的數位素養培訓計畫,如果沒有徹底的社會與政治轉型,便無法實行。

科技防疫  北醫啟用防疫自助機管控門禁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什麼是數位素養?

歐盟委員會將數位素養納入數位能力架構2.0,其中包括批判性地評估資料和資訊、使用數位科技解決問題的能力。他還包括利用不同的數位工具進行有效溝通和協作的能力。數位素養意指在使用數位科技時,對於資料隱私保護以及身體、心理與環境健康的意識。

台灣不彰的數位素養方案

V-Dem的資料顯示:台灣是最容易受到外國政府(主要是中國共產黨)傳播「誤導性觀點或虛假資訊」的國家。這在被認為得到了親北京媒體支持的韓國瑜競選總統期間,是一個特別顯著的擔憂。

儘管如此,風險中心的一個附屬單位——新興科技媒體中心,於去年發布的一項調查顯示:只有32.8%的台灣人「經常」參考其他來源來證實他們所讀到的新聞,而有22.6%的人從不這樣做。

在2019年的一項LINE研究還發現,只有四分之一的台灣人會在把資訊發送給其他用戶之前,主動對他們在LINE聊天室收到的資訊作事實查核。

大眾不僅僅是消費者

為了打擊假消息,教育部已將 「在所有年齡層中擴展媒體素養、培養批判性思考能力,使大眾不會對假消息信以為真」作為其目標的一部分。

數位政委唐鳳在開拓台灣的媒體素養課程上發揮了作用,她指出,該課程旨在「幫助學生在使用社群媒體時發展批判性思考」並辨別真相。該課程還聚焦於「能力」,而不是「識讀」,唐鳳解釋說,這超越了將人們僅僅視為「內容的讀者、觀眾(或)消費者」,而也是生產者。

唐鳳解釋說:「孩子們必須學習他們身為資料生產者、媒體生產者;唯有這樣,他們才能真正理解架構與其他效應的涵義,並成為協作式事實核查的貢獻者。」

「從長遠來看,這是對抗假消息的真正方法。」唐鳳表示。

唐鳳出席BuyLocal消費覺醒論壇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雖然設立素養課程受到歡迎,但風險中心工作坊的參加者認為,政府的舉措仍有不足。

台灣的學生提出:新的能力教育是如何「名存實亡」的。因為,國立台東大學講師蕭福松解釋說,新課程只教給學生「為了通過能力測試他們應該做什麼」,而不是實際的能力技能。

此外,參加者還強調了科技發展的快速變化環境,以及數位素養培訓需要跟上步伐——數位素養以及法規應每隔幾年更新一次。

數位素養應包含社會心理技能

一項2019年的調查顯示,台灣有30.58%的國高中學生曾經歷過霸凌,要麼是作為受害者,要麼是看到或聽到過;其中有18%發生在網路上。去年7月的另一項調查發現,超過47%的國高中生和高職生曾參與網路霸凌——其中18.1%為受害者、10.7%是霸凌者、18.2%是兩者都有,59.2%的學生擔心會被霸凌。

最常見的網路霸凌形式是「在玩手機或電腦遊戲時被攻擊、嘲笑或欺負」(94.4%)、私人資訊「未經同意被他人公開分享」(61%),以及「收到惡意、敵對或冒犯性的私人訊息」(49.9%),這導致學生感到「對人際交往的焦慮或緊張」(24%)、有睡眠問題(12.4%),甚至進行自我傷害(7.9%)和有自殺的念頭(7.6%)。

因此,與會者表示,數位素養應該包括提供學生社會和心理應對機制,以應對網上的侵害。

停課不停學 學生收拾物品回家學習(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將社區帶入

幾位參加者建議不採用單調的課程,而是教授實作技能,如採用沙盤體驗式的培訓,讓學生經歷模擬的霸凌或被霸凌的經歷,從而制定應對其情況的策略。練習不僅需要透過數位媒體,也可以透過角色扮演和匿名的方式進行,學校也可以與擁有相關專業和資源的現有人權組織合作。

然而,還有一個問題是:教師是否有能力教授數位素養?2013年對2821名台灣教師的研究發現,教師往往高估了學生報告網路霸凌的意願,同時教師對處理網路霸凌事件也沒有信心;因此,與會者強調,數位素養不僅要教給學生,也要教給教師。為此,在澳大利亞等國家也對教師實施了沙盤體驗,教導他們數位和素養學習。

然而,數位素養的責任不應該只由教師承擔。參加者建議,讓現有的非政府組織、社區組織和專門從事數位素養各方面教學的企業參與進來,會更有效,這樣就不需要做重複的工、重新培養師資了。多倫多大學的《台灣公報》編制了一份簡短的名單,其中包括一些假新聞進行事實查核的非政府組織,如蘭姆酒吐司MyGoPenCoFacts台灣事實查核中心

我們還建議依照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陳炳宏教授的建議,在台灣的終身學習計畫下,於社會教育館、圖書館和社區大學學院開設媒體素養課程。

政府的數位素養培訓

參加者說,政府中的數位素養培訓也是必要的,這一點可以從振興券的分配以及數位身分證(eID)的推出這兩方面,看出缺乏跨部會的數位整合。

數位身分證放不放國旗  徐國勇記者會說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政府對台灣人在數位身分證方面的資料隱私問題視而不見,也不急於解決這些問題;這清楚地反映了台灣人在資料隱私和安全方面缺乏數位素養。非政府組織還指出:缺乏資料法規和獨立透明的監督,以防止政府濫用資料。特別是數位身分證將如何整合各種公共資料庫的資料。

財政部財政資訊中心前主任陳泉錫也指出,由於「外包專案太多」的傳統,政府官員缺乏「監督新軟體的開發、品質和安全」的能力。TEDxTaipei的創始人許毓仁也表示,因此政府機構內的數位人才的發展非常重要,他指出,「將數位化作為管理工具的知識會是關鍵」。

數位素養應被納入政府培訓的常規內容,還需要加強跨部會協調以提高數位素養——工作坊的參加者表示,目前正在設立的新的數位發展部可以關注這一點。

民眾的數位與跨學科訓練

普羅大眾的數位素養也應得到加強。

諾丁漢大學全球台灣研究中心和Macdonald-Laurier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Michael Cole也強調,即使是記者也應該接受培訓,以識別 「可信的」線上媒體管道,從而防止假訊息被放大。

事實上,開放知識基金會台灣代表徐子涵曾解釋說,雖然台灣的科技使用者在如何瀏覽App和遊戲生態系統方面比其他國家的用戶更精明,但他們仍然「不太注重隱私或資料保護」。

溝通等跨學科技能的缺乏,尤其是在台灣的缺乏,是工作坊的參與者一致強調的問題。例如:資料專家需要進行有效的溝通,來向政府機構傳達資料隱私的重要性——就像電子身分證的例子——甚至向公司傳達,後者的參與者指出,他們可能沒有意識到資料分析對於提高其業務流程和競爭力的重要性。

參加者指出,台灣缺乏跨學科技能的原因,可能是台灣教育系統的僵化。目前的教育體系主要集中在為製造業培訓工人,而忽略了數位和其他技能,如跨學科的思維。

低薪正在破壞數位轉型

台灣能否在其數位化策略中獲得成功,根本問題在於能否雇用到合適的人才——工作坊參加者認為這是一個棘手的問題。

政府機構缺乏數位素養的原因主要是無法雇用優秀的技術人才,他們寧願去海外從事類似的工作,而這些工作的薪水是台灣的好幾倍,而台灣的低薪環境讓人們失去了貢獻超出自己薪資水準的動機

勞團籲調漲基本工資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雖然年輕人可能更懂數位,然而政府機構內的決策層級和階層制度的上級阻止了數位創新在政府內的實施。

關於低薪和階層決策,是台灣社會一直在討論的問題,對於這些問題,似乎沒有足夠的政治意願來解決。

韋萊韜悅(Willis Towers Watson)的一項調查發現,台灣的固定工資下滑,甚至低於越南去年的水準,而泰國和印尼正在迎頭趕上。法務部調查局只給高級網路安全分析專員58000元的消息也被當地人和外國人嘲笑。網路上的評論者指出,低薪反映了台灣「完全無視所有部門的專業性」,以及「台灣由於低薪,在獲得國內外人才方面有這麼多困難」。

事實上,台灣的學生已經被OECD國際學生計畫列為全球優秀好的學生之一,但其勞工的薪資只有其他富裕先進國家勞工的一半或更少——當優秀的勞工可以在其他地方找到更好的工作時,他們根本沒有留下來的動機。

數位化轉型需要社會和政治轉型

雖然台灣有轉型為數位經濟的雄心壯志,但目前面臨的挑戰是整個公共和私部門都缺乏數位素養的培訓,過度依賴使用傳統的結構來教授素養。如果要加強台灣的數位專業知識,就需要更多的創新方法和教育改革,而增加薪資是確保台灣數位發展成功的關鍵因素;否則,台灣的策略就是不完整的。

(本文原文為〈Digital Transformation in Taiwan Requires Social and Political Transformation〉,由劉祐融譯校)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