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男同志暢聊情慾,女同志社群卻無法沾染任何肉慾形象?

當男同志暢聊情慾,女同志社群卻無法沾染任何肉慾形象?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數女人在這樣的情慾真空室裡生長,失去了逐步瞭解、探索性的可能。女同志從小身為女孩,也接收這樣的觀念,被迫與自身情慾疏離,而當他們終於進到女同志群體,同樣得面對集體社會對「女人自主的性」所抱持的不友善。

文:蔡沛軒

想到女同志,你腦中浮現的是什麼形象?愛貓、文青、寫詩?從女同志的情慾寫真,想要帶你去思考女同志社群內,隱晦談性、避免談性的圈內文化。

「男同志的寫真超級多,為什麼女同志就沒有半本?」

作為女同志,這不只一次是我發自內心的疑惑,眼看身旁的男同志友人暢聊推特網黃[1]、 三溫暖及按摩室奇遇,打開交友軟體又是一具又一具的肉身閃過,然而想起圈內文化卻總是充滿詩集、鋼筆、咖啡及貓的印象,無法沾染任何肉慾的形象。

文青似乎成為了女同志圈內較鮮明的記憶點,詩書文藝與開放的情慾展演間有一大段距離,更別說可以在交友空間自在展演身體。平平都是同志,這種極端的情慾文化為何會被建構出來?

一本女同志寫真造成的拉子情慾風浪

女同志Youtuber歡歡在去(2020)年拍攝了一本情慾寫真[2],內容包含了女同志之間大膽且直接的情色影像、三人的情慾流動。

除了想要一解女同志文化的TP認同迷思[3]外,她希望自己能當第一人,為其他潛在的、也想自在展現自己的女性撐出空間,讓這個世界能容納多元紛陳的身體,並且帶來女性及女同志的情慾解放。

但是在女同志圈內引發的討論,卻非作者期待的破除迷思、自我賦權,實際上受到的抨擊無窮無盡[4]

從Dcard上的發文者到附和的匿名留言,都針對著當事者的私人感情到展現身體進行檢討,無論是無視其理念及藝術價值、直言這是純然的色情,或是憂心3p、露三點將使同志圈的污名更嚴重,都呈現了女性情慾展演受壓抑的現實,揉雜了同志議題的複雜性後,更顯現了女同志情慾難以公開討論的困境。

這本內容情色、露骨的寫真,正是挑戰了女同志社群的道德底線。

過往總是以「唯美、藝術」點到為止的拉子情慾,第一次被拿掉這層曖昧朦朧,以非男性想像、男性視角的情慾姿態呈現,撞上了過去圈內較為保守的文化後,也帶出社群面對情慾不夠友善的現況。

無所遁逃的女人命:情慾真空室如何建造一個女同志?

在女性的成長過程中,從來不會接受情慾澆灌及探問。相比齊聚一堂暢聊打手槍、A片、黃色笑話的男性同儕,父母師長從小就避談女性的性事,大腿以上是不能討論的下流,遑論潔白內褲裡的濕潤透明。

多數女人在這樣的情慾真空室裡生長,失去了逐步瞭解、探索性的可能。女同志從小身為女孩,也接收這樣的觀念,被迫與自身情慾疏離,而當他們終於進到女同志群體,同樣得面對集體社會對「女人自主的性」所抱持的不友善。

身為女性、又是同志的現實卻是:在異性戀文化裡,我們成為了被狩獵的對象,總是有男人急迫的想讓女同志嚐嚐陽剛口味,急著把我們「導正」成一個異女。因為主流社會厭女又恐同的文化擔驚受怕,唯恐自己成為下一個被當作娛樂話題[5]傳播的對象。

在這樣的情況裡,女同志失去了展演情慾的安全空間,同時失去了自在展現性慾的能動性,除了得面對圈內隱晦談性的文化,還得躲避男性亟欲侵犯、掠奪的目光,想盡辦法才能保有僅存的自主交友空間。

拉子社群的反對:當情慾必須曖昧朦朧

女同志社群中,較為重視精神及情感面的交流,異於交友方式以視覺導向、身體情慾為大宗的男同志,當男同志徘徊於三溫暖、健身房之中時,女同志還在開彼此「去夜店不會跳舞」的玩笑。

女同志的情慾文化沒有清楚的歷史得以追溯,並非因為她們「真的沒有性慾」,而是由女性被迫壓抑情慾的常態與女同志圈內的情慾文化交織而成。

早期的線上女同志交友空間並沒有完全排除情慾,從BBS時代以「厭棄/反拒將女人視為妻子的異性戀生殖機制之動物園的壞女兒們[6]」為號召的壞女兒站,到代表「我是拉拉」的5466站內徵姦版[7],都開放了給予使用者徵求ons、床伴或是其他情慾流動可能的空間。

然而在BBS逐一關站後,女同志的情慾空間受到大幅限縮,2Girl使用者少、不允許直接的性邀約,一直到PTT拉版上爆發約炮文的爭議[8],渴望情慾的女同志被一腳踢出圈內社群後,女同志的情慾文化開始走向更為私密、小群體的形式,只能透過約炮群組或社團等更低調的方式運作。

這些經驗發展成了今日較為隱晦、壓抑的情慾文化,去性化的追求彷彿成為了某種女同志的特徵。

即便近幾年出現了交友拉子、濡沫[9]這類更為多元的情慾空間,談性的先決條件仍舊得先包上文藝的外皮,使用「徵溫暖」替代「約炮」、「一夜情」,隱晦而曖昧的文法成為了情慾流動的門檻,拉子並非一開始就擁有約炮的權利,而是必須在朦朧不清的字裡行間,辨別出其中的情慾色彩。

現有情慾空間打造:女同志情慾該如何走出自己的歷史?

擁有情慾需求的女同志在種種追捕之下,雖然已經發展出了如「濡沫」這類以性少數為主要使用者的交友論壇,但是以線上網站為主、缺乏實體情慾交友空間的現狀,同樣反映了當今女同志所遇到的難題。

在大眾面前、每一次同志大遊行現場,女同志依舊難以被看見。對於男同志而言,消除性汙名為長久以來的重要議題,在女同志眼中,則必須從被排除的過往中找回自己的歷史。

女同志的身分及情慾需要現身,卻又得面對被看見之後可能引發的危險,身為在主流社會中被慾望、被凝視的客體,女同志該走到哪一日,才能夠拿回自在展現情慾的主體性?

從壞女兒、5266到現在的濡沫,在每一次被追趕、踢除之後,再度打造新的情慾空間時,仍舊期待社會給予更多的友善及尊重,回頭看向女同志社群,更是希望其中能擁有更多元、包容的胸懷,在恐同、厭女、恐跨的社會中,撐起一片對性少數族群而言同樣安心自在的交友空間。

註解與參考資料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