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彈、資金、軍火——誰在背後支持哈瑪斯?

飛彈、資金、軍火——誰在背後支持哈瑪斯?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哈瑪斯自2007年以來一直控制著加薩地帶,多次襲擊以色列。它被諸多國家列為恐怖組織,也有一些外國盟友。那麼,誰在支持哈馬斯,它的數千枚火箭炮來自哪裡?

文:David Ehl

很多德國媒體曾經稱哈瑪斯是一個激進的伊斯蘭組織。最近,隨著加薩地帶衝突升級,媒體通常稱哈瑪斯為伊斯蘭恐怖組織。大多數西方國家的政府,包括歐盟和美國,都將其列為恐怖組織。挪威和瑞士是少有的例外。這兩個國家都採取了嚴格的中立立場,並與這個自2007年以來一直控制著加薩地帶的組織保持著外交關係。

哈瑪斯簡史

哈瑪斯成立於20世紀80年代,自成立以來一直反對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LO)。有人說,為了建立一個與巴解組織抗衡的組織,以色列政府在哈瑪斯成立之初為其提供了資金——但是沒有任何證據支持這一說法。

與巴解組織不同,哈瑪斯不承認以色列的合法存在。其組織徽章刻畫了耶路撒冷的岩石圓頂,以及將以色列、加薩和西岸整個作為巴勒斯坦國的領土輪廓。

1993年,阿拉法特與以色列通過簽訂《奧斯陸協定》達成和平,結束了1987年開始的武裝衝突。哈瑪斯拒絕承認這一和平協定,繼續對以色列進行恐怖襲擊。

2006年,哈瑪斯贏得了加薩的選舉。2007年,哈瑪斯在與法塔赫的一系列衝突中獲勝。自此以後,西岸繼續由阿巴斯(Mahmoud Abbas)領導的溫和派法塔赫控制,而加薩地帶則由哈瑪斯控制。

哈瑪斯繼續從加薩地帶對以色列發動戰爭,聲稱其行動是為了「自衛」。2008/2009年、2012年和2014年,哈瑪斯與以色列發生了激烈的武裝衝突。

加薩地帶什麼樣?

加薩地帶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地方之一。它與以色列和埃及毗鄰的海陸邊界戒備森嚴,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它的經濟發展。加薩的大部分人口生活在極度貧困中,依靠國外的人道主義支持度日。

哈瑪斯經常從居民區內向以色列發射火箭炮,並在居民公寓樓內設立指揮所。這種做法實際上是利用平民作為人肉盾牌。哈瑪斯一直在秘密挖掘地下隧道,偷運武器到加薩。武器走私主要來自埃及,儘管埃及政府一直在予以打擊。

誰在支持哈瑪斯?

卡達是哈瑪斯最重要的資金援助者和盟友。2012年,卡達埃米爾阿勒薩尼(Sheik Hamad bin Khalifa al-Thani),成為第一個訪問哈瑪斯政府的國家元首。到目前為止,這個君主制酋長國已經向哈瑪斯提供了18億美元援助。以色列希望卡達能夠加入美國調停下的《亞伯拉罕協議》,並與之建立外交關係。

哈瑪斯也得到了土耳其的支持。就在哈瑪斯向以色列發動火箭襲擊前夕的會談中,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表示了對哈瑪斯領導人哈尼耶(Ismail Haniyeh)的支持。

哈瑪斯還得到了一系列非國家機構和基金會的支持,其中一些來自德國。據德國《明鏡週刊》報導,來自德國的組織對哈瑪斯的捐款越來越多。

哈瑪斯的火箭炮來自哪裡?

過去幾天,從加薩地帶向以色列發射的火箭炮數量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水準。上週二,哈瑪斯宣稱它在幾分鐘內發射了130枚火箭炮,試圖突破以色列的鐵穹防禦系統。鐵穹防禦系統仍然比哈瑪斯技高一籌,但也昂貴得多。

上週五,以色列軍隊報告說,從加薩地帶發射過來的火箭炮多達1800多枚。

多年來,哈瑪斯的火箭炮都來自伊朗。中東導彈技術專家欣茨(Fabian Hinz)告訴德國電視二台(ZDF),加薩的各類組織都擴大了他們的彈藥庫,擁有數以千計的導彈——以色列媒體也證實了這一點。

上週,《耶路撒冷郵報》援引以色列情報部門的消息稱,估計哈瑪斯擁有5000-6000枚火箭炮。與哈瑪斯合作的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估計也擁有8000枚火箭炮。

欣茨說,伊朗的火箭炮曾經通過蘇丹和埃及走私到加薩。然而,自從蘇丹獨裁者巴希爾(Omar al-Bashir)於2019年被趕下台以後,這個通道變得日益困難。據稱,在外部援助之下,哈瑪斯現在開始在加薩自製火箭炮。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