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友不懂「鮭魚之亂」,因為他們根本無法改名字

中國網友不懂「鮭魚之亂」,因為他們根本無法改名字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人想像不到台灣社會的自由程度,台灣人習慣了與人為善的社會氛圍,對於中國匪夷所思的生活限制也會大吃一驚。

前不久台灣全島爆發一場「鮭魚之亂」,起因是某家壽司店推出的優惠活動,名字中帶有「鮭魚」二字,則可以免費用餐,很多台灣的年輕人都興致勃勃前去改名,其中大部分都是學生,引起網友的反思,認為這些年輕人,為了貪小便宜,連名字都可以不要,實在不妥。

亦有年輕人回應說:享受優惠只是一部分,只是覺得趁著年輕想要瘋一把。「鮭魚之亂」甚至登上中國的微博熱搜,可想而知,中國網友又是一陣不理解的嘲諷,因為中國人非特殊情況,是不能改名字的,改名的過程也極其複雜。

中國人改名字需要到戶籍地報到,除了需要身份證件和派出所提供的無犯罪證明外,還要提交改名申請書,不同的城市派出所要求的資料略有差異;基本上,只有名字中帶有生僻字、名字或諧音帶有侮辱性,又或單位中有多人重名的特殊情況才能改名字。

辦理人先寫好自己的改名申請後,交給戶籍管理部門,辦事人員會先一步審批改名理由是否真的「特殊」,這是一種很主觀的判斷,很多人在第一關就直接被拒絕,連申請都無法提交。被拒以後,個別非常堅定想改名字的人,可能要花錢疏通關係或跟辦事處據理力爭,才能進入下一關。資料提交以後,需要原戶籍地派出所所長簽字蓋章,再把檔案提交到上一級戶籍管理處審核,通過層層關卡以後,才能獲得新的戶籍頁,再用新的戶籍頁去辦理新的身份證,整個過程非常複雜。

所以「鮭魚之亂」這樣的事情在中國是不會發生的,因為中國人改名字實在很麻煩,且不說因為想吃免費壽司而去改名,就連是新生兒在上報戶籍時,名字被工作人員失誤打錯,之後也很難再將戶籍上的錯字改回來,只能帶著打錯的名字繼續成長。

成年人改名字就更加麻煩,需要一併更改的有駕照、社保卡、銀行卡、信用卡,以及支付寶等各種網銀資料,每一樣都需要到專門的部門排隊改名,稍微不慎就可能導致自己的卡片被註銷無法使用。

中國人改名很難,尤其是早年間,網路不發達的時候,各個部門都是各自為政,只認自己的系統和證件,一個人從出生到成年會在很多地方留下自己的姓名和信息,所以就算改名後到各個地方修改資料,依然可能出現證件名字不符的時候,則要求其證明「我是我」,通常整個證明過程非常冗長緩慢,給人帶來極大不便。

反過來說,因為系統不兼容,有人也可能鑽這個空子,出現重婚或其他逃避責任和違法的事。以中共的專制,各個部門都異常官僚化,為了避免擔責任,出現逃犯改名的事,戶籍管理處乾脆直接拒絕改名申請。直到近年,官方系統有一定程度更新,辦理身份證需要錄入指紋、人臉識別越來越發達,改名才變得稍微容易一些。

以上,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中國人會覺得「為了吃鮭魚而改名」是不可思議的事,儘管台灣人也認為這樣非常浪費社會資源,但是中國人和台灣人所看見的「浪費資源」根本不同。

「鮭魚之亂」不可能發生在中國,不代表中國人不愛貪小便宜,前段時間上海的肯德基開始實行「食物銀行」,將剩下的食物免費提供給需要幫助的弱勢群體,卻遭到大叔大媽的哄搶,哄搶過程中很多食物掉在地上被浪費。前來哄搶的人並不是吃不起飯,中國的大叔大媽一說起洋快餐就皺眉頭,覺得不健康,結果有免費的食物卻搶破頭。

最後想要強調的一點是,中國網友對於「鮭魚之亂」都表現嗤之以鼻,覺得鮭魚也不是罕見食材,不值得吹捧。

不過,很多中國人吃的鮭魚都不是真的鮭魚,中國的內地城市因為遠離海邊,想吃新鮮海產並不容易,價格也相對高,就會有不良商家用人工養殖虹鱒魚代替鮭魚,虹鱒魚肉酷似鮭魚,卻是一種淡水魚,攜帶多種寄生蟲,不建議作刺身生吃,但好處是價格便宜,於是就有了虹鱒魚濫竽充數取代鮭魚的事,食客難以辨認,不知不覺吃下很多寄生蟲。

同樣的一件事,兩岸常會有不同的看法,關鍵還是社會環境不同,雖然都是華語世界,但是民主和專制的氛圍有本質的差別,中國人想像不到台灣社會的自由程度,台灣人習慣了與人為善的社會氛圍,對於中國匪夷所思的生活限制也會大吃一驚。

台灣的「鮭魚之亂」已經告一段落,很多改名為「鮭魚」的年輕人都已經回歸正常生活,又有新的新聞引起網友的注意,不過中國人對於台灣的刻板印象,應該不會很快改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