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壟斷成都49中學墜樓真相,新聞也是荒唐「維穩體系」的一部分

官媒壟斷成都49中學墜樓真相,新聞也是荒唐「維穩體系」的一部分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成都四十九中學生墜樓事件引發輿論風波。時評人長平認為,官媒壟斷的「真相」,只對官方有利的「真相」,無論長得多麼像真相,它們也只是一隻「死老鼠」,顯示了官方操控媒體這個真相。

文:長平(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一隻死老鼠掛在樹枝上,眼看著就要腐爛了。樹枝下面,是熙來攘往的人行道。有人撥通新聞熱線爆料,編輯非常興奮,立即安排記者前往採訪。

編輯要求記者仔細描述死鼠懸空的情狀,過往行人的擔心,各方人士的不同看法,防疫部門的意見,以及城管的職責等等。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成都,一家頗受讀者歡迎的都市報編輯部的工作情景。我是新聞主管之一。

接到任務的是一位新來的記者,曾經投身六四運動,滿懷改造社會的理想。他對編輯說,這不是他想像中的記者工作。編輯對他說,這就是日常的城市管理故事,民主就在細節中。

這是那些年流行的說法。民主就在細節中沒錯,前提是你得有民主。媒體的真實處境是,我們不能擅自採訪那位記者心目中的時政新聞,只能逮住這些「死老鼠」大做文章,而且努力寓教於樂,讓讀者喜聞樂見。

我們也嘗試去做一些時政新聞。記得有一年,全國人大、政協開會,也叫兩會,那個時候報紙版面的標題還不能直接叫兩會召開了,要說第多少屆政協/人大在京隆重召開,而且還有眉題和副題做配合,要套紅。當時我們只能使用新華社通稿,但是按照所謂的市民語言做了個標題,叫《人大政協開會了》。結果人大政協震怒,認為我們的報導非常不嚴肅。我們因此受到宣傳部門的批評。

這幾天,因為一位中學生墜樓身亡,成都成為輿論熱點。很多人同情逝者家人,聚集在出事的成都四十九中門口,質疑官方維穩模式的傲慢和冷漠,要求真相與公正。

官方的應對策略之一,是指稱這是「境外勢力的顏色革命」,理由是「有人說普通話/流利英語」、「不約而同帶白色花」等。不僅打扮成個人帳號的官方辯護者這樣說,四川省公安廳網警的官方微博帳號也宣稱要「警惕顏色革命」。有網民調侃說,「如果你在香港講普通話,那麼你是愛國者;如果你在成都講普通話,那麼你是境外勢力。」

「顏色革命」本身並不是污水,要真能在中國發生,那是人民的幸福。也正因為如此,它被當局視為頭號敵人,這種荒唐的指控也會讓當事人面臨巨大壓力。

接下來,當地媒體和新華社都發表了調查報導,詳細地描述了事件經過,並提供了監控畫面。這些報導看上去相當專業,幾乎要讓人們忘記逝者母親當初哭訴「我們也試著打了各種媒體熱線,均被敷衍了事,沒有媒體願意發聲。」

我並不想說這些報導不可信。它們描述的每一個細節都有可能是真實的,真實得就像十多年前掛在人行道旁樹枝上的那隻死老鼠一樣。它們本身也是「死老鼠」,是被允許報導的內容,甚至可以妝扮為新聞專業精神,或者民主的細節。

不僅如此,它還跟「在京隆重召開」一樣,是一種統一的標準化操作。不管看起來多麼認真細致,它都不是媒體的自選動作。這些報導本身,是整個維穩體系的一部分。它們和荒唐的「境外勢力」指控扮演著不同的角色。

官方完全控制訊息源,然後由官方媒體統一釋放「真相」,無論這種「真相」有多麼真實,對它的質疑都是正當的。通過這種「真相」把一切質疑都證明為「謠言」,更是荒唐的做法。

官媒壟斷的「真相」,只對官方有利的「真相」,無論長得多麼像真相,它們也只是一隻「死老鼠」,顯示了官方操控媒體這個真相。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